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吴神父还心存侥幸,想要保存教堂的名声,让教堂不弱于茅山派一头,让酒泉镇的居民继续信教堂!

    吴神父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要教堂能够发扬光大,为此他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是性命也在所不惜!

    所以,即便是自己也被僵尸咬了,性命危在旦夕,吴神父考虑的也不是自己,而是教堂的名声。

    只是现在,已经走到了绝路。

    不走不行,挡不住了!

    已经有人死于僵尸口中,但这些死了的人还没有变成僵尸。

    要是现在不走,再过一会儿,这些被咬死的人,也变成僵尸。

    这样呀起来,僵尸的数量就会成倍的增长!

    现在是十只僵尸,等会儿就是二十只、四十只!

    如何挡?

    而听到吴神父的喊声,这些信奉西洋教的人们,也终于绝望了。

    他们不相信茅山派,张敬好心好意把他们聚集归来客栈,想要护他们周全,保他们性命。可他们却对此表示怀疑,觉得张敬保护不了他们,所以他们满心欢喜的来到教堂,来找吴神父,找他们的‘主’,虔诚的祈祷。

    谁曾想。

    他们视作信仰的吴神父,悲凉的告诉他们,快跑,快回去找茅山张道长,求张道长救命!

    只有张道长才能对付这些僵尸!

    人群绝望、悲伤、不敢置信的同时,心中也生出无比的愤怒!

    不是说神爱世人,只要大家虔诚的祈祷,相信主,就能化解一切危难,所有的恶魔就不敢靠近大家,害大家了吗?

    现在呢?

    你告诉大家,你顶不住了,让大家跑回去找茅山张道长救命?

    大伙儿听听,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你在说尼玛呢!

    所以,这群人再也不相信他们曾经信奉的主了。

    当看着僵尸冲破防线,吴神父等教堂的工作人员,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不断有他们的亲人、朋友惨死于僵尸的口中,痛苦的哀嚎。

    他们曾经对教堂有多么敬畏、多么爱戴,此刻对教堂就有多么仇恨、多么愤怒!

    但现在也不是骂人的时候。

    在对教堂失去了信心之后,现在归来客栈就是他们唯一的希翼了。

    所有人都被吓破了胆,不再做丝毫的犹豫,屁滚尿流的朝着客栈跑回去,简直恨不得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神父,大家怎么办啊?”一名教堂的年轻修士,神父的小跟班拿着十字架,惊慌的问道。

    “走!大家也去客栈!”吴神父咬了咬牙,再次大声喝道。

    他不怕死。

    为了教堂的辉煌,如果有必要,吴神父可以奉献出自己的性命。

    但是现在就算他死,也是没用了,于事无补。

    他死了,也挽回不了现在的局面。

    既然如此,那便没有必要枉死。

    不过他们还算比较有良心,就算要逃跑,也选择了跑在最后面,阻拦了僵尸追击的步伐。

    要不然,人群中跑得最慢的一批人,妇孺老幼,肯定跑不过僵尸的速度,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葬身于僵尸口中。

    但是,吴神父等人保护了逃跑的人群,又有几名教徒被僵尸所咬。

    等所有人都逃到归来客栈时,教堂的十数名工作人员,包括吴神父在内,已经只剩下六人,死亡大半!

    可惜的是,他们这么做也并不能挽回他们的名声,甚至也不能在引起众人的任何一丝丝感动。

    “救命啊!救命!”

    “张道长,救救大家!”

    “僵尸在追杀大家!”

    跑在最前面的一群人,人还没到,隔着老远就惊恐的开始大喊求救。

    此时张敬也刚杀完僵尸不久,留在归来客栈的众人正兴奋着、讨论着呢。

    这些人正在为自己选择留在归来客栈的明智之举感到高兴,震惊于张敬的强大,同时为去了教堂的人隐隐担忧。

    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抱着很乐观的想法。

    觉得去了教堂的人,应该也不会遇到危险,应该还是能平安度过今夜的。

    毕竟教堂是他们一直以来都很信奉的。

    教堂有吴神父在,有主的光芒照耀,僵尸攻不进去。

    但哪知道。

    下一瞬,就听见吵杂的脚步声响起,仿佛有很多人朝着归来客栈赶来,求救声不断。

    “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去了教堂的那批人吧?他们怎么回来了?”

