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斤镖如电,朝着疯和尚笔直的飞旋而来,直奔他的咽喉,乾坤盗鼠华云龙是冷笑着看着这一幕。

    待他看的这疯和尚真的不闪不避,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任他这枚斤镖打去,是不由越发欢喜了,双眼充满很辣的看着这一幕,期待着这突然出来的疯和尚被自己的斤镖一击秒杀。

    因为他对自己的斤镖有信心,几乎可以百发百中,如果这疯和尚躲闪还好,有可能被他侥幸躲过,可现在他就站在那里,不闪不避,那就是必中无疑了啊,就不信,这家伙真这么头铁,能硬抗自己斤镖一击。

    同时这一幕也让他有些疑惑,想不通这疯和尚为什么会突然头铁的站在那里不闪不避,叫嚣着让自己尽管打,难不成真的疯了吗,还是这里面有什么他捉摸不透的猫腻。

    也没时间多想,他觉得,不管这疯和尚是不是真疯了,都不重要,反正马上就要变成死和尚了,没人能硬抗住自己斤镖一击的,跟何况,这上面还淬了毒。

    想到这,他不仅是再度咬着牙摸了摸自己后肩上的伤口,还是火辣辣的疼啊,不行,看来即使自己服了解药,这毒还是没有清除干净,得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调理调理,不然余毒未清的话,后遗症可是很大的,可他不想今后自己这条胳膊就此废了。

    想着,他是再次将阴狠的目光望向了眼前的疯和尚,立时,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充满惊骇的见到。

    这疯和尚不仅不闪不避,反而脸上没有丝毫对他斤镖袭来的恐惧和害怕,还是一如既往的混不在意,抱着个酒葫芦乐呵呵的傻笑,甚至在他斤镖袭来时,还冲他龇了龇牙,露出一口酒气熏天的大黄牙,让得华云龙都是懵了,心想这家伙真的不怕死吗?

    但下一刻,一股难以言说的惊惧心情就是充斥在了他的心中,因为他是双眼发直的见到,在斤镖即将命中这疯和尚咽喉的刹那,只差毫厘之间,这疯和尚是微微的缩了缩头,然后,‘咔嗤’一声,是直接用嘴接住了他狠狠打去的那枚斤镖。

    此刻,那枚斤镖正被他那一口大黄牙死死咬住,嵌在他的上下门牙之间,没有对他造成丝毫伤害,那般情景,就像他两人是借口卖艺杂耍的演员,给大家表演了一个杂耍绝活般,类似空手接白刃,只不过比那个还要利害一点,叫做空口接白刃,让得华云龙直接懵了,喃喃道。

    “怎么……怎么可能?”

    可疯和尚对他那一脸懵逼的反应却视若无睹,反而一脸嫌弃的从口中吐出了这枚斤镖,接在手中,满脸郁闷的摇头道

    “没……没意思,一点意思都没有,太……太不好玩了,和尚我……我还以为你有……有多利害呢,没……没劲。”

    说着,甚至是拿着这枚斤镖悠闲的剔了剔牙,用斤镖上的尖刃将牙齿缝隙间的食物残渣给剔除,然后拿起酒壶再度灌了一大口酒后,舔了舔嘴唇,继续斜眼望着华云龙说道。

    “好……好了,你……你还有什么本事啊?快……快都使出来吧,和尚我……我都等不及了。”

    华云龙闻言,是咬着牙,又惊又怕之下,再次朝着他狠狠喝问道。

    “疯和尚,你……你丫到底是谁?本大爷自问没有招惹过你吧,为何非要跟我过不去?”

    就见疯和尚是抱着酒壶乐呵呵的走上前来道。

    “因为……因为和尚我是好人啊。”

    “所以呢?”

    “你……你是坏人,好人当然要……要抓坏人了,还……还能为什么?”

    见得这疯和尚这样说,气急败坏之下,华云龙一时之间也真的无计可施,因为通过先前那空口接白刃的一幕,他已经十分确定,这看似疯疯癫癫的疯和尚,的确是个了不起的高人,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再这么在这和他折腾下去,还真有可能栽在这里。

    更何况,大队的兵丁已经来在了街口,一个个气势汹汹的拿着火把已经冲过来了,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所以就见他是咬牙道。

    “该死,疯和尚,你丫休要得意,今天本大爷有伤在身,不跟你一般计较,你给我等着,来日看本大爷如何让你好看,哼!”

    说着,重重冷哼一声之后,就见华云龙是重重地一跺脚,转身上了房顶。

    疯和尚一见,急忙道。

    “诶,别……别走啊,咱们继续玩啊,继续来……来打我啊!”

    可华云龙却是不管不顾,转身便逃,只当他的话没听见,充耳不闻,片刻也不敢停留,朝着远处极速逃窜而去,疯和尚是再度乐呵呵的道。

    “好,你……你不来打我是吧,那……那就该我打……打你了哦。”

    说着,他是将这枚华云龙打过来,被自己空口接白刃夺过的斤镖拿在手中,眯着一只眼瞄准他在房顶上飞速奔逃的身影,然后一镖狠狠打出去。

    “唰!”

