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有人出声道。

    不过他的声音中气不足,听起来不像是在问别人,反倒是像在问自己。

    “公子?”有人看向徐凡。

    “不急,大家先过去看看。”徐凡出声道。

    听到徐凡的话,众人心下都是一跳,但还都是硬着头皮跟着徐凡,同时心中祈祷徐凡是真的有本事,不然他们可都要折在这里了。

    而周浩则是一直没有说话,他已经把这里的所有事情都交给徐凡了,他想看看徐凡会怎么解决这次的上屯村一事。

    随后,众人直接朝动静传来的方向走去。

    差不多走了三十多米后,众人惊讶的看到了满地的白骨。

    这些骨头大多完整,骨头雪白,看起来就好像是用塑料做的一般,但其实,它们就是真的骨头。

    从白骨旁边的衣物,不难看出,这些白骨的主人,可能是原先上屯村的村民。

    但上屯村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就变成了这副摸样。

    在百骨中,众人还看到其中一具白骨的手骨,已经碎裂,刚刚那声咔嚓的声音,很有可能就是它发出来的,至于是怎么发出来的,自然是有人踩到了上面造成的。

    但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人’,那就难说了。

    “公子,这?.....。”

    徐凡眉头一皱;“看样子,这些尸体应该就是上屯村的村民了,大家来的有一些晚了。”

    “接下来大家该怎么办。”

    “怎么办?自然是把这村子里害人的妖物给找出来,如果不把这妖物给解决了,接下来必然还会有村子遇害。”

    “救命啊。”

    “救命啊。”

    徐凡的话刚刚落下,突然,一阵呼救声传入众人的耳中,这声音有男有女,而且听声音的距离,离他们还不远。

    “公子。”有人看向徐凡道,此时此刻,徐凡已经成了他们这群人的主心骨,一切的决定,都是徐凡来定夺。

    徐凡眉头一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他的双眼也在同一时间化作两颗金色的太阳,散发出耀眼的金光,神异无比,也让周围的黑甲军对徐凡更加的敬重。

    “是人。”穿越重重的迷雾,徐凡很快就看到了那呼救声的由来。

    “走,大家过去。”徐凡出声道。

    随后一群人直接骑着马匹赶去。

    徐凡走在最前面,周浩紧随其后,随后是黑甲军士。

    马匹的速度不算慢,百米的距离,也不过几秒的功夫而已。

    吴妙妙现在很悔恨,她为什么要听信别人的话,和人跑来这个鬼地方,就为了见识一下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有没有妖。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的话,那么作死青年,绝对最适合她。

    “妙妙,你等等我。”在吴妙妙的身后,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正喘着气跟着,他一脸的憔悴,脸色苍白,不知道人还以为他刚刚大病初愈,但其实,他是被吓的。

    青年名叫王将近,是长安城王家的庶子,家道殷实,绝对算得上富家公子级别的了。

    而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他自己的缘故。

    他喜欢吴家小姐吴妙妙,他深知吴妙妙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女孩子,对什么事情都很容易生出好奇心,然后去探知它。

    尤其是对于鬼神之类的传说,吴妙妙从来都不相信,认为是假的。

    也正是因此,他在听说了上屯村的事后,利用上屯村可能存在鬼怪这个借口,把吴妙妙给约了出来。

    在加上两人是秘密前来的,所以并没有带丫鬟护卫随同,毕竟,如果带了丫鬟护卫,那么他们的父母也必然会在事后得知这件事,一顿臭骂是肯定不会少的。

    因此,他们只能偷偷的跑来。

    他们来的还比徐凡他们早,在来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上屯村的可怕摸样。

    当时王将近就打了退堂鼓,但想到吴妙妙就在旁边,他不能被她看扁,不然,想要让吴妙妙嫁给自己就更难了。

    于是,他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而吴妙妙因为好奇心重,加上死活不相信神鬼之类的,所以也跟着进了上屯村。

    在进入上屯村后,他们发生了一系列的诡异事情,比如说他们总感觉有人在暗地里注视着他们,但他们转过身后,又什么都没有看到。

    比如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脚步声。

    再然后就是,他们迷路了。

    他们已经在村子里走了一个多时辰,但不论他们怎么走,怎么做记号,走来走去,还是在来回的绕圈圈。

    这让两人已经开始奔溃。

    更加让人奔溃的是,那个一直躲在暗处的东西,出现了。

    他们好不容易才甩掉那东西,但此刻,不管是吴妙妙,还是王将近,都是一脸的苍白。

    “王将近,这个上屯村,到底存在什么东西?我这次可是被你害惨了。”吴妙妙的脸色同样苍白。

    那张精致的脸此刻挂满了汗水。

    身上的衣物也有一些脏,因为她刚刚逃跑的时候,不小心在地上摔了一跤,此刻看上去显得有一些狼狈。

    王将近闻言,也是一脸的苦涩;“这.....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啊。”

