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落到了李锋的头上,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最重要的是,事情好像并不只有徐副科长说的那么简单!

    师长肯定有事情没说,李锋也不敢问,所以就准备离开了。

    一旁的大陈旅长在这个时候悠悠的说了一句,

    “快去吧,这一次离开,没有三个月是回不来的,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你这个胖子脸皮也不是那么薄的人呐!”

    虽然小胖子很认可大陈旅长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对方的话不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

    我脸皮不薄!

    意思是说我脸皮厚吗?

    肯定不是!

    小胖子的心中疯狂的自我安慰着,随后朝着众人看了一眼便走出了大门,赶紧去找媳妇儿,三个月见不到了,也不知道沈怡会有多想自己。

    这人一旦出色起来呀,就连对象都崇拜自己!

    在小胖子无限的歪歪之中,徐副科长看着他的身影走出了师部,便合上文件夹,轻声的说了一句:

    “你们真的能确定这个家伙靠谱?”

    “任务的事情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大家相信李锋的能力,但……”

    说到这里,大陈旅长看了师长一眼,后者马上把话接了过去,道:

    “是这样的,相信你也了解李锋这个人的性格,就和我大部分部下一样,性格怪得很,动不动就要撂蹶子。

    最重要的是他太冲动了,能动手的事情,他一定不会动嘴。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更不用说他还有着与冲动相匹配的能力。

    但恰恰是因为这样的好事儿会造成不必要的影响,所以大家一直在压着他,希翼磨一磨他的性格。

    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没有什么效果,所以大家才有些担心呐,这个胖子要是半路搞出一点别的事情出来,能不能收场还是两说呢!”

    师长不是不相信小胖子的能力,而是不相信他的人品。

    徐副科长无话可说,顿了半天也没蹦出一个屁来,只能默默地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

    老鹰一直在挠的腮帮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鱼刺卡住了,一副猴急的模样。

    马老三则是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在回忆着曾经的快乐,就是不知道他曾经断掉的那根肋骨是否快乐。

    二狗子就利害了,到现在肚子里面还有些翻滚呢,尤其是师部的人特别好客,一听说是黄水镇的小胖子过来了,直接上荤菜呀。

    二狗子刚刚吐完,这就上来了荤菜,那种感觉实在是……

    呕~

    大狗子一直在拍的兄弟的背,他也不知道怎么办,这晕车到底算不算个病啊?

    他们刚刚听完了李锋的叙述,总觉得老大这一次做了一件怪事儿。

    明明接了一个任务,却不知道究竟该先从哪里下手,而且他们的帮手也不多!

    “我说老大,咱们去天津就去天津吧,但是你起码得告诉大家去天津干嘛吧!”

    老鹰率先问了出来,这个家伙在自己人面前向来都耐不住性子。

    李锋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暂时还不能告诉他们,现在重庆那边的人提前动手了,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顺利的拿到情报。

    “具体的事情你就不需要知道了,那份情报是高度机密,就连我知道的也不多。

    你们只需要知道一定要拿到那份情报就可以了,至于什么时候动身的问题,大家需要等待上级的命令。”

    “行吧!那天津那边有没有什么人能和这边联系上的?”老鹰再问。

    小胖子摇了摇头,他哪知道这件事情,负责接头的人还没商量好吧,要不然徐副科长不会不告诉他。

    “那究竟有多少人会去天津呢?”

    马老三坐在树下,这样问道。他关心的问题是重点,毕竟人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而且都必须是精英才行。

    小胖子捏了捏下巴,随后道:

    “师长让我自己确定一下人数,这方面他没有给我下紧箍咒,不过他好像还会再派一个人,说是为了监督咱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放心咱们就别让咱们做呗,还派个人来监督咱们,多此一举!”

    小胖子的抱怨。很明显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回答,所有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再用某种方法回答的小胖子的问题。

    是监督你吧!

    很明显,就连老鹰都觉得胖子不靠谱,喜欢瞎搞,那就说明上级的做法是无比的正确。

    “行啦行啦,赶紧休息一下吧,听说等会儿还会让咱们去上课,天晓得师长为什么会这样做,咱们是当老师的料吗?”

    一群人很快散开了,小胖子撇了撇嘴,什么表情嘛?他是那种不值得信任的人吗?

    可笑!

    摆了摆手,不理会老鹰他们,径直往医院的方向走去,得和媳妇儿告别才行。

    沈怡从总部回来就冲向黄水镇的事情,又被那个大嘴巴的护士捅了出去,现在医院里面的人大部分都知道了。

    所以沈怡刚刚回来就有许多的人凑上了调侃她,弄得沈怡的脸羞红不已。

    “哟,沈怡姐,跟大家说说呗,那个小胖子有什么好的?能让你这么上心!”

    “没什么,我就是听说她出了危险,过去看看而已,你们别多想。”

    所谓说明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啊。

    沈怡越这样说,别人脸上八卦的神情就越浓烈,女人都是这样,有一点事情都要上来八卦一下。

    沈怡越发的羞涩,不过脑袋里却逐渐浮现出一张小胖脸……

    “沈怡~我来看你了!”

    就在一群人调侃沈怡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紧接着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顿时,四周变得鸦雀无声。

    小胖子自认脸皮厚,可是被七八双眼睛注视着,再厚的脸皮也绷不住吧。

    “呃……人好多啊!我要不要先等你们聊完……哎哎,别拉我呀!”

    “进来吧你!”

    嘭~

    小胖子还没来得及跑呢,就被一帮护士强行扯了进来,院长刚刚走到房间的门口,想顺势进去的时候房门突然关上,差点把他的鼻子碰出血。

    “这是怎么回事儿?”

    院长刚刚想敲门,旁边就有一个医生走了上来,笑道:

    “行啦院长,里面的一帮小姑娘加个胖子呢,你就别进去掺和啦!”

    “我……”

    院长最终还是无奈的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这一次就先让那个胖子得意一下,改天不从他身上讹个十万八万的,他就不当院长啦!

    不对,不是讹,应该叫借,有借无还的借。

    小胖子被强行拉进了房间里面,还被强行按在了凳子上,和沈怡肩并肩的坐在一起。

    这让他有些奇怪,一群小护士是想逼良为夫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