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了底气,秦洛不由自主的嘴角上翘,勾勒出一抹笑容。

    琨哥见状,有些焦急而疑惑的问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

    “呵呵,我想好该怎么讲了。”秦洛一脸自信的笑容。

    “哦?你要讲什么内容?”琨哥等几名学生家长都一脸好奇的看了过来。

    秦洛却没说,而是故作神秘的点点头,“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我先过去候场了。”

    此时台上已经在进行最后一个节目了,之后就要上台发表晚会闭幕演讲,对学生发表新年祈愿。

    秦洛点头示意一下,随后顺着中间过道走到舞台侧面的位置,等候上场。

    “诶?”

    “那是秦洛?”

    “他怎么去那边了?”

    “这是要登台吗?他也有节目?不可能啊!”

    秦燕在诗朗诵结束之后就回到自己班级的位置,对于秦洛被临危受命上台演讲的事情暂时不知,所以看到他站到舞台侧方候场,一脸奇怪。

    秦燕想过去询问一番,但是碍于周围的环境,只能压制了这个想法。

    不仅仅是她,班上的同学也都知道秦洛是秦燕的表哥,此时也都不明所以地看着那边站着的秦洛,不知道他站那里是干什么呢。

    有一些老师见状也是不太了解情况,他们都跟后面坐着的,没有听到第一排校领导的说话。

    “那是谁啊?”

    “最后不应该是校长上台致辞吗?”

    “校长还在医院来不了,那是秦洛,临时顶上去的。”

    “秦洛?那个今年央视春晚表演《卖拐》的秦洛?他不是明星么?怎么会出现在咱们学校?看情况还要上台演讲?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找到秦洛顶替校长呢?咱们学校没人了吗?”

    “呵呵,还真是没人了,没稿子大家都不敢上台,最后还是摆脱的秦洛上台顶上。”

    一些老师议论纷纷,交流着一些消息共享。

    三分钟后。

    最后一个歌舞节目也演完了。

    全场立时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接着,主持人张老师上台了,笑呵呵的说道:“今天的2019棋盘中学元宵晚会到此结束了。下面,是晚会的最后一个环节。”

    “因为刘校长身体有恙,无法赶到现场,闭幕致辞的工作现由本校毕业生秦洛代为演讲。”

    “现在,让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有请秦洛登台闭幕致辞,大家欢迎!”

    此话一出,现场先是一静,随后瞬间掌声如雷。

    在场的很多人都是不知道这个情况的,毕竟是突发情况,突然就听到秦洛要上台发表闭幕致辞,大家的热情更加高涨。

    在央视春晚之后的现在,秦洛的人气更是大涨,荣获2019央视春晚最受观众喜爱的节目和明星,双榜第一,这个就是明证。

    在场的每一位学生,学生家长,以及学校教职工,很多人都没有看到秦洛,但是都听说过秦洛,做梦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可以亲眼看到秦洛这个时下最火的大明星!

    今天这个元宵晚会来的值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

    顿时整个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

    “燕子!燕子!是你哥啊!”一个男孩儿叫道。

    秦燕也瞪大了眼睛,“我哥致闭幕词啊?怎么会这样?!”

    有一名女生担心道:“你哥看来是临危受命,没有什么准备,这个闭幕词可不好说啊,说不好就惹麻烦了!”

    秦燕却对秦洛有着绝对信心,一脸自信的说道:“不会的,我哥是谁呀,他可是秦洛啊,肯定能说好!咱们学校所有老师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我哥的才华!”

    “嘘,你这话小心被老师听见,肯定给你穿小鞋。”一名女同学提醒了她一下。

    “放心没事,李老师也是我哥的粉丝。”秦燕话虽如此,但是声音也不由自主的降低很多,以免真的被人听了去。

    “校长来不了?”冯莉莉蹙起了眉头,她刚刚被秦燕抢了风头,心中对秦洛就有了小意见,不想看到秦洛继续出风头了,“秦洛行吗?他可什么都没有准备啊。他一个搞诗词文学的,但现在闭幕致辞可是与教育有关啊,根本不搭嘎啊,他能说的好吗?”

    另个与冯莉莉交好的女生也点头附和道:“是啊,比诗词歌赋,咱们老师都不是秦洛的对手。但是比教育范畴的文学感悟,十个秦洛也肯定不是校长的对手啊。况且,秦洛还没有准备过稿子!”

    一人迟疑道道:“会不会是拿了校长之前的稿子?”

    冯莉莉摇头道,“肯定不会,要是有校长的底稿,那几个副校长早就上去讲闭幕词了,何必找到秦洛让他救场?”

    “对啊。有道理,这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等着看了。”

    秦燕瞥了冯莉莉一眼,一脸自信的说道:“不要小看我哥,他的文采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肯定能说好。”

    一名男生迟疑道:“可这是闭幕致辞新年祈愿啊,秦洛之前又没说过,还是教育性质的,他肯定不会这个啊!”

    秦燕看看他,道:“我哥肯定可以的!咱们以为他不懂这个,也只是咱们没有听我哥在公开场合说过教育有关的文学思想,不一定代表我哥就不会。嗯,看看就知道了。”

    话虽如此,但是秦燕最后还是小声祈祷一句道:“天灵灵,地灵灵,表哥你快快显灵!”

    ……

    “何老师。”一个老资格的老师听到报幕,顿时笑了,看向身旁的何老师,“你怎么看?”

    何老师也摇头笑笑,“这个秦洛,太自不量力了。”

    旁边一个跟何老师关系很好的老实也道:“早听说这个秦洛一副铁齿铜牙,我还真不信,今天我也听听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怎么让秦洛上去了?”

    “闭幕致辞新年祈愿这么大的事情,轮到谁也轮不到他啊!”

    “是啊,他都不是咱们学校的人,怎么会轮到他上呢?咱们可都搞教育搞了几十年了!”

    “校领导还挺信任他,就看他弄砸了该怎么收场吧!”

    “去年校长的闭幕致辞新年祈愿就说的很有教育性,珠玉在前,看他今天还怎么讲?!”

    很多老师一下子说上了!

    尤其一些老资格的教育人士,都不太看得上秦洛。

    副校长和教务处主任等人也都有点不放心地看着台上,他们也是没办法才让秦洛救场的。

    唯独李老师神色如常,望着走上舞台的秦洛,她对秦洛轻轻点了点头。

    此时,秦洛已经摘掉了围巾和墨镜,露出了真面目,走到了舞台中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