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我只在他屋顶发现了一个窟窿,那里瓦片被揭开了,房顶也有细微的脚印,我估计小郎君就是从哪里离开的。”

    “而且顺着那处脚印的不远处,就有一间客栈着火了,火光冲天的,数不清的官兵衙役在救火,我怀疑这可能与小郎君的消失有关,但事情到底如何,我真的不知道。”

    听得邱廷弼急冲冲的这样说,张世杰也是变了脸色,咬牙道。

    “该死,怎么会这样,难不成小郎君真的出事了?”

    说着,两人像是同时想到了什么般,齐刷刷的将目光转向了那疯和尚,恶狠狠的逼问道。

    “说,疯和尚,大家小郎君失踪是不是你干的?”

    “就是,他到底出什么事了,那处大火与他有没有关系,快说,不说大家弄死你!”

    疯和尚:“……”

    见此,见得两人突然急红了眼恶狠狠的望着自己,疯和尚也很无奈,是摇头道。

    “诶,这饭……饭可以乱吃,但话……话不可以乱说哈,别污蔑和尚我的清……清白,我……我是那样的人吗?”

    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是下意识的点头,但又急忙摇头,显然,两人觉得这疯和尚虽然看着挺不靠谱的,但还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来。

    而疯和尚再度:“……”

    无语之下,看了看窗外,经过这么一番耽搁,天已经是快亮了,疯和尚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无奈道。

    “哎,都……都怪你们,这……这下可好,全……全耽搁了,这……这下想要拿住那……那家伙,可就没……没那么容易了。”

    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听他这样说,又气又急之下,是急忙道。

    “哎呀疯和尚,你到底再说些什么啊,什么家伙,什么拿住他,我怎么听不明白,你就赶快告诉大家,小郎君怎么样了吧,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是啊,疯和尚,大家真的都快急死了,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疯和尚却是抱着酒葫芦灌了一大口酒,醉醺醺的摇头道。

    “一……一时半会儿说……说不清楚,总之,你们……你们小郎君被人陷害了,现在已经……已经被关进开封府大牢了。”

    “怎么说呢,这事也……也怪他自己,和尚我之前不都跟他说……说了,要低……低调,别想着尽出风头,这枪……枪打出头鸟他这么聪……聪明,难道……难道不知道吗?”

    “什么?”

    “怎么会这样,我……”

    听得疯和尚这样说,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是越发焦急了,脸色煞白,汗都下来了,记得六神无主的样子。

    疯和尚见状,是拍了拍他两的肩膀道。

    “好……好了,你们两个也别……别着急,和尚我都……都不急,你们急什么。”

    “靠,废话,疯和尚,大家能不急吗?都快急死大家了啊。”

    “没错,怎么会这样,到底谁会陷害大家小郎君啊,那大火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有人陷害大家小郎君故意纵火,然后被开封府的人抓起来了吗?”

    疯和尚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挑大拇哥道。

    “你……你想象力真……真丰富,和……和尚我佩服你,不过情况比你说的还……还严重。”

    “不过有一点你们……说对了,那把火的确与你们小郎君有关,但不是他放的,现在时间也……也来不及了,和尚我得回去好好合计合计。”

    “你们两个家伙的话,就……就先去把其他武举生叫……叫醒,联合起来,去衙门口抗……抗议,说冤枉好人,保……保护一下你们小郎君,争取……争取时间。”

    “同时叫你们小……小郎君放心,这事有和尚我在,就……就保管他出不了事,一定……一定证明他的清白的。”

    说着,看了他两个一眼,疯和尚是突然打了个哈欠,把酒葫芦往他两怀中一扔,捂了捂嘴道。

    “呵~~好了,这忙……忙活了一晚上了,和尚我……我也累了,该休息一下了啊,你……你们两个就先去忙……忙吧,反正现在也来……来不及了,和尚我先睡……睡一会儿,睡醒之后,咱们再……再一起去拿贼。”

    一边说着话,疯和尚也是一边走到了床前,直接咣叽往床上一人,呼呼大睡起来,怎么叫都叫不醒的那种。

    张世杰和邱廷弼一见,傻眼之下,也是连忙来在床前呼喊道。

    “疯和尚?疯和尚你醒醒啊,这时候睡什么睡啊,快醒醒,你想急死大家啊。”

    “就是,疯和尚,别睡了快起来,正事要紧,这到底怎么回事,到底谁陷害大家小郎君,你倒是说句话啊。”

    可两人叫了半天,疯和尚依旧半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呼呼大睡,让得两人也是彻底的无计可施。

    张世杰是看了看邱廷弼,急声问道。

    “老邱,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啊。”

    “该死,那行,咱们就听这疯和尚的,先去叫醒其他武举生,一起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再从长计议。”

    “好好好,就这么办,快去快去。”

    说着,两人是直接跑去了其他武举生的房间,挨个挨个将这些睡的跟死猪一般沉的武举生给叫了起来。

    “该死,别睡了别睡了,出大事了知道吗,你们还睡,快起来,再不起来就完了。”

    “我去,老鲁,都叫你起来,别睡了,快起来。”

    “不嘛,我困着呢,刚梦见我洞房花烛了,你干什么啊,再让我睡会儿!”

    “你……你给我起来,小二,来我端盆水来,我就不信了。”

    “还有你,老贾,快起来啊,别睡了,你还磨牙,再不起来我把你从床上扔下信不信?”

    “我不嘛,干嘛啊,这大清早的,烦不烦人啊,不知道大家马上要考试了,需要好好休息吗?”

    “睡你妹啊,你死了有的是时间睡,真的出大事了,靠,你还睡,谁是踏三山游五岳,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代管汴梁及周边各县真正大英雄?”

