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跳如雷的赵允良是从彩礼车上捧下了一个盒子,而盒子里装的,乃是官家御赐给他的一只三足玉蟾蜍。

    这可是一件真正的宝贝,他喜爱至极,时常带在身边,欣赏把玩。

    只是因为要娶杨秀英小姑娘,而一时间太过仓促,找不到太过贵重的彩礼,所以才忍痛割爱将这件宝贝也当做彩礼,好充一充门面。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是他和李小鱼的第一次交锋,必须要赢,不然,以他现在的身份,却输给了一位打渔的穷小子,那对他来说才是晴天霹雳,不堪设想,是会崩溃的。

    所以他就不信了,这李小鱼也能猜对,因为他一个打渔的穷小子,根本就没见过如此珍贵的宝贝,说不得连蟾蜍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怎么猜啊,肯定是赢定了。

    这样信心满满之下,就见赵允良是捧着盒子,来到了李小鱼面前,对着他怒声道。

    “就算这个,算算我盒子里装的是什么,算啊,王华,你倒是算啊,我就不信了,你还能算出来,只要你还能算出来,我赵允良就服你,再也不做他想,也不跟你争了,老老实实做我的闲散郡王。”

    “否则,你还是乖乖靠边去站吧,突然冒出来的野小子,也想跟我斗,哼,简直痴心妄想,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有些东西,是你注定得不到的!”

    包括杨吉凤也是气冲冲的道。

    “就是,王华,想娶我闺女,可没那么简单,算,你再给我算,算算郡王殿下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你只要还能算出来,我杨吉凤也服你,立马就把闺女嫁给你,不然,你依旧逃不掉一个妖言惑众,蛊惑百姓,煽动作乱的罪名。”

    听得他两人的怒喝,所有的围观百姓却是莫名其妙信心满满的为李小鱼加油鼓劲道。

    “小神仙,算,继续算,咱们别怕他。”

    “就是,他们这几个凡夫俗子,也想为难小神仙你,才是真正的不知天高地厚,算,继续算,吓死他们。”

    “没错没错,继续算,小神仙,大家支撑你。”

    “嗯嗯嗯,大家支撑你,小神仙,继续算……”

    李小鱼:“……”

    一时间,李小鱼是真的无语了,心想这特么叫什么事啊,咋他还真就混成神棍了啊,也太特么离谱了吧。

    而且,还是那句话,他哪会算啊?根本就没学过这一套,也不相信这一套,算什么?

    靠猜吗?咋猜?又猜什么?

    大清早已经猜过了,肯定是不行了,难不成又猜大中午吗?

    可他喵的有大中午这东西吗?真的是要活活逼死他啊。

    但周围那些狂热的百姓依旧在使劲的撺掇他快算快算,证明他小神仙的本事。

    包括赵允良和杨吉凤两人,更是连声怒喝,威逼着他快算,真的是快将李小鱼给逼疯了。

    心想你们都疯了吧,干嘛莫名其妙的逼着小爷我算命啊?我真的不是神棍。

    再说了,这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算命神棍不多的是吗,你们这么想算命,找他们去啊,天桥大把的有,都来找小爷我干什么,我不要面子的吗?真是一群神经病啊?

    这样想着,气愤之下,李小鱼也是忍不住心头火气起,直接将所想的话说了出来,是气鼓鼓的道。

    “不是,赵允良,这三条腿的蛤蟆……”

    “哐当……

    他话都还没说完,就见赵允良是猛地浑身一震,特别是听到那句‘三条腿的蛤蟆’,更是如遭雷击,手里捧着的盒子直接就掉在了地上,哐当一声就给摔开了。

    所有人见状,不解之下,都是急忙抬眼望去,就见,盒子里装的,赫然是一只三足的玉蟾蜍。

    这只玉蟾蜍造型十分的精美别致,是由最极品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成,拳头大小,通体晶莹光泽,当真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无疑。

    可是,再怎么精美,再怎么珍贵,再怎么造型别致的三足玉蟾蜍,那也是蛤蟆啊,因为在民间,蟾蜍就是蛤蟆。

    所以,顷刻间,所有的百姓都是再度狂热了,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小鱼,片刻后,便像是疯了一般,尖叫狂呼起来,嘶声大喊道。

    “是三足蟾蜍,是三足蟾蜍,小神仙又算对了,小神仙又算对了啊!”

    “诶,什么是蟾蜍啊?小神仙不是说三条腿的蛤蟆吗?”

    “哎呀你笨啊,蟾蜍就是蛤蟆啊,这三足蟾蜍,可不就是三条腿的蛤蟆吗,所以小神仙是真的又算对了啊,不可思议,当真是不可思议。”

    “是啊,太神了,简直太神了,怎么可能,这都能算得出来,大家是想都想不到啊。”

    “没错,这一定是神仙,活神仙下凡,不行,大家得赶快拜一拜啊,让活神仙好好的保佑咱们。”

    “对对对,拜,赶快拜,一定要拜。”

    “嗯嗯嗯,这就拜这就拜,快来,大家一起拜,整整齐齐的,好让小神仙知道咱们的虔诚。”

    “说的没错,快拜快拜,一起来拜。”

    “……”

    说着,所有人在此刻都是朝满脸懵逼的李小鱼跪倒下拜,不住磕头,高呼他是活神仙,请活神仙保佑,请活神仙赐福,让得李小鱼是真的懵了,心想,这特么啥情况?

    三足蟾蜍,三条腿的蛤蟆?

    emm……

    这……这……这特么都行啊?要不要这么离谱啊?

    这得欧到啥程度才有这运气啊,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欧皇本皇吗?

    真的是让得他自己都是震惊了,感到不可思议,匪夷所思,觉得自己这运气,实在是无比的逆天啊。

    而比他更加震惊惊骇的,则是赵允良和杨吉凤了,只见他们两人都是瞬间呆愣在了当场,张大着嘴,无比的难以置信。

    是愣愣的看了看掉在地上的三足玉蟾蜍,又看了看李小鱼,好片刻后,赵允良就是一口鲜血猛喷而出,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精气神一般,踉跄倒退了几步,捂着心口,不顾周围仆从的搀扶,一脸失魂落魄的望着李小鱼道。

    “你……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见赵允良这幅受了巨大刺激,都快要得失心疯的模样,心中无比窃喜的李小鱼,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也没有过度的刺激他,只是没奈何的耸了耸肩道。

    “我要说我真的是随口猜的,你信吗?”

    闻言,听李小鱼这么说,赵允良是再度浑身猛地一震,然后,是一把推开了周围搀扶他的那些仆从,双目渗出了点点泪花,满脸苦涩的抬头望着天,又哭又笑的道。

    “呵呵,信,我信,我信,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看来你注定是要坐那个位置的人,连天都在帮你,连天都在帮你啊,输了,我输了,哈哈,是我赵允良输了啊,哈哈,哈哈……”

    说着,是不理会仆从的搀扶,脚步踉跄,失魂落魄的走远了,知晓,这一输,自己是再也没有资格去争那个位置了啊。

    于是,这一离开之后,经此一败,赵允良是性情大变,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浑浑噩噩,白天睡觉,晚上喝酒,作息混乱,昼夜颠倒,像个疯子一样活着。

    ……

    ……

    ……

    (注:本王虽是戏说,不过结尾关于赵允良的描述却是真的,史书记载,定王赵允良,好酣寝,以日为夜,由是一宫之人皆昼睡夕兴。)

    (当然,他之所以这样的原因有很多,也很复杂,而这只是本文戏说的一种原因,大家当个乐子看便行,不必当真,同时,继续求收藏求支撑啦ing~~~~)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