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烈烈的新村建造运动说干就干,李小鱼是把所有的灾民都组织了起来,投入了这项伟大的集体事业当中。

    首先,他是做出了明确的分工,之前挑选出来的那一百零一位跟他学习过本事的灾民,还是该上街摆摊的上街摆摊,做生意的做生意,负责赚钱,作为村里建设资金的来源,交由自己的便宜徒弟张载和贾斯文两人负责。

    剩下的,他是组织一部分身强力壮的家伙上山砍树伐木,制作建造房屋的工具。

    另一部分人则开荒除草,将那些长满野花野草的土地给清理出来,争取赶时间来一波春耕。

    而老人和孩子包括妇女等,则负责编织纺织洗衣做饭。

    其他的人,则是在衙门口调拨的工匠带领下,挖地基,烧瓦,打井,修桥铺路,真正的开始建房了。

    每个人对于新村的建设,也投入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因为这是他们的家园,是他们未来将要生活的地方,是梦想和希翼的所在。

    所以干劲十足,不知疲倦,挥汗如雨,大汗淋漓,以满腔热血,在城北的土地上肆意挥洒。

    李小鱼也一样,也在一座依山伴水的小山坡上,选择了一块较为平整的土地,开始建房了。

    本来他是想亲自动手的,与民同乐,做出一副和村民们同甘共苦,下基层亲自参与建设,体现出一副官民鱼水情的美丽画卷,可没曾想,根本用不着他动手。

    因为他想做的所有活,都被其他村民抢着干,说他活脱脱的一位小神仙,怎么能干这种粗燥的活计呢?也太不应该了,要是让上天知道了会责罚他们的,让他快去一旁歇着,负责指点江山就好。

    李小鱼无奈,装模作样的推脱了几次,见真的推脱不过,便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停下了自己亲自参与的打算,在一旁负责指点新村的建设,按照他的规划来。

    其实也没别的,因为对于建设,他其实也不太懂,大多数都是按照工匠的意思来,他负责根据后世的经验微调一下,只有一点,是他特别强调的,那就是修路。

    因为他脑子里清晰的记得一句话,那就是,要致富,先修路!

    所以,把路修好了,怎样都好,不管是发展乡村旅游,搞农家乐,还是村里的农产品往外销,都十分方便,最好做到条条大路通汴梁那种,就最好了。

    于是就见在李小鱼的特别强调下,也果然,村里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建房运动时,也在进行轰轰烈烈的修路运动。

    村民们三五成群的抬着木桩,把划定出来的道路给夯实,因为古代的路不像现代的路,是什么水泥混凝土或者沥青,基本上都是土路,用木桩夯实了而已,最多也就撒点石子。

    所以一到下雨天就泥泞不堪,基本不能走,天晴时也一样,太阳一晒,地表龟裂,一刮风就尘土飞扬,故此赶路时才风尘仆仆的说法。

    包括后世常说的古代官员出行要净水泼街黄土垫道,其实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路太难走了,坑洼不平,尘土飞扬,不小心就吃一嘴泥。

    想想看,本来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官走在路上,不管是出巡也好还是下基层慰问百姓也好,结果走在半道上就搞得灰头土脸的,沙尘满面,跟刚挖完煤窑回来一样,灰扑扑的,走路都直掉灰,那也太影响形象了,一点官仪都没有了。

    并且除了交通工具外,路也是制约古人出行的最重要原因。

    为什么很多古人一辈子都待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可能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领村,人生只有眼前的苟且,没有诗和远方,为什么?

    就是因为路,即使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都难以做到。

    因为大部分的路都是土路,道路狭窄崎岖不说,出行还得考虑天气因素。

    一出门,要是下起了雨,那可就完蛋了,路上全是泥,又滑又黏又粘脚,根本没法走,所以在路上因为下雨耽搁十天半月是常事,还有人因为这个都造反了呢。

    不像现在,下雨怕什么,撑把伞继续走就是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小鱼可不想也因为路成为限制他们村发展的重要因素,因此是打定主意,要修一条好路,让所有人都能很轻松便捷的到他们村来玩耍,至少不会因为嫌道路难走而不来。

    而他作为穿越者,当然也是有金手指的,不可能也修那样的土路了,要知道他可是学过高中化学的,还是有很多常识可以应用的。

    比如,他是让人去收集了许多的泡砂石鹅卵石和石灰岩来,把泡砂石石灰岩这些捣碎了加水和鹅卵石混合在一起,制作成简易的混凝土,用这个来铺路。

    虽然没有真正的混凝土路面那样坚硬,但至少要比这个时代其他的普通路面好太多了。

    同时之所以这样做,修这样坚硬的路面,是因为他还有其他的打算。

    比如,他知道这个时代的交通工具不多,基本上不是马就是马车,或者是骡子车牛车,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了。

    而且马还少的可怜,因为没有什么好的养马之地,人们想要出趟远门就更加困难了。

    所以他是打算在不久的将来,发明出自行车来。

    这个也很简单啊,只要骑过自行车的人,都知道它的原理,不外乎就是靠双腿做动力,通过齿轮传动,真的很简单。

    但是全速飞骑起来的速度也不比战马慢上多少,说不定以后都能运用在战场上,骑着自行车追敌人,解决大宋代战马缺少的问题。

    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链条的打造和轮胎的问题,链条倒是很简单,实在不行可以用皮带传动,或者找一溜铁环来挨个绑在一起就行了,也能当链条使。

    至于轮胎的话,他倒是还没想好该怎么弄。

    毕竟不可能光用一个铁轱辘当轮胎吧,一点减震效果都没有,非把人颠死不可。

    而且自行车也要配上好一点的路啊,普通的土路肯定不行,所以推出简易的混凝土路面还是很有必要滴。

    不过李小鱼也并不着急,因为他还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来,慢慢琢磨。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是一个发明家,也不太擅长发明,不过他却知道,在这个时代的大宋,是有一个大发明家的,那就是沈括。

    这可是个正儿八经的大科学家啊,天文地理,医药治水,星象八卦,军事发明无一不精无一不晓,所写的梦溪笔谈更是被誉为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在世界学问史上都有及其重要的地位。

    所以还有个外号被称为沈梦溪,老爱丢炸弹那个就是他,就跟炸弹超人一样,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反正是个很牛叉的人物就是了,而根据李小鱼的记忆,这家伙现在好像才八九岁,还不到十岁的样子,所以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想办法把他给拐过来,哪怕因此背上拐卖儿童的罪名也在所不惜,让他来给自己想办法搞发明。

    说不定给他讲解一下蒸汽机的原理,这吊炸天的小家伙连火车都可以给自己搞出来,那可真的就造福万世,提前开启大宋资本主义的萌芽,侵略全世界去了。

    嗯,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啊,李小鱼是不禁美滋滋的想着。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