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得一众文举生因为柳依依和李师师为哪方唱词的问题再次吵了起来,发生了内乱,大声嚷嚷着,甚至有又要动手的趋势,所有人也都是再次无语了。

    心想这什么跟什么啊,有这么离谱的吗?

    可那群文举生却恍若未觉,为了争取自己仰慕的女神帮自己唱词,是争锋相对,毫不相让。

    到最后,实在无奈之下,见吵的不可开交,还是老持稳重一些的王安石站出来说道。

    “好了好了,列位,别吵了,咱们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这样,咱们让依依姑娘和师师姑娘自己来决定吧。”

    “让她们决定唱谁的词,这样一来,就可以省却大家之间的争端,谁都无话可说了,大家觉得怎样?”

    立时,听得王安石这样说,一众文举生一想也是,他们在这争来争去,有喜欢柳依依的,也有仰慕李师师的,说也不服谁,势均力敌之下,的确没有意义,很难争出个结果来。

    倒不如把决定权交给两位佳人,让她们来做,这样,就避免了他们之间的纷争,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即使到最后自己心仪的女神没有选他们,也无话可说,只能归咎为自己运气不好,怨不得别人。

    因此,这样想着,就见所有文举生都是连连点头道。

    “好好好,还是介甫兄说的好啊,那行,就这么办。”

    “没错,让依依姑娘和师师姑娘自己选吧,这样的确大家谁都没有异议。”

    “对,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不管两位姑娘最后选谁,大家都必须同意,不得在争执了。”

    “嗯嗯嗯,说的没错,我同意我同意……”

    “……”

    这样,一番短暂的沟通后,这群文举生终于是达成了一致,望向了柳依依和李师师两人说道。

    “好了依依姑娘,师师姑娘,也别大家选了,还是你们来吧,你们想帮谁唱词就帮谁唱词。”

    “对,这来者是客,你们是客人,所以还是你们来选好一些。”

    “嗯嗯嗯,不过依依姑娘,你最好选大家,我可是想给你写词好久了呢,就选大家吧。”

    “没错没错,那群武蛮子能写出什么好词,还是选大家吧,大家才能写出上好的词给你们啊。”

    “说得对,师师姑娘,他们武举生哪会写什么词啊,充其量也就写几首打油诗罢了,唱她们的词简直有辱你们的歌喉,还是唱大家的吧,大家保证写出几首绝世好词让你们唱的。”

    “可不是嘛,师师姑娘,还是选大家吧,只有大家文举生写的词,才配得上你们动人的歌喉啊。”

    “对对对……”

    “……”

    一时间,听得一众文举生这样说,虽然相互之间没有争执了,却又都在激烈拉票,都希翼自己选他们,柳依依和李师师两人也是有丝无奈,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

    因此玉指放在朱唇微微的蹙眉沉思了一下后,柳依依是望向了一旁的李师师,好奇问道。

    “师师姐,你打算怎么选啊,替谁唱词?”

    闻言,李师师也是不禁泛起了难,同样微微皱眉沉思起来。

    因为这说好选也好选,说不好选也不好选。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词就是这个时代的歌曲,是用来唱的,一首好的词,唱出来也必然好听至极。

    这除了对词本身的质量有较高的要求外,对演唱者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不然一首一流的词,由一个三流的演唱者来唱,根本就唱不出这首词的绝妙来,只会白白糟蹋了这么一首好词,真正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同理,一首三流的词,如果由一个一流的演唱者来演唱的话,即使写的很次,旁人听了也会觉得这是一首好词,因为好听。

    而不消说,柳依依和李师师两人能在汴梁城内拥有这么大的名头,自然并非浪得虚名,都是一流的演唱者。

    不过并非一流的演唱者就一定能唱好一首词,因为这还有曲风的不同,有些人擅长忧伤哀怨的词,有些人擅长欢快活泼的词,有些人擅长写景抒情的词,种种不同的风格,也都是影响一个演唱者发挥的重要因素。

    自然,从两人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柳依依擅长一些活波欢快的词,而李师师则擅长一些深情婉转的词,如果风格合适的话,一首本来十分的词,她们甚至能发挥出十二分的魅力来。

    相反,如果风格不那么合适,自然,十分的词,中规中矩也就能发挥出十分的魅力,这其中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因为有时一两分的差距,在不同的人听来,就是天差地别,有种浑然不同的味道,当然也就很影响胜负了。

    而对于一众文举生,柳依依和李师师他们都很熟悉了,因为这其中例如唐沐风、王安石、曾巩等人都给她们写过词,还算不错,其风格如何她们都有所了解。

    可李小鱼的话,说实话,真的是突然冒出来的,都不知道他以前有没有写没写过词,自然也就无从谈起得知他的风格了。

    这也有利有弊,也许他真的会写词,而且能写出绝世好词来,并且风格还十分适合自己,这样一来,如果由自己率先演唱这首词的话,自然会愈发的名声大振,响彻汴梁城里。

    可弊端也很明显,而且是远远的弊大于利,因为李小鱼就是一个武举生,会不会写词很难说,就算真的会,也有很大概率如那群文举生所说,只能写出类似打油诗般的词来,而唱这首词,对于名满汴梁城的她们来说,真的算是一种侮辱了,会被人笑死的。

    因此皱眉想着,权衡着,李师师又是不由抬起眸子,看了李小鱼一眼,见得他脸上并没有任何紧张慌乱的情绪。

    反而,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淡定,仿佛由谁唱他的词都可以般,在那淡淡的含笑而立,轻松洒脱,沉稳自如。

    在李师师看来,如果不是他虚张声势,故作淡定的话,就是真的有把握有底气了。

    难不成,他真的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所有的文举生吗,那他的才华得高到什么程度啊!

    而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选他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了诶,要不要搏一搏呢?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