    “还说有僵尸追杀他们?难道说,教堂抵挡不住僵尸的进攻?吴神父对付不了僵尸?”

    很多人都愣住了,感到不可思议。

    事实证明,他们猜想的没错。

    很快,跑在最前面的一群人就已经抵达了归来客栈外面,出现在了他们视线之中。

    正是之前不相信张敬的可以对付僵尸,跑去教堂寻求庇护的一群人!

    “老马,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回来了?”

    杨镇长还是站了出来,走上前去询问情况。

    一名比较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中年男子站定了身形,喘着大气回答道:“僵尸、僵尸在追杀大家!你们这里呢?你们这里怎么一点事也没有,难道你们这里没有遇到僵尸进攻吗?”

    跑回来这群人,看着归来客栈外面,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氛。

    所有人都说说笑笑着,完全没有任何的担忧与害怕,没有丝毫的危机意识,十分不解。

    杨镇长理所当然地道:“没有啊。刚才也有好几头僵尸进攻大家这里,可是被张道长一道天雷,全部都劈死了!所以大家这里才一点事都没有。”

    “啊哈?”

    逃命过来的这群人,闻言全部都懵逼了。

    本来他们对教堂就已经怨恨不已,觉得吴神父等人欺骗了他们淳朴的感情。

    现在,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把火将教堂给烧了!

    听听!

    这都叫什么事啊!

    他们不相信茅山派,不信任张道长,所以不辞辛苦专门跑到教堂去避难。

    结果教堂就是纸老虎,根本扛不住僵尸的进攻。

    反而是不受他们待见的张道长,竟然召唤雷霆,轻而易举的就灭了好几只僵尸!

    他们的行为。

    真的堪称是茅厕里打灯笼————找死啊!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都去教堂避难了吗,怎么都跑回来了?难道说吴神父,没能抵挡住僵尸的进攻?”

    杨镇长看着这群人,询问原因。

    不说还好。

    一说起来,这群人就群情激奋了,个个因为愤怒而涨红了脸。

    而他们中有些家人在刚才被僵尸咬死,更是直接‘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娘啊,孩儿不孝,对不起你!害死了你啊!我不该劝你离开客栈,去教堂啊!”

    “杀千刀的西洋教!我也信错了他们啊!”

    “这群假洋鬼子……他们……他们欺骗了大家!”

    “什么主,什么神爱世人……谎言!全都是谎言!僵尸来了之后,大家没看到主保佑大家,祷告没有任何的作用!吴神父……呸!吴老神棍,他们根本就没有神力,抵挡不住僵尸!”

    “我那可怜的兄弟哟,也被僵尸咬死了啊!”

    听着这群讨回来居民的哭诉声,留在归来客栈的众人也都惊呆了。

    心中更加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选择,没有离开客栈前往教堂的同时,也纳闷不已。

    教堂,真的这么不堪一击吗?

    祈祷没用。

    主没用。

    神父也没用。

    难道说,他们一直以来信奉的教堂,才是真正的神棍?

    这时张敬已经走上前。

    他对此,自然是丝毫不例外。

    从杀王修士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

    吴神父等人,其实算不得是神棍,是有点真东西的。

    可惜的是,学艺不精,太过于天真,所以最终只能误人误己。

    相信他,自然也会悔恨莫及!

    张敬看着讨回来的这群人,没有任何同情,只是淡淡地道:“我记得我说过吧。选择是你们自己做的,不相信我我不会求你们。只不过,你们走了之后,就不要再回来求我救你们!你们,现在是干什么呢?”

    哗!

    张敬的话,让又哭又闹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他们只顾着逃命,回来求救了。

    却忘记了自己之前,说过什么话。

    特别是当初离开时,闹得最凶的几个人,此刻更是羞愧万分,也惊恐万分,生怕张敬记住了他们的面孔,现在要赶他们走!

    现在镇上这么多僵尸,只有归来客栈这个地方是安全的。

    要是离开,岂不是必死无疑!

