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杨秀英小姑娘一路说说笑笑的回到枫桥镇后,看着面前的寒窑,李小鱼也是有些尴尬的一指这个家说道。

    “锦兰妹妹,这就是大家以后要住的地方了,是挺穷挺破的,你别介意哈。”

    闻言,杨秀英小姑娘却是笑了笑,拉着李小鱼的手说道。

    “没事的王华哥哥,已经很好了,再说现在吃的苦中苦,以后方能为人上人嘛,大家吃点苦也不怕什么。”

    李小鱼也是感动的道。

    “锦兰妹妹,你真好。”

    “好了王华哥哥,咱们不说这些了,还是把咱们的家给收拾一下吧,带我进去看看。”

    “好。”

    说着,李小鱼就是拉着小姑娘的手,一起走进了寒窑里面。

    只见,李小鱼所住的这个寒窑不算太大,也算不小,呈‘Y’字形,进去之后,有左右两个窑洞,显得很空旷,因为里面几乎什么家具都没有。

    就只有在一方的墙角处摆了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些锅碗瓢盆,以及两个窑洞里面个铺着一些简单的被褥,算是李小鱼和他那便宜老爹睡觉的地方,除此之外,就真的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李小鱼是再次有些尴尬的对身旁的小姑娘说道。

    “锦兰妹妹,真是辛苦你了哈,可能的确要跟我过上一段苦日子了,不过我保证,会尽快赚钱,出人头地,带你过上好日子的。”

    杨秀英小姑娘也是笑着摇头说道。

    “王华哥哥,行啦,你别说啦,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到的,不要因为我给你太大的压力。”

    “不就是吃的差一点,住的差一点,穿的差一点吗,我能适应的,不是什么娇气的千金大小姐,你别太担心了。”

    听她这么说,李小鱼也是急忙道。

    “锦兰妹妹,这你放心,虽然穿和住目前来说可能会差一点,但吃是肯定亏不了你的。”

    闻言,杨秀英小姑娘还以为他是在安慰自己,所以连忙道。

    “不用不用,王华哥哥,大家不用吃的太好,粗茶淡饭就行,你真的别把我想的太娇气,给你太大的压力。”

    就见李小鱼是欲哭无泪的道。

    “锦兰妹妹,这不是你的问题,我也想粗茶淡饭啊,可我做不到啊。”

    立时,听李小鱼这么说,杨秀英小姑娘也是面色微微一变,咬了咬嘴唇后,目光有些忐忑的看着他道。

    “王华哥哥,咱们家连粗茶淡饭都吃不起了吗?也没事的,吃糠咽菜我也行,只要努力,没什么做不到。”

    说着,小姑娘还重重的一握小拳头,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说的无比的坚决,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坚决的表情。

    见小姑娘这幅豁出去了的表情,李小鱼也是立马知道她想歪了,所以是没好气的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一下,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说道。

    “好了傻丫头,什么吃糠咽菜啊,就连吃糠咽菜也做不到,放心吧,咱们家天天大鱼大肉,上等酒席,保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饿不着。”

    “啊?”

    听李小鱼这么说,当即,杨秀英小姑娘就是心中一惊,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弱弱的说道。

    “王华哥哥,你在说笑吧?咱们家这么有钱吗?看着不像啊?”

    就见李小鱼是满脸无奈的道。

    “哎,锦兰妹妹,你是不知道,这都怪我当时手贱买回来的那无良老家伙啊,他可比你娇气多了,还真的赖上小爷我了,真把自己当做我的亲爹了。”

    “到家来后是嫌这嫌那,说什么吃的不好住的不好,所以天天要我给他准备一座上等酒席,不然就上官府告我忤逆,你说这气不气人?”

    “咱们家本来是还有点家底的,有一条船,还有许多打渔的家伙什,可以打渔为生,虽说过不上多好,但至少吃喝不愁,不会饿着,可现在都被这老家伙给败光了啊。”

    “这俗话说得好,崽卖爷田不心疼,我看这倒过来也一样,老东西败起家来,那也是不含糊的,这段时间我本来是赚了不少钱的,十多贯得有吧,可都被这老东西的那一张嘴给败光了啊,可心疼死我了。”

    “要不锦兰妹妹,我想办法去买点砒霜,让后你药死他,反正你爹是知府,就算最后真闹到官府那去,他也应该不会把你怎么样吧?”

