杨金花小姑娘是真的震惊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小鱼,怎么也想不通,他能写出如此绝好的诗词出来,这根本不可能啊?

    因为通过调查,她已经知道,李小鱼虽说是八王的儿子,却从小流落在外,被一对打渔的老夫妇所收养,生活的很简朴,根本没读过什么书,学问水平有限,所以怎么可能写出如此绝好的诗词出来呢?

    而她虽然出身将门,可却也是从小就熟读诗书的,毕竟现在大宋代的社会风气如此,武官不尚武,尚文是常态。

    所以武将世家读书比文官还积极,就盼着家里能考个状元举人出来,涨涨脸面,也混入文官集团,打入敌人内部,虽然令人很无语,却也无可奈何。

    所以,熟读诗书的她,虽然说不上如何的博学多才,但眼力和鉴赏水平还是有的,知道这些诗词真的是绝妙至极,不是真正的才华绝艳之辈是不可能做出的。

    可她又觉得她眼中的小贼根本就不是什么才华绝艳之辈啊,只是一个有些无赖的小混混罢了,所以怎么可能有如此才华?

    这算什么?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学问?

    对于杨金花小姑娘眼中那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李小鱼也是无奈,是一把从她手中抢过诗稿,气哼哼的说道。

    “你这小丫头片子也太无理取闹了吧,好端端的抢我东西干嘛,有病啊?”

    说着,是不再理她,转身想走。

    但杨金花是赶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说道。

    “站住,小贼,你还没告诉我呢,这些诗词,真的是你写的吗?”

    见状,见到这小丫头脸上那一脸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表情,李小鱼因为恼恨她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抢走他的东西,所以是故意卖弄道。

    “哼,你管得着吗?小爷我就不告诉你,气死你气死你……”

    “你……”

    杨金花见李小鱼那一脸嘚瑟之色,也是不禁心中一气,心急之下,是直接揪住他的衣襟怒气冲冲的道。

    “小贼,你大胆,不告诉我你今天就别想走!”

    可李小鱼却轻轻一挣就挣开了,是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小丫头还真是有病啊?也太没礼貌了吧,我凭什么告诉你啊?你还叫我小贼,我就更加不可能告诉你咯,除非,你能叫我一声王华哥哥来听听,小爷我高兴了,没准就告诉你了。”

    “你……你做梦,你这混蛋,不仅是小贼,还是臭流氓。”

    杨金花听李小鱼这么说,是更加心中气愤不已,腾地就红了脸,怒视着他。

    毕竟作为将门虎女,她怎么可能叫出如此羞耻的称呼来,那还不如杀了她呢,也太丢人了。

    李小鱼见状却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

    “那就没得谈咯,算了,你这小丫头也别缠着我了,给你一文钱去买棒棒糖……啊呸,是糖葫芦吃,别打扰我干正事儿。”

    说着,便见李小鱼是从怀中掏出一文钱来,扔到了杨金花小姑娘手中,又捏了捏他那有些圆圆的俏脸,便笑着转身走了。

    而杨金花:“……”

    拿着李小鱼扔给她的这一文钱,她心中也是无语至极,心想这什么鬼啊?本姑奶奶在乎你这一文钱吗?你打发叫花子呢?简直过分!

    想着,便见她是随手将钱扔到了旁边卖糖葫芦的小贩手中,从他的杆子上摘下一串亮晶晶的糖葫芦来,气呼呼的咬了一口,把糖葫芦想象成李小鱼的模样,恶狠狠的嚼碎咽了下去,幻想着把他给吃掉。

    同时,看着李小鱼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她是两个眼睛滴溜溜一转后,莫名的狡黠一笑,接着是凶巴巴的一握拳,蹑足潜踪,悄悄的跟了上去,想看看,他到底想干嘛?

    ………………

    李小鱼自然没想到后面突然多了一个小跟屁虫,不过就算想到了,他也不在乎,因为他要做的事,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算被她知道了,也无妨。

    是一路寻着人打听,终于来到了城北一家信誉比较好的书社,文昇斋。

    来到门口,抬头一看,亮晃晃的牌匾挂在门前,铁画银钩,苍劲有力,自有一股厚重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比他的字写的好看的多。

    于是点了点头之后,李小鱼也不再多想,是迈步走了进去。

    来到里面后,他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书店里的陈设并不繁杂,反而显得很简约,很质朴。

    首先,进门的门首处,有着一个柜台,很高,大概到他胸口的位置,一个穿着宝蓝色绸缎,带着四四方方帽子的掌柜正站在柜台后面,一手拿着笔,一手啪啪打着算盘,正算账呢。

    房间里面,则摆着十来个书架,排列的很稀疏,也不算太高,每个书架也就五六层的样子,差不多跟他身高齐平,上面摆放着各种的书籍。

    当然,主要是儒家经典,什么孔子孟子论语什么的,并不算太多,李小鱼粗略估算了一下,整个书店里的书大概也就百十来部的样子,因此书架上除了书外,还摆放着一些其他的文房四宝,类似笔墨纸砚等。

    包括在四周的墙上,也挂着一些字画,李小鱼也不知道是不是名人字画,反正,很精美就是了,大多画着山水,或者梅兰竹菊等君子雅物。

    也有一些扇面,是摆放在墙边的书柜上,同样很精美,上面画着花花草草的。

    同时,在窗口,或者墙角的位置,都是摆放着一些很大的花瓶,种着类似于兰花,或者观赏竹等植物,所以整个书社里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混合着笔墨清香,还挺好闻的,能很快便令一个人那浮躁的心情沉浸下来。

    见此,李小鱼也是忍不住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这还真是个买书看书的好地方。

    而书店的掌柜看见李小鱼进来后,也是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热情的走了过来,笑盈盈的对他说道。

    “小郎君,怎么,你是要买书?还是要买文房四宝啊,本店都有,价格实惠,保证令你满意的。”

    闻言,李小鱼也没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掌柜的,我不买书,我想问问,你们这能出版书吗?”

    听李小鱼不是来买书,而是来出版书的后,掌柜脸上的笑容是更加热情了,连忙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能能能,小郎君,本店自己就有出书雕版的工匠,敢问小郎君,想要出一本什么书啊?”

    李小鱼也不藏着掖着,是直接将手中的诗稿递了过去,对着掌柜说道。

    “掌柜,我想出一本诗集,就是上面写的这些诗词,你看看能成吗?”

    “是吗?”

    这掌柜的是显得颇为惊奇的看了李小鱼一眼,然后接过他手中的递过来的诗词手稿,便仔细查看起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好好好,绝句……真乃绝句,小郎君,这是你写的吗?”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人憔悴。更好,更妙,大才,大才啊。”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妙啊,妙啊,实在是妙啊,此情此景,当浮一大白。”

    “……”

    于是,满心无奈的李小鱼,又只得是百无聊赖的开始听着这掌柜的夸赞起来。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