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统,前面就已经是寿州军的防守营寨,不可再继续前进了。”斥候跟着刘威一路从寿州城下来到硖石山山口,指着那从山脚一直布置到半山腰连绵不断的防御营寨道:“属下安排人手试探过,寿州军防守异常严密,不分昼夜,我等找不到好机会摸进去一探虚实。”

    “你们之前不是从后山悬崖处爬上去过吗?为何不再增派人手?”刘威远远的查看这些营寨上面往来不断的人影,一边有些奇怪的问道。

    “都统有所不知,那些悬崖如今也行不得了。都统看山顶上的那面将旗了吗?上面有瞭望手,硖石山悬崖在这居高临下的瞭望手眼中,根本就是一览无遗,无处藏身。也就第一次大家上去过,后来就被他们给堵住了,还损失了好几名攀爬好手。”

    “此地防守如此严密,这个王成到底是在捣什么鬼?”刘威一时之间也看不出王成为何在这硖石山摆出了一个几乎滴水不漏的刺猬阵型,以在查看了半晌之后只能无奈退出,返回北城中军。

    而此时李神福在城内大张旗鼓的攻城战也告一段落,因为刘威只是让他去试试寿州军的深浅,所以他并没有尽全力,在攻了一个时辰之后就直接收兵,结束了这种近乎于无谓的试探。

    “你是说他们在城内把守的情况也非常严密?”李神福的汇报让刘威刹那间皱起了眉头,李神福虽然没有尽全力,但是对方在城楼上近乎于十八般兵器全部使出,将攻城的部队打的狼狈不堪的场景李神福可是亲眼见到的。那威力巨大的床弩自从开战之初就几乎没有停过发射,弩箭发射的密度甚至比自己攻城兵团还要多。不少士兵根本就没有摸到城墙就直接被这种威力巨大的弩箭给硬生生的穿胸而过。

    “城防如此严密,而且不惜消耗,这是不打算死守了?难不成指望着硖石山不成?”刘威和李神福两人在夜间一边巡查营防一边相互琢磨这王成到底是搞什么鬼。

    “都统,不如末将明日带人是试试硖石山如何?”李神福想了半晌也没弄明白王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只能将自己白天在南城的那一招放到硖石山去试试,毕竟打草惊蛇有时候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不用,明日我亲自提兵过去,你去通知田覠和安仁义,明日你三人一起发起攻击,看看王成在城内到底有多少兵力,把他们的意图给我打出来。”刘威摇了摇头道:“记住,明日起全力攻城三日,不要间歇,非如此王成不会露出自己的后手的。”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光盯着的却不是眼前的寿州古城,而是远处看不清楚的硖石山。

    第二天一早,庐州军大军杀气腾腾,除了北面以外,其他三面几乎同时发起大规模的攻城大战,无数的攻城武器在庐州军将士的蜂拥而上之后开始露出了自己狰狞的面目,粗壮的攻城锤几乎在弓箭手上前的同时就被推了起来朝着城门撞了过去。密集的弩箭和箭矢在空中闪过密密麻麻的黑点,飞驰在战场之上,只是短短片刻之间,就带走了无数的生命。城楼上的寿州军一开始的时候被这种猛烈的攻城力度给打蒙了,攻势最强烈的南城甚至差点被李神福一举突破,关键时刻,刘启山带着亲兵亲自接过了战况最激烈的地段,不惜以全队亲兵近乎全部阵亡为代价,以血肉之躯硬生生的阻拦住了李神福的步伐,将已经攀爬上来的庐州军逐个斩杀,稳住了局面。

    而其他两面城墙的战斗虽然没有南城惨烈,但是安仁义和田覠亲自带队冲锋,还是让守城的寿州军看到了庐州军的血腥和坚韧,双方围绕着寿州古城墙厮杀近一日,到了下午时分甚至卢静都直接将后备军投入了战斗,以接替已经损耗过大和疲惫不堪的原守城军队。

