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听我说听我说,不要吵不要闹,不要那么冲动,更不要扔臭鸡蛋,本官就是杨吉凤,我不是你们骂的什么狗官,是这样的,我女儿和那什么卖鱼郎王华根本就没关系,你们听到的那些传言都是那小子故意编造出来的,是胡说八道而已。”

    “为的就是故意中伤本官,以达到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大家千万不要中了他的蛊惑,听信谣言,那都是妖言惑众,大家都理智一点理智一点好吗,都散了吧,回家去吧,别堵着衙门口了,这是造反啊,你们不要命了吗。”

    闻言,已经痴迷在这个曲折爱情故事里的狂热百姓们,是根本不听急的手忙脚乱的杨吉凤的辩解,反正法不责众,所以只是呵呵冷笑道。

    “我呸,我看你这狗官才是胡说八道哩,大家都知道了,你明明就是想把女儿嫁给那什么狗屁郡王殿下,好攀附权贵,以为大家不知道吗?”

    “就是,来之前大家已经碰到那什么狗屁郡王殿下了,还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哩,告诉他别痴心妄想,拆散这对天造地设的姻缘。”

    “嗯嗯,这么感人的姻缘你这狗官都舍得拆散,还要棒打鸳鸯,你还是人吗?不怕遭天打雷劈吗?简直不是人不是人啊!”

    “对啊,他们是真爱啊,真爱你懂吗?”

    “一看你这狗官就不懂,总之,想拆散他们,大家绝不答应。”

    “对对,讲得对,保卫真爱,反对门第。”

    “保卫真爱,狗官去死!”

    “真爱至上,郡王狗带!”

    “……”

    杨吉凤:“……”

    emmm……

    这特么都神马鬼,有这么离谱的吗?真是见了鬼了。

    一时间,杨吉凤都快气懵了,又气又急之下,也只得是再次急的跳脚的骂道。

    “好了,够了,你们都糊涂了吗?什么三世痴缠,哭倒长城化作蝴蝶翩翩飞,这才是狗屁,都是假的,谣言,本官绝不信。”

    “这根本就是那觊觎本官闺女的臭小子故意散播的谣言,妖言惑众而已,你们就别听他的蛊惑了,本官已经遣人抓他去了。”

    “要是你们这些糊涂百姓继续再跟着那小混账胡乱瞎参合的话,本官也绝不会饶过你们的,所以听我一句劝,就快散了吧散了吧,光天化日之下堵在衙门口成何体统,真的是想要造反吗?”

    可听杨吉凤气急败坏的这样说,这些早已被真爱所感染的百姓依旧是不依不饶,同样气呼呼的盯着他道。

    “哼,官字两张口,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咯。”

    “就是,你凭什么说是假的,大家还说就是真的呢。”

    “没错,就是真的就是真的,你能拿大家怎么样吧?”

    “嗯嗯嗯,这么感动的故事,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更不是人……”

    “……”

    杨吉凤:“……”

    闻言,杨吉凤真的是气得快要暴走了,可一时间,还真拿这群好事的百姓没什么好办法,所以,只得是捂着胸口,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后,咬牙道。

    “好好好,你们非说是真的是吧,那好,本官这就去找人来给小女算算命,证明他的确跟那打渔的小混账没什么关系,根本就没有什么三世痴缠,这一切都是他瞎编出来的,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已。”

    正说着,突然,打街口又来了一群人,是由王老汉领头,牵着他那可爱的小毛驴在前方开路。

    不过,这次,是将这匹他从来也舍不得骑的小毛驴让给了他敬爱的小神仙骑,是洋洋得意的走在前头,耀武扬威的大喊道。

    “诶诶,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小神仙来啦小神仙来啦,闲杂人等快给我让开,别冲撞了小神仙。”

    当即,王老汉那耀武扬威的大喊,也立时是引得围在衙门口的众多百姓纷纷回过头来观看,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小神仙,竟然这么大排场,引得一大帮人簇拥吆喝。

    包括杨吉凤也是急忙将目光转了过去,加上他还不认识李小鱼,所以听到什么小神仙的名字后,立马也是大喜。

    因为他刚才还说要找人给自己闺女算算命,证明她根本就和那打渔的混账小子没什么关系呢,没想到说神仙神仙就到,可太好了啊。

    所以心喜之下,是急忙就跑了过去,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骑在小毛驴上的李小鱼跟前,一脸期待的望着他道。

    “这位小郎君,你就是小神仙?”

    “额……”

    李小鱼刚想说不是,可杨吉凤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把他从小毛驴上拖了下来,然后拉到衙门口的台阶上,惊喜交加的对着他说道。

    “好好好,小神仙,你来的正好正好啊,来来来,你给大家算算,算算我闺女跟那打渔的混账小子究竟有没有关系,给我戳穿他的谎言,证明他根本就是妖言惑众,在蛊惑百姓而已,来来来,你给算算,现在就算,马上就算,算我求你了。”

    李小鱼:“……”

    瞬间,他都懵了,心想这特么哪的事儿?神马情况?怎么一来你就把我拉过来了,还让我算命,我长得就那么像神棍吗?什么小神仙了,都说了我不是啊我不是。

    不过立时,李小鱼又反应了过来,因为从杨吉凤的话语中,他也是知晓了原来他就是锦兰妹妹的父亲,这倒是挺意外的哈,是意外之喜吗?

    所以,是赶忙把那想推说自己不是什么小神仙的话语给咽了进去,一脸害人无触的望着他道,

    “不是,杨大人,你真叫我给你算算?”

    “对对对,小神仙,你快给我算算吧,我真的是快被气疯了,赶快还我个清白。”

    “额……杨大人,我算的你信吗?”

    李小鱼再次将疑将信的望着他问道。

    “信信信,小神仙,他们都说你是小神仙,肯定是有能耐的,所以你说的我都信都信,快帮我算算吧。”

    杨吉凤也是忙不迭的答应道。

    “那我算完之后你要是不满不会秋后算账吧?”

    “不会不会,小神仙,保证不会,本官还是很有节操的,你就快给我算算吧,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酬劳,算本官求你了,证明小女和那打渔的小混账根本没关系,更没什么三世痴恋化作蝴蝶翩翩飞,这特么都是谣言,是那小混账妖言惑众而已。”

    “哦,那行,既然杨大人你都这样苦口婆心的要求了,那我也就勉为其难的帮你算算吧。”

    见到杨吉凤拉着自己急切的这样说,李小鱼也是不禁一喜,心想还有这好事啊,简直是送上门来的便宜哈,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毕竟这可是你叫我算的,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哦,哼!

    说着,便见李小鱼是轻咳了一声,然后就在那杨吉凤一脸期盼的目光中,装模作样的掐算起来,片刻之后,便是露出极度惊喜的表情,连连点头,连连叫好。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