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文总,对不起。”文红的助理这一次真的是被文红给吓得不轻呢,文红好久都没有发过这么发达的脾气了,她也知道文红是发生了什么了,文红是对姜非墨没什么办的,所以才会一直对他们发泄怒火。

    文红的保镖现在正在外面淋雨呢,刚才还是晴天,现在马上就下起雨来了,不过这正好符合了文红的心意了,她的那个废物保镖,真的是一点都保护不了她,她真的是气死了,正好下雨了,就让他在外面淋一下雨,好好的反省反省自己这样子。

    其实这件事情助理本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错误的,不过她已经习惯了被文红这个样子的对待了,只要文红不开心了,那就是她错了,她也没办法反驳,一旦她说了什么话让文红更加的不开心了,那就彻底完了。

    她现在只能默默地降低一下她的存在感,不要让她的存在感那么强烈了,不然文红肯定会更加疯狂的骂她,变着法的骂她这样子。

    文红对着这个助手骂了好一阵子,助手只是默默地听着,也不反驳,唯一说了的话就是对不起,这让文红很烦躁,她就像找个理由发一下火,骂一下人,骂的这个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有一种一拳打到棉花上面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文红很不舒服。

    “你难道就只会说对不起吗?你的老师只教会了你这三个字吗?一直在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你个大头鬼哦。”文红气冲冲的说着,这个人看来真的是皮痒了,一点反应都不给她。

    “红姐,是我错了,对不起。”助手终于说出来了几个其他的字,但是这几个字真的让文红气不打一处来,文红本来就已经够生气了。这个人还要过来挑战文红忍耐度的极限在哪里,文红爆发了。

    “啪!”清脆的一个声音回想在了酒店的房间里面,甚至还有一点回音,文红这一巴掌直接用了十成的力气打在了助理的脸上,助理一脸懵逼。

    她只知道文红会骂人,而且骂人特别的利害,她还不知道文红居然会动手打她,其实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呢,文红明明就是为了发泄,才一直骂她,她没有想到,文红居然对她动手了。

    助理真的是惊呆了,捂着脸没有反应过来。而文红打了这一巴掌之后,整个人就舒服多了,打人的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

    不过因为用力过猛,文红的手掌有那么一丢丢的痛,她甩了甩手,缓解了一下疼痛,至始至终都没有往她助理的脸上看过一眼。

    她的手都这么痛了,那么她助理的脸应该是痛成了什么样子,应该可以想象得到的,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愿意去想象,文红就是这么自私,她发泄完了,她的心情舒畅了,可是她的助手却累打的自闭了。

    “我告诉你,你就是我养的一条狗,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我不高兴了,可以一脚把你踹出去!”文红看到助手一脸懵逼的样子,她决定要好好的“教育”一下她这个助手了。

    这个助手是留在她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个了,也是唯一的一个梦受得了她的臭脾气的助理了,至少暂时看起来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文红当即决定,要给这个助手说一下她的规律。

    文红说话可以说是很不客气了,一部分的原因是这个助手完全不值得她用客气的语气跟她讲话,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文红虽然发泄了一点了,但是还是很生气,很耻辱,就借着这么对待她的助手,来找回来一点自尊这样子。

    助手终于是回过神来了,她这么没有想到文红会动手打她,所以被打的一瞬间,她也是一脸懵逼,都忘记了疼了。

    不过现在她还不可能去违背文红的意愿,虽然文红打了她了,但是她还是要坚持一段时间的,毕竟她的工资还没有给发下来呢,如果她就因为这件事情就辞职不干了的话,那她前两个月不就白干了么?她才不愿意白白的让文红赚了一个免费的劳动力了。

    “文红,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助手卑微的说着,其实她早就已经怒火滔天了,但是她不能发作,只能慢慢的自己把这一份火气给消灭了,也是幸亏她心比较大,不然她很有可能就自闭了。

    文红发泄完了怒火之后,目光飘向了远方,作为m城唯一的一个主宰m城的人,文红不相信在她的地盘,姜非墨还能把她怎么样。

    深呼吸了一口气,文红给国内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就是小龙给文红先容的那个人的电话了。经过了好几天的考察,文红终于是确定了小龙的那个兄弟真的是一个好苗子,只要稍微培养一下,以后一定会是一个栋梁只才。

    “怎么样了,有没有我儿子的消息?”文红问着,她现在也不指望着姜非墨能放过姜非白了,所以她只好自己去找人了,她把事情交给了这个新来的人,来表达她对这个人的重视。

    “文总,你先不要着急,我这边很快就会有线索了,我已经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了。”那个人对文红说着,“不过现在不能着急,我只能通过这些痕迹顺藤摸瓜去找一找。”

    那个人说着,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样,如果换成文红的其他手下的话,这一次回答她的肯定就是三个字,对不起,尽力了之类的东西了。

    殊不知,文红最讨厌的就是对不起这三个字了,只有弱者才会一直用对不起来道歉,来帅锅,而真正有能力的人,永远都不会说出来对不起这三个字的,当然了,他们把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妥善的办好了,自然是没有理由再说对不起的了。

    “好。那你继续跟进这件事情吧。”文红听到说已经有一点线索了,也就放心了一点了,原来姜非墨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那么天衣无缝的,如果姜非墨的计划真的很完美的话,那么她的手下就不会发现这一点蛛丝马迹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