    而城下的庐州军也几乎是新旧交替不断上前,因为没有城墙作为掩护,他们的伤亡比起寿州军更加明显,鲜血在将古城的城墙直接染红,到处都是弩箭击杀的庐州军的尸体,密密麻麻的礌石滚木几乎是不要钱的一样从城楼上扔出,砸的企图依靠云梯攀爬登上城楼的庐州军哭号不已。甚至寿州军为了加大防守力度,直接将古老的金汁防御的办法都搬了出来,无数的粪便被熬煮之后泼了下来,惹得整个城下之下臭气熏天,逼得亲自攻城的安仁义咒骂不已。

    寿州城这边攻防双方几乎是竭尽所能施展自己的手段,刘威和周本这边倒是没有多大动静,除了虚兵守着北城之外,刘威直接率领一支精兵直奔硖石山,也开始了攻击的步伐。他这一支精兵是精心挑选过的,原本几乎都山民,对于登山作战很有一套手段,三千多人几乎是一刻不停的朝着硖石山阵地而去。

    “这个王成不会是将寿州的武库都给搬空了吧?”刘威见到自己的兵马一出动,对方还击的力度就异常的猛烈,箭矢如雨而下,而去不断有大石混合着火油点燃之后滚落下来,几乎算是将整个硖石山的山口附近所有的柴草树木都给点燃了,滚滚浓烟直冲云霄,逼得自己的部队数度无功而返之后忍不住皱眉不止。

    “都统,这山上不像是只有千余人马驻守的样子,末将试过两面攻击的办法,他们反击的力度和一面攻击差不多,至少人数不在我军之下,而且居高临下,周围也无遮无拦,我军贸然攻击只怕不易。”周本被烟火熏得灰头土脸,一把扯开身上披着的甲胄摔在面前道。

    “寿州军在山腰布置了大量的弓弩手,强攻只怕不易。你去让斥候去找下当地的山民,看看这山上的水源地在哪,大家去堵他们。”刘威见到对方主动放火,将自己的军队直接逼得进退不得,心头有了计较之后道。

    “对啊,这么多人在硖石山上没有水根本就待不住,末将马上去办。”周本恍然大悟之后马上兴冲冲的收兵而去,同时让斥候出动,去硖石山周围去寻找当地的山民。

    “先收兵吧,守在这也不是事。”刘威将旗一摆,大军徐徐后撤,随后离开了硖石山返回西城军营驻地。

    “哈哈,这个刘威走了?看不出来他倒是沉得住气,不过也快了,这么多人,我还放了一把火,就不信这位大都统想不到症结所在。”硖石山上,阿贵露出了自己的身形,随即招呼身边的将领道:“马上安排下去,将营中所有的器皿都拿出来,装满水,这个刘威明日估计就要断大家的水源了,这里至少要守住十天以上。”

    “将军说的是山下的那条小河?可是大家不是——”这名将军有些疑惑不解,但是随即就明白过来了,急匆匆领命而去。

    周本的动作很快,几乎就在当天晚上李神福等将领前来北营议事的时候,就带着好消息回来了。

    “硖石山的水源地在山北的那条小河?”刘威有些惊疑不定,随即问道:“如今是八月份,那条河流不会断流吗?山上那么多人——”

    “启禀都统,那条小河水量不大,但是寿州军在河滩上打了几口井,水量很大,足够满足数千人之用,大家的斥候趁着天黑摸过去看了一下,确实如此。”周本道:“寿州军在那里布置了数百人防守,不过防范倒是不严,斥候趁着天黑可以摸到河滩上。”

    周本的话让刘威点了点头,李神福则在一边和安仁义对视一眼之后接过话茬道:“帐前都暗线出城送来情报,说是今日城内寿州军已经动用了后备军,而且王成征集的壮丁也开始加入正军作战,想来是兵力不够所致。”

    “后备军加入进来了?”田覠来得晚,没有和李神福说上话,所以此时听到这个消息忍不住拍掌笑道:“都统那还等什么,明日加大力度攻城便是。今日我等是三面攻城,他王成就投入了后备军,那明日大家就四面急攻,数日之内他的兵力必然会消耗殆尽,到时这寿州城也就不攻自破了。”

