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寒笑了笑:“你们哨长还真会打算。不过我看青玄城家大业大的,也不容易倒闭吧?”

    年少的士兵摇了摇头:“谁说不会倒闭!”

    “要是还不起债,夏龙国就会把青玄城收回去,拍卖或者直接拿钱买下来,支付给青玄城的债主。”

    “一旦青玄城被拍卖,新主人肯定不会再要大家这些士兵的。”

    年长的士兵叹了口气:“哨长他们也是没有办法,军饷三个月没有发了,再这样下去大家都要喝西北方了。”

    “我看青玄城是支撑不了多久。要不是现在工作不好找,大家早辞职不干了!”

    青玄城的士兵,和夏龙国不一样,是雇佣制的,和企业职员一样,随时都递交辞职信不干。

    陈寒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分明记得,青玄城的支出档案,城卫军的军饷已经发放下去,欠的只是一个月的军饷而已。

    陈寒脸上不动声色:“那怎么你们不去抓点奇特的动物?怎么我听说城主给的奖励是一百万?”

    “你肯定听错了!就十万块!是老王得到的,还请大家狠狠的吃了一顿大餐。”

    年长士兵随后苦笑起来:“大家也想去啊。”

    “灯塔水母,连一星凶兽都不是,就能换十万块钱,说不定大家送上去的古怪物种,那个傻子城主喜欢豢养呢。”

    “不过哨所总要留下人看着,大家两个资历最浅,只能留在这里。”

    “对了,小兄弟你是什么人?”

    两个年轻的士兵,见到周军站在一旁一句话不说,仿佛他才是陈寒的跟班,不禁有些奇怪陈寒的身份。

    “我?”

    陈寒笑了笑,指着自己的鼻尖:“我叫陈寒,你们说的那个败家傻子城主,就是我。”

    两个年轻士兵顿时张大嘴巴,愣愣的看着陈寒,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随后傻傻的将目光转向周军。

    周军这才怒喝说道:“还不快跪下拜见城主大人!”

    两士兵双脚一软,噗通的跪倒在地,额头都叩得出血:“城主大人饶命!城主大人饶命!”

    得罪周军,以他们的违纪行为,大不了被打几鞭子,驱逐出城卫军。

    但得罪了陈寒,是会丢了性命的。

    哪怕陈寒真的是傻子,城主就是城主,对城民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天,一句话就能剥夺他们的性命!

    甚至祸及他们的家人!

    他们当着陈寒的面说陈寒是败家傻子,还说青玄城迟早要完,自是吓得他们面无血色魂飞胆丧!

    “起来吧!”

    陈寒微微摇了摇头:“原来在你们心中,本城主是这样一个印象。”

    两个士兵哪敢起来,还是一个劲的给陈寒磕头求饶。

    陈寒哼了一声:“还不起来,本城主就要治你们的罪了!”

    两个士兵这才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血从额头留下来都不敢擦一下。

    陈寒看了两人片刻,才缓缓说道:“本城主要告诉你们两件事!”

    “第一,你们懈怠,是因为青玄城没有发军饷给你们,总不能叫马跑又不给马吃草,因此本城主不会治你们的罪。”

    “本城主承诺,三日之内,就会补发全部军饷。到时再让本城主发现你们如此,就不是今天如此说话了。”

    陈寒停了停,跟着又道:“第二件事,本城主下发命令,收集奇异生物,给予的奖赏是一百万,一分不少的发下去了。”

    “本城主会查明,是谁中饱私囊。该是谁的,会一分钱不少的发到谁手上!”

    陈寒将目光转向周军,声音显得有些阴沉:“周统领,你随我来!”

    说完,陈寒直接朝着哨所外面走去。

    周军神色复杂了看了看两个神不守舍的士兵,随后快步跟上陈寒。

    陈寒阴沉着脸,朝陈宝山所说的水下岩洞方向走去。

    走出了许久远,周军终于忍不住了:“城主大人,军饷之事……”

    陈寒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周军:“周统领说说,这军饷是怎么回事?”

    周军咬咬牙:“城主大人,是这样的。”

    “十天前,陈管家……陈宝山发放了一八百万军饷下来,说是八、九两个月的军饷。”

    “城卫军普通士兵的军饷是五千一个月,老兵根据资历等级,大体在五千到一万之间。”

    “加上各级主官军官,还有辅兵、杂勤等,每个月的正常军饷是三千五百万左右。”

    陈寒点点头:“财务部拨下去的八九两月军饷,一共七千零二十万。”

    “这样说来,陈宝山父子是贪了五千多万?”

    周军脸色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说道:“也不是陈宝山父子全部贪了,还有各级主管、负责人也……就连属下……”

    他停了停,跟着一咬牙:“就连属下也收了六百万……按照属下的薪酬,只该得到五百三十万……”

    “还请城主大人治属下的罪!”

    陈寒摇了摇头:“本城主已经说过,除了陈宝山父子,你们以前的事情一概既往不咎!”

    他停了停,还是问了一句:“你收的六百万,是抵你的薪酬?还是另外又收取一份薪酬?”

    周军断然说道:“青玄城如此情况,属下拿了六百万,还要薪酬,岂不是禽兽不如!”

    “属下只取了五百三十万,剩下的七十万是发给陆战部的士兵。”

    “但……属下收到财务部拨下来的一千八百万,只够发放陆战部的一个月薪酬,因此水鬼部那边,八、九月和十月的军饷都没有发放下去。”

    “属下不敢欺瞒城主,绝对没有中饱私囊,若有半句虚言,愿拿项上人头谢罪!”

    陈寒点头,脸色缓和起来:“周统领何须说如此重话。”

    “只要你一心替本城主效力,本城主定然不会亏待于你!若是阳奉阴违,本城主也定当重罚!”

    “我现在就给你一个任务,查清楚到底是谁贪污了本城主下发的奖励,不论涉及到谁,都给本城主拿下了!”

    他脸色再次阴沉下来,怒哼一声:“好大的够胆!真以为本城主是傻子,把本城主的话当耳边风了!”

    &&&

    新书需要大家支撑啊,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不管成绩如何,凉水都会继续写下去,绝不太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