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暖气缓缓传来,透着一丝清冽的淡淡幽香。

    司机打开空调后,从后视镜瞥见黎欢一身黑衣皮裤帅气得让人眼前一亮,黑色皮衣又透着许些性感,不属于她这个少女年纪的成熟慵懒,只是……

    车里气压似乎有些低沉,那股压迫来自他老板。

    黎欢拨弄了下额前软柔发丝,抬眸懒懒一笑,“哥哥,那个许墨是个弱鸡,你不用替我担心,我一根头发都没掉。”

    听罢,陆肆轻飘飘瞥了她一眼,仿佛地狱而来的罗刹令人森寒不止,他不是担心她,而是担心她的尸体摔下山崖彻底毁容,破坏了她的收藏性。

    他呼吸极浅,语气也极淡,仿佛暴风雨前的平静,“他是高山湾赛车前冠军。”

    “可是他不持久,也速度慢,一点冲劲儿都没有,就知道使下三滥的手段。”黎欢懒洋洋把玩着手指,“这个男人不行。”

    看着面前这纤细的手指,陆肆面无表情地垂眸,“男人行不行得试过才知道。”

    “我试过啊……”

    黎欢戛然而止,她想说她不是试过许墨的车技,可是想想他的话有些不对,后知后觉闭上了嘴。

    她红唇微弯,陆肆竟然会开黄腔……终于开窍了,她还以为攻略的就是一个纯粹的变态。

    这时,前座的茉莉突然开口打断了两人,“陆肆哥哥,欢欢也不是故意逞强去比赛的,是班里有人故意帮她报名了她才不得不去,你不要怪她爱闯祸。”

    虽然茉莉是在帮她说明,但黎欢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没有说话。

    陆肆也没有回应,这时候兄妹两人倒是格外默契,显得她有些没人搭理的尴尬。

    ……

    这个死亡赛车插曲很快就过去了,陆肆没再提及,黎欢也很快遗忘,以为只不过是个小意外。

    怎料,这只是一个开始。

    不过赛车比赛过后,黎欢在A重点高校的名声大噪,不少男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日赛车夺冠的风采收获了一群校园小迷弟,被奉为A校女神。

    女神不止容貌,黎欢的容貌自然是一等一,用小白的话脸是攻略利器,宿主必备之物。

    而黎欢实际年龄早就超过高中生的智商,在学业自然是学霸级别。

    再加上她赛车夺冠,美貌,智商,勇敢集于一身,被奉为女神不为奇。

    只是名声越大,树大招风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

    很快,黎欢就为自己出风头,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那天是周五,黎欢如常和茉莉下课回家,因为司机临时有事,A校离御水苑,也就半个小时三公里的路程。

    可路途中,经过一条无人小巷时,她和茉莉都没有注意身后。

    只是当黎欢隐约听到跟踪的脚步声,想回头的瞬间,茉莉被敲晕,而她被一块湿润的手帕捂住了嘴唇……迷晕。

    醒过来时,黎欢只觉得嘴里一阵麻麻的苦味,她被捆绑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而周围只看到未苏醒同样被捆着的茉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