    至于杨镇长,现在也不敢开口替这些人求情。

    毕竟如果换位思考,他是张敬,心怀好意主动想救人,结果却不被领情,好心当做了驴肝肺,谁心里不会有怨言?

    谁都会有啊!

    开口求情,要是张敬不但不领情,反而将他也给记恨上,让他也离开客栈,独自去面对僵尸,可就麻烦大了。

    人性都是自私的。

    如果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或许还会有人站出来帮忙。

    但若是站出来帮忙会损害自己的利益,甚至威胁自己的性命,那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视而不见了。

    见义勇为,终究是少数!

    不过大胸妹安妮,还真是这样的一个人。

    “张公子,你就帮帮他们吧。他们之前也是因为不知情,所以才会不相信你的,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咱们不是有句老话吗,叫做不知者无罪。你就当是可怜可怜他们。”安妮看着一群惶惶不安的人,忍不住出声劝说张敬。

    张敬瞥了这大胸妹一眼。

    这女人,还真是同情心很泛滥啊!

    有人肯站出来帮忙说话,就相当于是给起了个由头,这群人顿时也连忙附和点头道:“张道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大家之前的冒犯吧!”

    “张道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大家原来是受到了西洋教的蒙蔽,所以才会对茅山派不敬。张道长,你就原谅大家这一次吧!从今以后,大家再也不相信西洋教了,只会信奉茅山派!”

    张敬听着这些求饶之声,说实话,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是和尚吗?

    而且,茅山派向来也不是靠香火吃饭的。

    这些人信奉不信奉,无所谓。

    他们和西洋教不同,可不需要做什么一边赚钱、一边施舍的把戏来欺骗世人。

    很快。

    留在后方断后的吴神父等几名仅存的教堂人员,也赶到归来客栈。

    僵尸,亦紧跟在后方,马上要杀到。

    惊恐交加之下,当初带头去教堂的几人,终于忍不住,当即痛哭流涕,都准备跪下来磕头认错了。

    张敬才冷哼了一声,冲上前去。

    说是不救人,但哪能真的不救啊。

    这群人去教堂之后,已经死了不少人。

    这个教训也足够深刻,让他们好好铭记,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张道长。”

    吴神父一行人,且战且退,来到归来客栈外,看着张敬冲过来,顿时松了口气。

    “就只有这些僵尸吗?”张敬瞥了一眼迅速蹦跳过来的一群僵尸,皱了皱眉,有些不满意。

    吴神父等人闻言,却是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嫌弃僵尸太少了,不够你杀吗?

    就这些僵尸,大家都应付不过来,差点全部死于僵尸口中好吗。

    “只有……这些了。”吴神父沉声回答道。“不过,刚才又有好些人死于僵尸口中。这些人恐怕用不了多久,马上就又会变成僵尸。”

    “好吧。”张敬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很快便施展五雷咒,朝着扑过来的僵尸劈去。

    僵尸的数量,比张敬想象中的要少一些啊。

    真的不够他杀!

    要是仅仅依靠这些僵尸,自己想要把真阳功第六层的功德值赚够,还真是有些悬。

    还好,这群人成功的作死了一波……

    后面还有功德值可以收割。

    嘿。

    ……

    轰隆隆!

    吴神父、教堂的几名教徒,以及刚从教堂跑回来的一大群人,还是第一次看见张敬召唤雷霆之力,都纷纷瞪圆了眼睛,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位年纪轻轻的张道长,竟然真的召唤出了天雷!

    特别是两道天雷落下后,十余只僵尸就全部浑身抽搐,倒地不起。

    其中有两只僵尸更是承受不住,直接原地爆炸!

    血浆、碎肉、残肢洒了一地。

    这震撼性的一幕,让现场鸦雀无声,惊爆了众人的眼球!

    ~

    (话说,咱们最近虽然更新章节数不多,但是每一章都是四千字、五千字,大家就觉得白袍更新很少。

    两章,就相当于别人四章、五章了!

    所以更新量真的不算少,蛮良心的。大家不要跟风黑白袍好吧……

    周一,求一下推荐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