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将这烦人的老伯给打发走,李小鱼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是见到其他那些在屋内避雨的人竟然也有蠢蠢欲动的趋势,立马,也是急了。

    是赶忙夺路便逃,生怕被这些家伙也给缠住,要他算命,那他可真就生不如死了。

    好在这只是一场突入起来的大暴雨,所以来得快去的也快,他落荒而逃出门时,雨差不多已经停了,只飘着零星的雨丝,并不碍事。

    而见到李小鱼跑了后,跟他一起的杨金花小姑娘和赵允良等人,也是赶忙追了上去,想找他问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见李小鱼是一路跑出了苏州城,才停了下来,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开始慢慢走着,也没别的事了,打算回家去,不对,是回枫桥镇上,看看柳永如何。

    毕竟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冲淡了街上的人气,街面上大部分的人都回家了,他在街上也无事可做,还不如去找柳永聊聊逛青楼的心得体会,没准以后能用得到。

    也正在他慢悠悠的走着,一路上躲避着那雨水过后留下的泥泞水坑,后面的杨金花和赵允良等人也是追了上来,叫住他道。

    “小贼,慢着。”

    “王华,等一下。”

    闻言,李小鱼也是好奇的回过了头,看见是他们后,也是不禁颇为郁闷的说道。

    “我去,怎么又是你们啊,都下雨了,你们还不回家,跟着我干嘛?有这么无聊的吗?”

    也没理他,来到他面前后,杨金花小姑娘是再次瞪大了眼,大大的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问道。

    “说,小贼,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就是知道下雨啊,你这小贼怎么可能有这本事?”

    杨金花小姑娘依旧是带着一丝不敢相信的语气说道。

    包括一旁的赵允良也是脸色难看的看着他说道。

    “不错,王华,难道你真的学过星象风水等神仙之术吗?可是这不可能啊!”

    见他们还纠结着这个问题,李小鱼也是真心无语了,有心想要说明吧,可看到他们那满脸懵逼的眼神,又觉得以他们那少的可怜的科学常识,要理解可能有些困难,只得是郁闷的说道。

    “不都说了吗?我就是信口胡说而已,没想到还真的蒙对了,行了吧!”

    “那刚才呢?”

    “刚才?刚才什么?”

    “就是那老伯啊,他说他驴丢了,找你算,你说吃了药驴就能回来,是真的吗?”

    “你觉得呢?”

    李小鱼马上是满脸无语的看着她反问道。

    立时间,杨金花小姑娘还未说话,旁边的庞统就是冷笑着看着他说道。

    “我觉得这就是屁话,哪有驴丢了吃药的,还吃了药驴就能回来,傻吗?这等鬼话也就是那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野村夫才信,要真能回来老子天天吃药去。”

    闻言,李小鱼顿时是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生气,反而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道。

    “没错,庞统兄说得对,你还真的傻啊,我就是骗那老伯的,随口胡说而已,要这都能算准的话,那我岂止是小神仙,简直是活神仙了。”

    见李小鱼这样说,毫不做作的样子,赵允良和庞统两人这才稍稍的放下心来,觉得他真的是在胡说,毕竟这等事的确太不可思议了,要这么离谱的事情他都能说中的话,那他还真的就是活神仙了。

    只有杨金花小姑娘是颇为幽怨的看了他一眼,气鼓鼓的说道,

    “哼,那你也太缺德了,唬那老伯去吃药,要是他真吃出个好歹的话,看你怎么办。”

    李小鱼却是浑不在意的撇了撇嘴,心想要是这等鬼话都有人信的话,那他也真是服了。

    而这时,那赵允良是再度恢复了气定神闲的模样,摇着手中折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

    “如此就好,那王华,咱们就此别过了,放心,今日这一场闹剧我很喜欢,所以,作为回报,到时,我一定请你喝我和杨姑娘的喜酒的。”

    李小鱼却也是摇头失笑道。

    “呵呵,你这家伙还真是天真啊,都说过了,有我在,你和锦兰妹妹的婚事,就成不了。”

    “是吗,王华,要你真是什么小神仙的话,我还信你几分,可现在,呵呵,就凭你一介打渔的穷小子,想阻拦我的婚事,真心不觉得是痴人说梦吗?”

    “那就不劳你操心了,不管是不是小神仙,我都有办法的,咱们就走着瞧吧。”

    “那好,就走着瞧吧!”