    “我我我,谁叫我,谁叫我?”

    瞬间,听得自己外号的贾斯文,是一骨碌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瞪大了眼问道。

    张世杰邱廷弼:“……”

    就这样,费了好大的劲儿,两人才终于将这一大帮武举生给叫了起来,然后气急败坏的向他们公布这一消息,让得所有人都是面色大变,难以置信。

    “什么,小郎君出事了?”

    听得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宣布这个消息后,所有武举生都是面色大变,难以置信的惊叫起来。

    但紧接着,就有人是满脸不信道。

    “怎么可能,大家小郎君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出事。”

    “就是,更何况现在那晚上的,能出什么事啊,你们两个是在搞大家吧,告诉你,别胡说八道的话。”

    “就是,别仗着和小郎君关系好就来糊弄大家,再敢这样胡说,大家可一样照揍不误。”

    “对对,讲的对……”

    听得一众武举生这样说,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也是急声道。

    “哎呀,你们胡说什么啊,大家犯得着骗你们吗,说的都是真的,小狼局真的出事了,消失不见了,不信你们自己去看看。”

    “什么?”

    这些人再次面色一变,见得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满脸焦急的样子,开始信以为真。

    但任有不信邪的,是急匆匆的跑去一看,然后十万火急的跑回来,面色大变的咬牙道。

    “该死,还真是,小郎君真的不见了,不在屋内。”

    “没错,被窝里凉凉的,像是离开了很久的样子,大家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只在房顶看到一个窟窿,他可能是从那出去的。”

    “什么,怎么会这样?”

    听得跑去查验真伪的人这样说,所有武举生都是心中一沉,开始确信无误了,是慌了神道。

    “怎么会这样,小郎君到底哪去了,出了什么事啊?”

    “对,这大晚上的,他究竟会跑去哪里,这不合常理啊。”

    鲁达和贾斯文两人更是急冲冲的冲了过来,拉住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的肩膀道。

    “你们两个快说,小郎君到底哪去了,他出了什么事!”

    “就是,快说,快说啊。”

    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也是万般无奈道。

    “大家两个也不太清楚啊,昨晚喝了酒,一直在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一个疯和尚跑来找大家,告诉大家这件事,大家才知道的。”

    “没错,本来刚开始大家也不信,可跟你们一样,跑去一看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慌了神,没了主意,就赶忙跑来告诉你们,合计合计,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疯和尚,什么疯和尚?”

    “哎,就是之前给小郎君测字的那个,看着疯疯癫癫的,浑身又脏又破,跟个叫花子一般。”

    “哦,是他啊,他还说了什么?”

    “也没别的了,他就说之前告诫过小郎君,让他别那么出风头,什么枪打出头鸟,所以才出事的的。”

    “对,还说小郎君是被人陷害的,现在已经被抓紧开封府的大牢了。”

    “什么?”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陷害的小郎君,是谁?”

    “大家也不知道啊,哦,对了,你们快看。”

    说着,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是急忙上前,推开了房间的窗户,指着那火光冲天的地方道。

    “你们快看啊,就是那,看见那场大火没,那疯和尚说与小郎君有关,所以大家快去看看吧。”

    “是吗,真的假的,这火难不成是小郎君放的?”

    “不知道,不过那疯和尚说不是,总之咱们快去看看就是了。”

    “没错,大家在这说这些也没用,我看巡检司和开封府的兵丁衙役都在那救火,想来展昭兄弟和杨文广将军也在那里,大家去找他们问问就知道了。”

    “对对对,快走快走,找他们去问问。”

    说着,一大帮武举生,都是火急火燎的朝着火的客栈赶去,想要打探一下情况。

    也很快,一行人就来在了着火点,是果真看到,这里火光冲天,大火熊熊燃烧,火舌肆虐,将整间客栈都给引燃了,连带着周围的好几个院落,都是烧了起来,火势熊熊,令人震惊。

    而无数的兵丁衙役都在忙着救火,可是火势实在太大,一时间根本扑不灭,连带着周围的越来越多的房屋都有要被引燃的趋势。

    众多赶来这里的武举生一见,也是面色大变,因为看着那冲天的火光,扑面而来的灼热高温,让得他们知道,这事如果真与他们小郎君有关的话,恐怕还真的麻烦大了啊。

    于是一行人是焦急的在场中寻找起来,想找到展昭和杨文广的踪迹,向他打探一下到底出了什么情况,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群人在场中焦急寻找,很快,就找到了正在指挥兵丁衙役救火的展昭和杨文广两人,是急声道。

    “快看啊,在哪,咱们赶快过去。”

    说着,一群人是来在了离这不远处的一栋小楼上,这里正好可以纵观整个火场形势,展昭和杨文广两人就是在这指挥救火。

    来在这里后,张世杰和邱廷弼两人是率先赶了上去,焦急的问道。

    “展昭兄弟,文广将军,到底出什么事了,大家小郎君呢?”

    “对啊两位兄弟,大家小郎君不见了,你们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听说是被抓进开封府了,是真的吗?还有这场大火是怎么回事啊,与大家小郎君有关吗?”

    “是啊是啊,两位兄弟,快告诉大家吧,都快急死大家了。”

    “对对对,大家武举生里好不容易出这么一位英雄,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

    一时间,听得众多武举生这样说,展昭和杨文广两人也是不禁苦笑了一声,然后连连罢手。

    “好了好了,众位兄弟,大家先别急先别急,听我说,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遭,你们小郎君没事,好着呢。”

    “没错,只是现在出了一点意外,不过很快就可以查清楚的,所以众位兄弟都别急,先下去,别影响咱们救火,现在救火才是当务之急,其他的都以后再说,成吗?”

    ……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