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那叫秦哥的猥琐胖子名叫秦江,乃是截教碧游宫金灵圣母的嫡传弟子。

    金灵圣母,截教通天教主麾下嫡传弟子之一,在通天教主的所有弟子中,排名第二,修为高深莫测,法力无边,在封神时代,曾经以一己之力,力战阐教三位金仙,战绩傲人,个人实力远胜于阐教十二金仙。封神之战后,被封为坎宫斗姆,乃是截教的传奇人物之一。

    而金灵圣母麾下弟子不少,但说到真正能学到她嫡传秘法的却只有一人,此人姓秦,便是如今碧游宫的秦氏开山祖师。

    碧游宫旁支众多,除了秦氏之外,还有赵氏、陈氏、徐氏等各大支脉。

    自从天地异变之后,上古时代的诸多仙帝神祗已然逝去,各大仙门仙宫传承一一衰落,而秦氏则乃是碧游宫唯一一支没有衰落的分支。

    不仅没有衰落,因为秦氏尽得金灵圣母嫡传,是以天地异变之后,反而越来越强大,高手强者层出不穷,隐然已成为当今碧游宫之主,掌控着如今碧游宫的话语权。

    而猥琐胖子秦江,正是当今碧游宫秦氏的嫡系传人,在碧游宫中地位极高。

    上一次在客栈中,秦江乍一见到玄冰,便以神识察觉出玄冰体内有七窍玲珑冰心,是以当时他才故意出言挑衅苏棋语,目的就是为了七窍玲珑冰心。

    苏棋语毕竟从小生活在密宗,对于俗世中人情世故,以及对坏人的提防之心适才有限,加上他修的乃是佛家咒法,对道家的神识了解十分有限,是以对这秦江一直没有提防。

    当时客栈之中毕竟人多,秦江虽然有意出手夺取七窍玲珑冰心,却碍于人多眼杂,于是他只好出言挑衅苏棋语,目的便是为了激怒苏棋语,只要苏棋语和自己动手,他便可以名正言顺的下手杀了苏棋语,然后再带走玄冰,取得她体内的七窍玲珑冰心。

    然而,当时的苏棋语因为害怕自己的身份暴露,是以直接无视了此人,秦江仍不死心,一直暗中跟着苏棋语,直到苏棋语和玄冰离开城镇,遇到金元大师,然后又恰逢熬兴有难,为了救熬兴,苏棋语不得不暂时将玄冰托付在金元大师。

    这倒是给秦江有可可乘之机。

    约摸一个时辰之前,也就是如此深入山脉救援熬兴之时,秦江趁苏棋语不在之际,潜入玄冰所在的山谷,明言要与金元大师叙旧。

    佛家向来以慈悲为怀,金元大师身为佛国神僧同样心底善良,但是善良之人往往也意味着对人失去提防之心。

    是以,金元大师当时并没有多想,便让这四人进入了山谷,却不料这四人进入山谷之后,暗中给金元大师下毒,中了蛊毒之人的金元大师一身修为被限制,无法动用半点法力。

    四人见金元大师失去了修为,唯一对他们有威胁的苏棋语也不在附近,于是便肆无忌惮的出手,没有反抗之力的玄冰生生被四人剖开肚皮,取出七窍玲珑冰心。

    这一切都被金元大师看在眼里,他愤怒,他懊悔,修为被限制他还可以使用肉身力量,当即他便冲上前,想要阻止这四人,可却被这四人生生斩断了一条手臂,然后将失去了七窍玲珑冰心的玄冰扔下悬崖。

    至于那头被苏棋语点化的狼兽,早已经被这四人吓退,逃走了。

    四人带着七窍玲珑冰心而去,独自剩下金元大师留在悬崖之上暗自懊悔,这就是这时,苏棋语到了,可也晚了。

    金元大师将事情的大概告诉了苏棋语,听完之后,苏棋语不禁浑身巨震,心底那股隐藏依旧的恐怖嗜血念头再次被点燃,犹如野火燎原一般无法抑制。

    也就是在这时,他身上一直被斗篷覆盖的黑色魔气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冲破斗篷,将苏棋语整个人都缠绕在其中。

    “这……这是魔气?”金元大师见状,浑身巨震,骇然道:“棋语,你,你竟然坠入了魔道?为什么?”

    熬兴和白寒见状,也同样大惊失色,可苏棋语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他们对苏棋语成魔一事不仅没有丝毫反感,反而心中多了几分兴奋。

    因为他们知道,苏棋语不管成魔,还是成佛,他救过自己的命,依旧还是自己的朋友,只要苏棋语一句话,他们可以为他上刀山下火海。

    “为什么?哼!”苏棋语冷冷一笑,道:“我之所以成魔,都是被这些人逼的!”

    “佛有何用?普度众生么?世间到处充满了黑暗,只有自己渡自己,方才是我的生存之道。”

    “你……”金元大师闻言,脸色骤变,光是听苏棋语这一席话,他就能判断苏棋语成魔已然是事实,也只有成魔之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佛魔!呵……这世间还从未有佛魔出现,原本你知佛国八百年来,唯一一个有希翼成佛之人,可惜了。”金元大师口中佛号,哀叹一声。

    苏棋语没有再去理会金元大师,抱起玄冰就要往秦江消失的方向追去。

    他适才过来之时,曾见到这四人慌慌张张的逃走,以他如今的实力此时追过去,或许还能追上。

    “哥,哥哥……”

    正在这时,怀中的玄冰突然醒了,她没有睁开眼睛,而是轻轻念着苏棋语的名字。

    苏棋语闻言,心中一痛,眼中泪水几乎控制不住,柔声安慰道:“妹妹,没事的,累了你就多睡一会儿,以后哥哥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苏棋语悔恨,非常悔恨。

    曾经答应过玄冰,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可没过多久,自己又一次让玄冰陷入危机。

    “以后哥哥不管去到哪里,都不会再让你离开哥哥身边,从此刀山火海,我都带着你。”苏棋语颤声道。

    怀中,玄冰闻言,露出了一丝艰难的笑容,甜甜的道:“真的么?哥哥说话可一定要算数啊。”

    她因为体内血液不能流通,是以话说非常吃力,声音细若蚊鸣。

    “真的,哥哥保证。”苏棋语伏在玄冰的耳畔,柔声道。

    “嗯!”玄冰轻嗯了一声,又问道:“玄冰想问哥哥一件事,人家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哥哥,你说爹爹妈妈到底爱不爱我?如果他们爱我,为什么还要抛弃我,以至于,以至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