    说着,各自不待见的看了几眼,相互心烦之下,李小鱼和这烦人的家伙便也是分别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再说苏州城里,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是对那些在街上摆摊的小贩冲击很大,不得不收了摊位回家,真正的靠天吃饭。

    不过,对于一些沿街的店铺来说,却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依旧是开着门做生意,只是人少了一些而已。

    而一钱堂,就是城里一家很出名的医馆,并且人气依旧很旺,并没有因下雨就减少多少来看病的人。

    因为医馆的老倌主,曾经用一文钱的药,治好了十三条人命,简称一钱十三命,一时间传为美谈,是让医馆立时间名震整个苏州城,取名一钱堂,被所有人所熟知。

    传到现在,医馆的现任馆主姓童,字祖仁,因为长得很黑很壮,所以从小就有个贱名叫铁棍。

    因此熟悉他的人都叫他的铁棍子,或则大铁棍子,不熟悉的则叫他童祖仁,苏州城里一般问去那看病,都说去找大铁棍子童祖仁,医术很高超,堪称药到病除,民间神医。

    今天,童祖仁大夫很高兴,因为他得到了一张古药方,据说对补肾益气很有奇效,能治肾亏不含糖,正坐在医馆后面的书房里好奇的研究着。

    可突然,他研究到一半时,手下的一名小学徒是突然闯了进来,对着他大叫道。

    “师傅,不好了,有人来抓药。”

    闻言,愣了一下,童祖仁没明白怎么回事,是放下了手中的药方,心情烦躁的说道。

    “行了,毛毛躁躁的干什么呢,咱们行医的,最忌心浮气躁知道吗?而且大家是开医馆的,有人来抓药不是很正常吗?你给他抓就是了,有必要来给我说吗?为师也教了你好几年了,难道连抓个药也不会?”

    立时,就见这小学徒是手忙脚乱的辩解道。

    “不是,师傅,你误会了,是那个老伯来抓药,却又不说自己得了什么病。”

    再次愣了一下,童祖仁是白了他一眼,更加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意思?没病来吃药啊?他没病没准他家人有病,你给他抓就是了,这还用问吗?”

    “也没有,师傅,我都问了,那老伯说他家就他和他老伴两人,都没病,却非吵着要抓药,也不说抓什么药,都急死我了,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啊?”

    “不是,你有病吧?没病有人来抓药?闲得蛋疼?”

    “不是,师傅,不是我有病,而是他有病。”

    “那你还不给他抓药去?”

    “不是,师傅,他也没病,哎,都说不清楚了,总之,是那老伯他非朝着要抓药,轰都轰不走,大家说没病不能抓药,药不能乱吃,你是不是傻?”

    “可那老伯不依,非要抓药,说什么小神仙告诉他吃了药驴能回来,我真是听都听不明白,是一直在前面朝着闹着要吃药,打搅大家做生意,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吧?”

    瞬间,这童祖仁是更加懵逼了,满脸黑人问号的望着手下的小学徒呆呆问道。

    “不是,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他究竟有病没病啊?没病吃药?还驴能回来?傻了吧?”

    “哎呀师傅,说不清楚了,总之我也觉得那老伯脑子可能有问题,这都哪跟哪啊,但他一直闹着不走你说该怎么办?”

    “他就真的没别的要求了吗?没道理莫名其妙就吃药啊,饿疯啦?”

    童祖仁也是满脸头疼的问道。

    听他这样问,想了想,这小学徒也是突然眼前一亮道。

    “诶,师父,还真有,他说吃不死就行,你说这咋整?”

    “吃不死就行?不是,他真的有病吧?这药能随便乱吃吗?还吃不死就行,要真吃死了,算谁的啊?”

    “可不是嘛,但那老伯非吵着要,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所以麻烦你老人家给拿个主意吧。”

    闻言,揪着胡须想了想,最后,实在无奈之下,童祖仁也没好气的挥手说道。

    “哎行了行了,你就依他说的办,吃不死就行,随便给他抓点巴豆泻药什么的,让他拿回家去吃去,也给他长个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来咱们医馆闹事了。”

    “哦,好,那行,师傅,我听你的,这就去给他抓,吃不死就行。”

    说着,便见这小学徒也是幸灾乐祸的跑了出去,准备给这悲催的老伯抓巴豆泻药去了。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