    杨秀英小姑娘:“……”

    无语之下,杨秀英小姑娘也是俏生生的白了李小鱼一眼,掩嘴偷笑道。

    “好了王华哥哥,你就不要在说笑了,什么老东西啊,他是你爹,你既然把他买回来了,就应该要好好的孝顺他啊,别这么没礼貌。”

    说着,再度朝四下看了看后,杨秀英小姑娘也是好奇的问道。

    “对了,王华哥哥,你爹呢,我怎么没看到他啊?”

    “也是哦,这老家伙又跑哪去了?”

    李小鱼也是朝四周看了看,没看到人后,也是挥手说道。

    “嗨,锦兰妹妹,你就别管他了,这个老家伙整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谁知道跑哪去了,估计又是调戏村口的王寡妇去了吧。”

    “老东西老虽老,还贼心不死,可变态了,天天拉着村口的王寡妇问长问短的问东问西,倍热情,估计是有想法,锦兰妹妹,你以后可得注意着点,知道吗?”

    杨秀英小姑娘:“……”

    正说着呢,八贤王也是走了回来,见到李小鱼带着杨秀英姑娘来到这里后,也是心中一喜,想到老夫不仅有儿子,也有儿媳妇了啊,哈哈。

    这样开心的想着,又见到李小鱼正拉着杨秀英小姑娘说着悄悄话,心中好奇之下,便脚步放缓,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想听听看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是不是在商量给他抱孙子的事情。

    走过去之后,是大失所望的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是李小鱼在背后偷偷说他的坏话了,也是气得八贤王不禁吹胡子瞪眼,直接拿起手里一根也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拐棍便劈头盖脸的便朝他打去,怒声道。

    “我打死你个臭小子,叫你说我坏话,叫你败坏我名声,叫你不敬重爹,我打死你打死你。”

    瞬间,李小鱼听得身后劲风来袭,有着丰富挨揍经验的他,立马就是知道不好,急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闪避到了一旁,然后转过身来同样气呼呼的瞪着他说道。

    “好啊老家伙,你越来越阴险了啊,竟然搞背后偷袭,你是魔鬼吗?走路都没声音?”

    “你管得着吗?你个臭小子也太混账了,有你这么背后说你爹的吗,眼里还有我吗?真的是想气死我啊?”

    “哼,小爷我愿意,反正是买来的,我愿意,气死当睡着。”

    “嘿,你个臭小子,你还反了天了是吧,真没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是吧,我打死你信不信?”

    闻言,看着面前这气鼓鼓的老家伙,李小鱼也是没好气的撇撇嘴道。

    “切,老头,你也入戏太深了吧,还真把自己当做我亲爹了啊?天天就知道打我骂我坑我,要知道我对我亲爹都没这么好过?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你突然来的拐杖就够我悲伤……”

    听李小鱼这么说,八贤王也是心中一气,怒声道。

    “臭小子,什么叫当做你亲爹,我本来就是你亲爹。”

    李小鱼再次没好气的说道。

    “行行行,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全力在表演,在逼一个不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八贤王:“……”

    见到他两在斗嘴,一旁的杨秀英小姑娘掩嘴偷偷一笑之后,走过来扶住八贤王的胳膊道。

    “好了伯伯,你们就别斗气了,王华哥哥跟你开玩笑呢,我知道,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上说着怎样怎样,但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

    立时,听杨秀英小姑娘这样说,帮自己,八贤王也是忍不住扶须大笑道。

    “哈哈,闺女啊,这你倒说得对,不然就冲这小子敢对我这么无理,我早就把他送到官府治他个忤逆不孝的罪名了,臭小子,你说是吧?”

    李小鱼:“……”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是叹息道。

    “哎,我还能怎样?能怎样?最后还不是落得叫爹的下场……”

    八贤王:“……”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