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轮国西北之地。

    那里有一座城池,名为枫城。枫城不算大,但也是颇为的繁华。

    大街小巷上车水马龙,人流不息。到处都是卖力的吆喝声。

    而此刻,一声愤怒的尖啸突然在街头响起。

    “抓住他们!”

    “都给我追,一个都不要放过!”

    “……”

    随着一声声咆哮,那原本略显拥挤的街道上突然一阵骚动。顿时鸡飞狗跳,怒骂不止。

    只见人群中奋力地窜出五道衣着朴素的身影,个个还浑身带伤。

    “跑!快跑!”

    这五人披头散发,面带惊恐,顾不得身上严重的伤势,跌跌撞撞地朝城门的方向一路狂奔。

    周围的过客仿佛都事先知道一般,提前早就朝两旁闪了开来,或是叹息又或是幸灾乐祸地看着眼前你追我赶的画面。

    待他们离开这条街道,他们这才走上街头,三五成群地并肩而行,议论声不断。

    “这沈家的人可真够倒霉的,怎么又被碰到了。”男子摇着头叹息地淡笑道。

    “谁说不是呢!这应该是这一年中的第三次了吧?”旁边的人附和道。

    “看来沈家是真的完喽!”

    旁边的另一人也是感慨道“想当年这沈家在大家枫城是何等的风光,谁曾想风水轮流转,竟然被宋家联合外势力一起将这沈家赶出了枫城。也不知现在的沈家没落成什么样了!”

    “切!那还用想?看看现在的宋家有多么嚣张就知道了。反正不管怎样,那沈家怕是再也无法恢复往日的风光了。”

    “是啊是啊!”

    “也不知道沈家的人是怎么想的?既然逃出了枫城那干脆走得远远的,干嘛还要回来?找死么?”

    “谁知道呢。”

    “……”

    且不管街头上众人如何的感慨,远处那拼命狂奔的五人可是身处险地,情况是越来越不妙了。

    那五人之中为首的中年男子先是扭头愤恨地瞪了一眼身后的十余条疯狗,这才面目狰狞地沉声低吼道“分开走!记住,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们抓到!!!”

    其余四人面色坚定,坚定中还带着无比的怨恨,当下狠狠地点了点头。

    他们都明白自己要是落在这群人的手里,将会受到何种残酷到令人发指的折磨。为了沈家,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家人,他们绝不能落入他们之手。

    霎时,五人咬牙身形暴窜而出,竟是朝五个不同的方向逃窜而去。

    身后那为首的持刀护卫先是一愣,而后狞笑着大叫道“给我分开追!”

    众护卫齐声领命,大笑着朝不同的方向追了过去。

    期间,这些宋家的护卫们与不少城卫军都擦肩而过,但双方竟然无视对方。

    这么多人持刀行凶,城卫军竟然不管不问,甚至还有意避让了开来。这一幕令许多从外乡赶来的过客都是大惊失色。

    “奉宋家主之命前来追杀沈家余孽,你们快让开!”持刀护卫皱眉大喝一声,其速度在众多城卫军面前丝毫没有减缓。

    众城卫军都是眉头一皱,但都一言不发地微微避让。

    见此,这些持刀护卫们纷纷大笑着追了过去,那般模样可谓是猖狂至极。

    目送那些迟到护卫们离开,那些城卫军这才小声地交谈了起来。

    “我呸!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算了吧,人家有宋家撑腰呢!”

    “城主大人也真是的,竟然下令不要出手!看看那些宋家的走狗现在有多嚣张,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宋泰生出个好儿子,在陈阳王手底下做事,城主大人也惹不起啊。”

    “……”

    且不管其他人如何的议论纷纷。

    原先分散逃命的五人,其中有四人在半盏茶的功夫便被纷纷追上,顿时激战在一起。

    过往的行人都是吓得面无人色,惊叫着纷纷逃离了原地。那原本略显拥挤的街道瞬间空旷了起来。

    而街道的正中央,此刻有四五名护卫围在一起,持刀狠狠地劈砍在一名手无寸铁的中年男子身上。

    中年男子惨叫数声,当即倒在血泊中剧烈地挣扎颤动着。

    那些护卫们狞笑着,残忍地一刀一刀劈砍在男子的尸体上。顿时血液飞溅,肉末横飞。

    很快,那血泊中的尸体再无人样,几乎被剁砍成了恶心的肉泥。

    “竟然敢帮沈家做事,这就是下场!!!”