    斤镖再次疯狂的飞旋而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直奔华云龙的后脑勺而去,如同认准了他般,后发先至,若不是华云龙灵觉敏感,猛地一个前空翻躲闪了一下,就真的被打中后脑勺,给一击毙命了。

    但就算如此,这枚斤镖依旧是打中了他的屁屁股,让得他是‘哎哟’一声,一个狗吃屎,狠狠的摔在了房顶上,捂着屁股叫唤不已。下面的疯和尚一见,是越发高兴了,马上鼓掌称庆道。

    “嘿嘿,好……好……好啊,你……你没和尚我打得准吧,所以,你……你还得继续练练啊,这模样,就别……别出来做坏事了,赶快跟和尚我……我去衙门口认罪吧。”

    可在房顶上的华云龙听得他这么说,一咬牙之下,忍着痛,是一把将这枚打中自己屁股的斤镖狠狠的拔了出来,也顾不得处理伤口,只是对着疯和尚狞声怒骂道。

    “行,疯和尚,你给我等着,这次大爷我认栽,不过你想抓住我乾坤盗鼠华云龙,没门,咱们走着瞧!”

    说着,是直接翻身而起,然后一把从怀中掏出一个霹雳子来,在地面重重一摔。

    “嘭!”

    瞬间,一道暴响声传来,霹雳子炸开,一片白烟升腾,熏的疯和尚直流眼泪捂嘴搧风的同时,华云龙也是接着高超的轻功,不声不响的逃之夭夭。

    待得烟消云散后,重新抬头看向空无一人的房顶,华云龙早已不知所踪,疯和尚也是微微咬牙道。

    “哎……哎呀,不……不好,这家伙又……又溜了,跑……跑哪去了呢?”

    说着,他是将葫芦夹在胳肢窝下边,掐指测算起来,然后猛地一拍手道。

    “遭……糟糕,这……这家伙要逃到苏州去,不……不行,我得……我得赶快拿住这小子,不然……不然还得出大麻烦不可。”

    说着,疯和尚就要动身去追华云龙,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是猛地顿住了脚步,摇头道。

    “还……还是不行,这……这家伙有点……有点狡猾,和尚我一个人还……还真有点拿不住他,得……得找两个帮忙的人才行,最……最好是官府的人。”

    可到底到哪去找呢,他是不由咬牙思索起来,猛然间,看见急冲冲赶来的大队救火的兵丁衙役,他是不由眼前一亮,拍手道。

    “诶,有……有了,那……那两个家伙和尚啊,对,就……就找他两去。”

    想着,疯和尚便也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很快,就是来在了武举生所在的客栈。

    此刻,一大帮武举生,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依旧是在呼呼大睡呢,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包括李小鱼的遭遇,还丝毫不清楚。

    疯和尚来在客栈后,是直奔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所住的客房,这两人自然也参加了李小鱼的庆功宴,喝了不少酒,所以此刻也呼呼大睡呢。

    来在这里后,疯和尚看着东倒西歪躺在床上的两人,没好气之下,是那手中的破扇子拍了拍两人的脸颊,打交道。

    “诶,别……别睡了,出……出大事了,快醒醒……醒醒。”

    可睡的正香的两人,却毫无所觉,只当是蚊子咬呢,除了挠了挠脸颊,翻了个身继续睡外,根本没有别的反应。

    见此,气急之下,见叫不醒两人,疯和尚直接是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往两人脸上狠狠一喷。

    “哎哟嚯,下……下雨了吗?哪来的这么多水啊?”

    “是啊,好家伙,这给我淋的,头都湿了……”

    被酒水一喷,两人一激灵之下,直接一屁股做了起来,擦着脸上的酒水,迷迷糊糊的说道。

    说着,两人抬眼向四周一看,一愣之下,是更加迷糊道。

    “诶,不对啊,咱们好端端的在屋里啊,什么下雨啊,就算下雨也淋不着咱们。”

    “是啊,那哪来的水,黏黏糊糊的,还有一股酒气,喔嚯,这是哪来的臭和尚啊,起开起开,你跑大家屋里来干嘛?要死啊,这要饭也跑错地方了吧,你想吓死谁啊?”

    猛地一转眼,看到一旁坐着真咕嘟咕嘟喝着酒的,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也是下了一大跳,直接跳了起来,怒指着疯和尚问道。

    可说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张世杰又是猛地挠了挠头道。

    “诶,不对,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这臭和尚啊,你别动,别动别动,我好好想想,咋脑子一下迷糊想不起来了呢。”

    旁边的邱廷弼是猛地一拍他的脑袋道。

    “哎呀,你糊涂啊,这不是那给咱们小郎君算命的疯和尚吗,是他啊,就昨天晚上咱们才见过呢。”

    “哦对对对,是他是他就是他,我就说嘛,是在哪见过,想起来了。”

    见他们认出自己后,疯和尚也是气呼呼的走上前来骂道。

    “认……认出和尚我来了吧,那……就好,你……你们两个成事不足,败……败事有余的东西啊,喝那么多酒……酒干嘛?不……不知道喝酒误事吗?就……就不能像和尚我稳重一点吗?”

    闻言,瞧了眼疯和尚手里依旧抱着的大酒壶,整个人都酒气熏天的,比自己两人还像个醉鬼,无语之下,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也是没好气的骂道。

    “靠,疯和尚,你丫有病啊,真疯啦,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就是,不是我说,疯和尚,你咋不声不响的跑到大家房间来了,这不合规矩吧,我可告诉你,大家可不信你那乱七钱给他,打发他走,估计家伙穷的没饭折了,跑咱这来打秋风呢。”

    “也是,行吧行吧,臭和尚,拿去吧,告诉你哈,下不为例,要是再来,打发你的就不是铜钱了,而是本大爷的拳脚,知道吗?”

    说着,张世杰还真从一旁的口袋里抓出一把铜钱来,塞进这疯和尚的手中,一掂量,估计有个百十来文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

    而疯和尚:“……”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