    田覠的话引来了安仁义的赞同,毕竟今日他们三人虽然竭尽全力,但是还是有很多手段未曾来得及施展,等到明日后日自然攻城力度会更大,到时再加上北面中军也加入攻击,必然可以让王成首尾难顾,只要一处城防被他们突破,那么寿州城也就被突破了。失去了城墙的阻拦和掩护,光凭城内巷战,他们有把握打赢这一战。更何况城内的那些大家族本就是倒向庐州,城墙一破,寿州全境自然是被彻底拿下了。

    “都统是不是有什么顾虑?是不是在怀疑帐前都的消息有误?”李神福见到刘威沉吟不语,在众人说完之后问道。

    “帐前都的消息有没有错我不知晓,我只问你们一句,今日攻城你们可曾见到王成出现?”刘威面上出现一丝沉吟之色,随即问道。

    李神福一时之间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转头和田覠、安仁义相互对视一眼之后摇了摇头道:“不曾见到王成本人,即使是在南城最危急之时,也只有刘启山亲自领兵镇守,就连他的亲信部下也不曾出面。”

    “明日你们三位继续攻城,有多少手段就使多少手段。”刘威点了点头道:“既然城内寿州军兵力已然不足,那么也好,周本明日你领兵继续围攻硖石山,暗中派遣一支精锐端掉他们的水源地。”刘威忽然展颜一笑道:“如我所料不错,数日之内寿州城必被拿下。”

    刘威否决了李神福等人的提议,但是脸上露出的那一丝微笑却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信心所在。安仁义和田覠也不问原有,迅速赶回自己的军营坐镇,李神福则独自留了下来道:“都统的意思是?”

    “神福是猜到了?”刘威笑道:“城内不是守军不足,而是缺乏调度,所以才会被你们三面围攻之后有些手忙脚乱。因为寿州军的主心骨不在城中,而在硖石山。”说到这里刘威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此人不简单啊,寿州弹丸之地居然都能让他玩出这么多的计策来,实在是一员不可多得的良将,如果能够收服过来,必然会给主公帐下增添一员独当一面的帅才。”

    “那都统如今的办法是?”李神福点了点头,这一点他的确是猜到了,只不过他不明白刘威的计策是什么。

    “陪着王成演完这出皮马戏,他既然想在我军突袭城中的时候突然出手,那就顺着他的道走便是。”刘威笑道:“你们三面围攻不止,逼城内出现险情,我则继续攻山,留下北营中军不动,等他来攻。”刘威说到这里忽然道:“神福,你留下一支精锐在手,不要多,千人足矣,等到北营这边有人传讯,便马上率军杀过来,到时务必给我生擒王成。”

    “都统放心,末将领命。”李神福抱拳行礼之后才离开,他的武艺非凡,要想在万军丛中活捉王成,也就只有他能做到。

    刘威定下计策之后从第二日开始果然寿州城被三面围攻之后,城内的情况越发紧急,虽然刘启山和王虎等人数次率军冲杀,不间断的和扑上来的庐州军冲杀不止,但是在对方的鱼梁大道已经接近城墙之后,攻城一方的优势逐渐开始明显起来,顺着这垒土直接抵达城墙上的优势,无数的庐州军士兵冲上城墙,双方在这一线几乎是打了整整一个白天,各种手段用尽,无数生命在白天丢在了城墙上。等到晚间收兵的时候甚至前来打扫战场的寿州军都分不清到底那些是自己人的尸体。

    而在寿州城那边攻杀不止的时候,硖石山这边也开始真刀真枪的厮杀起来,在周本率军突袭了寿州军的水源地之后,双方围绕着这片河滩是连续拼杀了好几个回合,周本依靠着一股悍勇之气和刘威在关键时刻投入过来的援军硬生生的挡住了山上寿州军的反攻,将此地牢牢的守住了。

    “将军,今日看到了王成的副将在山上现身。”周本身上挨了一刀,差点伤到筋骨,此时身上被绑成了一个大粽子,但是情绪倒是很好,在立威面前道。

    “此战之后我会亲自为你向主公请功。”刘威亲自拍了拍周本的肩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明日就能看到分晓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