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了,真的震惊了,所有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小鱼,心想这也太神了吧,太不可思议了吧,竟然真的算出来了,是大青枣,就是大青枣,货真价实的大青枣。

    因此,所有人都是一脸匪夷所思,充满震撼的望着李小鱼,然后情不自禁的狂呼起来,大叫小神仙活神仙的名字,甚至已经有人开始跪倒在地,对他顶礼膜拜了。

    毕竟眼见为实啊,以前他们听说的什么神仙之流,都是听说而已,从未亲眼见过,可现在是真的亲眼见到了,随口一说,便算出来了杨吉凤手中握着的是什么,这不是神仙又是什么?

    是纷纷狂热到了极点,开始发自肺腑的相信起李小鱼来,相信他就是小神仙,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连人群中的八贤王杨文广杨金花等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带着丝难以置信。

    八贤王更是掐着胡须,目光惊奇的望着李小鱼道。

    “这小子,有点能耐哈,不简单啊。”

    可旁边的杨金花却是郁闷的撇了撇嘴道。

    “哼,八王爷爷,我看你还是别高兴的太早了,我估摸着他八成就是瞎蒙的,凑巧蒙对了而已,毕竟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之流啊,反正我是不信。”

    闻言,一旁的杨文广是瞪了自己妹子一眼,带着丝训斥的说道。

    “好了三妹,别胡说了,这说不定真是小千岁的本事呢,女孩子家的,懂什么,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哥你……”

    当即,听杨文广这样说,杨金花就是气得柳眉一竖,想要发作,却听八贤王是笑着点了点头道。

    “哈哈,好了金花文广,你们兄妹俩就别斗嘴了,的确,不止金花不信,我也不太相信,我这混账小子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他肯定是瞎蒙的。”

    “毕竟我早就打听过了,他从小到大可从未学过什么看相算命的东西,连书都没读多少,就练了点功夫而已。”

    “所以怎么可能会算呢,瞎猫碰着死耗子罢了,继续看吧,事情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看看这小子能把那赵允良逼到那一步吧,说不得还真能借此干掉一个大敌啊。”

    说着,八贤王也是不再多说话了,扶着胡须,带着杨文广和杨金花俩兄妹继续笑盈盈的看向场中,期待着事情的发展。

    而场中,不止所有围观的百姓感到震惊,就连杨吉凤也充满了震撼,愣在那里,一脸的不可思议。

    过了好半晌后,才回过神来,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般,立时就炸毛了,又惊又怒的瞪着李小鱼喝问道。

    “小子,你……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闻言,李小鱼想说自己纯粹就是瞎猫碰着死耗子,蒙对的,不过看着场中那群充满狂热气息望着他的百姓,又觉得这样说好像有些不太妥,因此只得是矜持的笑了笑,带着丝不好意思的道。

    “咳咳,杨大人,其实也没什么,我也就是运气好而已,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还是说说你刚才的话算数吗?”

    “我……”

    当即,听李小鱼这么说,杨吉凤就是感觉有些骑虎难下了,真的觉得自己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因为他刚才可是说了,李小鱼只要算出来,就承认他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还要给他磕头赔罪。

    可这也只不过是他脑门一热随口一说罢了,怎么可能真的答应。

    况且他到现在都依旧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李小鱼怎么可能会算?难不成还真的是什么活神仙?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八成是这小子瞎蒙的,对,一定是瞎蒙的。

    这样一脸愤怒的摇头想着,正想找个办法回绝他,可是周围那些已经坚信李小鱼是小神仙的百姓却是不答应了,纷纷怒气冲冲的说道。

    “就是,杨大人,刚才你可是亲口说了哈,小神仙只要算出来,就承认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妖言惑众,你还要给他磕头赔罪呢,大家大伙可是亲耳听到的哦。”

    “没错,杨大人,怎么不说话了啊,是想反悔吗?告诉你,大家可不答应,今天你要是不给小神仙赔礼道歉,大家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对,绝不会放过你的,道歉,必须道歉。”

    “道歉,坚决道歉,还小神仙一个公道。”

    “嗯嗯,快道歉,道歉。”