    其实王将近对于上屯村的了解也不多。

    而且,他得到的消息是,上屯村只是诡异的死了一些人,村子里还是有几百口人的,但鬼知道为什么他们来了之后,这里会变成这个样子。

    现在他也十分悔恨,为什么没事找事的跑来这鬼地方,被吓个半死不说,能不能离开这里都是问题。

    “不清楚你还带我来,你这家伙,以后都别想在靠近我。”

    “我....我也不希翼这样啊。”王将近一脸的无奈。

    就在两人相互埋怨的时候,两人突然感受到了地面的一阵轻微震动。

    两人下意识的一慌。

    很快,一支马队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让两人恐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反倒是一阵质问声响起,两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青年正骑坐在马匹上,在他的身旁是一个个身穿黑色战甲的军士,青年的目光正注视着两人,显然,刚刚说话的人,就是他。

    “公子在问你们话呢,哑巴了吗?”见到王将近和吴妙妙不说话,徐凡身旁的一个黑甲军士出声道。

    他们是刑部下隶属的特殊部门,跟明代的锦衣卫很相似,对于一般人来说,他们的权利还是很大的。

    “我....我叫王将近,王如海是我爹。”王将近被这么一呵,顿时下了一跳,黑甲军士每一个都是上过战场的精锐士兵,也是见识过血的,凶悍气息,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

    如王将近这样的公子哥,平时哪里被人如此呵过,顿时脸色更加苍白,语无伦次的把自己老爹的名字都说出来了。

    “我叫吴妙妙。”相比起王将近,吴妙妙就要镇定的多了。

    只要不是神鬼之类的东西,她还是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

    尤其是见到徐凡后,她发誓,她在长安城内,从来没有见过比徐凡长的帅的公子。

    尤其是当徐凡骑在大马上,俯视着她和王将近时,她感觉徐凡是那么的迷人。

    “王将近,吴妙妙?”徐凡眉头一皱,他不在长安城活的,这两人的名字,他也没听说过,倒是王如海这个人,徐凡知道一些。

    王如海,家里是做大米生意的,和林佑威差不多。

    不同的是,一个是在苏州,而一个主场则是在长安城。

    貌似王如海的大女儿因为长的漂亮,被选入宫中成为了妃嫔,虽然地位不高,但王如海也借此鱼跃龙门,在长安城内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

    算得上一个有实力的贾商了。

    至于吴妙妙,他却是一点不知道。

    所以,徐凡直接把视线移到了一旁的便宜老子周浩身上。

    直到这时,王将近和吴妙妙方才注意到,在徐凡的另一边,还有一个穿着红袍的男子。

    “周伯伯。”当视线落到周浩身上时,吴妙妙顿时一脸笑容的喊道,听那口气,她显然是认识周浩的。

    “妙妙,你怎么会在这里?”周浩眉头一皱,出声道。

    吴妙妙的老子叫吴通明,是周浩的下属之一。

    刑部是一个部门,自然不可能只有他一个刑部尚书。

    而吴妙妙的老子吴通明,便是刑部侍中,又称员外郎,正四品官员,也算得上是朝中大员了。

    周浩并没有多少朋友,但这个吴通明跟他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徐凡不知道吴妙妙和正常,因为以往的‘他’,就是一个闷骚货,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外面的一些事也是从来不打听。

    而吴妙妙的事情,他也是一点不知。

    吴妙妙不敢隐瞒,当即把二人的事情和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胡闹。”听完吴妙妙的话,周浩顿时呵斥道。

    吴妙妙被周浩这么一呵,顿时低下来头,就如同犯错了的小孩子一般。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也赶乱闯,真的是不怕死。”

    “周伯伯,现在还不是骂大家的时候,您还是想想大家该怎么出去再说,我和王将近那家伙走了一个多时辰了,愣是没有走出去这个地方。”

    “这周围的浓雾,是法术形成的,你们两个普通人,能走出去才怪了,也算你们的运气好,可能是那妖物刚刚杀了几百口人,现在正在消化中,没闲心理你们,不然,你们根本没机会见到大家,而是早就死在那妖物的手中了。”

    “妖物?不可能,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妖物。”听到徐凡的话,吴妙妙顿时摇头道。

    哪怕是到了现在,她依旧觉得这些鬼神什么的,是不真实的,或者说,她不愿意相信世界上存在着鬼神类的东西,因为她如果相信了,那么她的世界观就会被改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