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蔓柠是个敏感而多疑的人。

    夜叔的表现实在是太过明显了,让她不得不多存了个心眼儿。原本打算下楼的她,忽然改变了主意,转身去了画室。

    那里如今改成了办公室,她刚好可以利用电脑查一查她心中的疑惑。

    不一会儿,电脑屏幕上就显示出了跟那个logo相关的信息。

    “侦探社?他暗地里到底在调查什么?”苏蔓柠双手交叠着,心脏突突直跳,忽然心神不宁。

    该不会是哪里出了错,他有所察觉了吧?

    苏蔓柠咬了咬唇,然后给苏曼宁拨了个电话。

    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就被人接起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慵懒而又嘶哑,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苏蔓柠没跟她废话,直接开口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在酒店,怎么了?”苏曼宁答道。

    “哪里的酒店?”苏蔓柠又问。

    “帝都啊,还能是哪里。”苏曼宁打了个呵欠,继续说道。“放心,坏不了你的事。大家已经买好了返程的车票,下午就离开帝都了。”

    苏蔓柠沉默了片刻,说道:“你在温泉酒店的那几天,可有人认出你来?”

    “我出门都戴帽子和口罩,会有谁能认得出来?”苏曼宁翻了个白眼,觉得她还真是爱瞎操心。

    然而,苏蔓柠却不这么想。

    她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有叮嘱苏毓臣,让他不要泄露你行踪吗?”苏蔓柠沉着脸问道。

    苏曼宁愣住了。“好像没有……要不,我现在给他打电话说一声?”

    “你做事怎么这么不小心!”苏蔓柠一听这话,就不由得火冒三丈。

    苏曼宁莫名其妙的被人给怼了,脾气也上了。“你凭什么凶我!算起来,你才是鸠占鹊巢的那个吧!苏毓臣是我弟弟,我去看他怎么了?!”

    “愚蠢!”苏蔓柠气得狠了,吐出这么两个字来。

    “你骂谁呢!你给我搞清楚,现在是你占了我便宜!”苏曼宁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声音不由自主的拔高。

    莫南在浴室听见她的怒吼,大步走了出来。“怎么了?!”

    “气死我了!她居然骂我!”苏曼宁扁着嘴控诉道。“明明就是她占了我的身份,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莫南抚了抚她的背,帮着她顺气。“我早就说过,她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劝你不要跟她打交道!”

    “哼,我就是气不过她那副颐指气使的样子!一个冒牌儿货,居然敢对我这个正牌千金指手画脚,她哪儿来的底气!”

    “能够让顾氏的掌门人对她宠爱有加,她就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顾臻看起来挺聪明的,怎么就没识破她?!”苏曼宁撇了撇嘴,颇为嫌弃的说道。

    莫南却觉得这里头另有隐情。“有的时候,事情不能光看表面。我想,以顾少的睿智,应该早就察觉到了些什么。”

    “啊?那他怎么会按兵不动,继续跟那个冒牌儿货秀恩爱?”苏曼宁越听越觉得奇怪。

    莫南无声的笑了笑。“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