    “……”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群情激奋的大吼着,让得杨吉凤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诺诺的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毕竟他可是堂堂的一方知府啊,怎么可能朝一介打渔的穷小子磕头赔礼道歉呢,这样他以后还怎么在官场上混啊,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算了。

    倒是杨秀英小姑娘看出了他的为难,是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然后上前一步,来到了他的身旁,搀扶住他,接着红着脸,目中带着点点精光的朝李小鱼说道。

    “好了王华哥哥,你就不要为难我爹了,他可是我爹啊,向你磕头赔礼道歉的话,像什么样,说不得你以后还要向他磕头呢,就别跟他计较了好吗?”

    听锦兰妹妹这样说,李小鱼一想也是,要是他和她真的成亲的话,说不得还真要像这老家伙磕头行礼,所以现在把局面闹得太僵的确不太好,只得是点了点头道。

    “那好吧,杨大人,那咱们就化干戈为玉帛,和解……”

    “慢着!”

    李小鱼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旁早已气得暴怒的赵允良就是跳出来气急败坏的咆哮道。

    “王华,你小子休要得意,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你压根就不会算,刚才都是瞎蒙的而已,杨大人,你也别信他的鬼话,这世上怎么可能有神仙,我是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这绝不可能,不可能!”

    听赵允良这么说,同样心中窝火的杨吉凤也是猛地甩开了自己闺女的手,怒气冲冲的道。

    “不错小子,我也不信,怎么可能算的对,你刚才一定是瞎蒙对的,想这么轻易的就糊弄住本官,把我闺女骗走,没那么容易。”

    闻言,李小鱼也是目光一冷,带着丝怒声的望着跳出来搅局的赵允良道。

    “赵允良,你还想干什么?不要以为你是什么郡王小爷就怕你,这俗话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而且我好像也没怎么得罪过你吧,干嘛非得要插手我和锦兰妹妹之间的事情,你有病啊?”

    听李小鱼这么说,就见赵允良是咬着牙咆哮道。

    “因为本殿下要赢你!”

    “赢我,为什么?”

    “这你管不着,王华,你不是会算吗?那好,算,你给我再算,我就不信了,你还能算对,你只要再算对,我立马退出,成全你们俩,否则,你依旧是妖言惑众,蛊惑百姓,休想跟她在一起。”

    一旁的杨吉凤也是同样怒气冲冲的咆哮道。

    “不错,王华,算,你再来算,本官也不信,你不是小神仙吗?不可能只算一次灵吧,再给我算,你只要再算对一次,本官也立马成全你们俩,把闺女许配给你,再不阻拦,不然,就休怪本官无情。”

    当即,听他两人这样说,还让自己算,李小鱼也是真急了,毕竟他能蒙对一次已经是天大的侥幸了,还来,真的是要他的命啊?

    所以就见他是急忙罢手道。

    “不是,杨大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没这样玩人的吧,还来,你们是不整死我不甘心是吧?”

    连杨秀英小姑娘也是急忙拉住杨吉凤的手恳求道。

    “是啊爹,你干嘛非要为难王华哥哥啊,大家俩真的是……”

    “够了,你住口,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来人啊,给我把小姐搀下去,别让她在这里瞎胡闹了。”

    说着,吩咐人将杨秀英小姑娘拉下去后,就见杨吉凤是望着赵允良说道。

    “殿下,这次又让他算什么,还是我来出题吗?”

    闻言,摇了摇头,就见满脸狰狞的看了李小鱼一眼后,赵允良是狞声道。

    “不用,这次我来,我特么还真就不信了,这东西他也能算出来。”

    说完之后,就见赵允良是直接跑到了手下仆从拉来的彩礼车前,从车上捧出了一个匣子。

    而匣子里装的宝贝,可是在皇宫时官家御赐给他的,异常的珍贵和保密,旁人根本无从得知。

    所以,他就不信了,李小鱼这也能算对,除非,他真是活神仙!

    ……

    ……

    ……

    (求收藏求支撑啊ing,成绩真的很差,上期推荐时成绩垫底,所以没推荐啦,好惨的QAQ,真心希翼大家多多支撑一波啊,编辑菌拜谢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