    护卫们随口吐了两口唾沫,扭头冷笑着朝人群沉喝一声,这才大步流星地离去。

    周围的人群久久不敢靠近这里,远远斜视一眼街上的那一堆肉泥随即马上飞快地离去。

    直到许久城卫军骂骂咧咧地出来收拾了这里的烂摊子……

    沈一顺本是原枫城沈家的一名护卫小队长。自沈家没落后,他是为数不多仍旧为沈家效命的护卫。

    沈一顺打小就流落街头以乞讨为生,是沈家家主机缘巧合下将他带回了沈家。他这才有机会出人头地,习得一身本领。可以说是沈家对他是有着救命之恩的。

    再加上当年沈家遭到宋家突袭之际,这沈一顺的家眷也不幸遭了毒手。因此,他甘愿同没落的沈家一起流落他乡,期盼有一天沈家能够东山再起,再次杀回枫城将宋家连根拔除。

    他明白,这一切仅靠他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所以他一直在忍,心甘情愿为了沈家的发展奔波忙碌。只要看到沈家能强大一分,他报仇的机会也就多了一分,心里也就越加充满干劲。

    这一天,他带着四个弟兄乔装打扮混进枫城,本是想去集市买一些盐巴之类的生活必需品,怎料恰好碰到了宋家的护卫分队。

    本来,以沈一顺五人现在的打扮应该是无人相识,岂料恰好有人曾经见过沈一顺。

    宋家的护卫一眼便认出了他这个沈家前护卫小队长。两波人这才发生了之后的种种。

    看着眼前拥挤的城门,刚从街头窜出来的沈一顺面色发苦。

    此刻,沈一顺身后的街道上也响起一声声怒骂。

    “别让他跑了!”

    “给我追!”

    “……”

    沈一顺面色一变,当即不再犹豫,如同蛮牛般横冲直撞,推开层层人群,拼命朝城门的方向逃窜而去。

    顿时人群中一阵骚乱,左右推搡,怒骂不止。

    城门附近的骚动当即引起了守门将士们的注意,纷纷提枪拔刀,欲要上前阻拦。

    沈一顺边挤边连忙喊道“我是沈家之人!”

    与此同时,沈一顺还从怀里掏出一块沈家独有的黄色令牌高举过头顶。

    众将士定睛一看,竟是收起了手中的兵器,不仅没有阻拦沈一顺的去路,甚至还一声不吭地朝两旁纷纷退让。

    更古怪的是,那些过往的人流一听是沈家之人,竟然再无人出声喝骂,反倒是用一种莫名的神色目送着沈一顺的离开。

    那沈一顺见怪不怪,面色大喜,忙道一声谢后便急忙飞窜出了城门。

    这沈一顺一旦逃出了枫城,那便是天高任鸟飞。那宋家势力再大,也最多只是能在枫城只手遮天罢了,不可能把爪牙触及到枫城外的每一个角落。

    “你们竟然放他走???难道不知道他是沈家的走狗吗?!!”那为首的宋家护卫气急败坏地推开人群来到城门前,满脸怒容地朝守门将士们大声斥责道。

    身披铁甲的将领神情淡漠地回道“知道!”

    为首的宋家护卫虎目一瞪,怒叫道“知道你还放他走?”

    守门将领微微偏头瞥了他一眼,冷冷地道“江湖恩怨江湖结,与我朝廷有何干?”

    宋家护卫呼吸一窒,满脸的不甘,怒笑道“好好好!”

    “你等着!我看你这护卫军校尉不想做了!”

    “呵呵!”守门将领顿时一阵冷笑。

    “我这校尉能不能做得了那是城主大人决定的,何时由你这宋家的狗腿子说了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