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88英皇宫殿老品牌_英皇宫殿娱注册送38|老品牌值得信赖!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四十四章 让一让,我进去拿个奖(第二更!)
    鸦雀无声,全场寂静。

    所有人都盯着李老头,眼神充满着难以置信。

    在他们印象中,李老头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淡定的人!

    李老头从开国初到现在,经历了太多太多大风大浪了,经历得多了,看得多了,人自然也就领悟得多,心态自然也是波澜不惊。

    至少,在场所有人根本没有看到李老头这样过,从来都是淡然处看着世间万物。

    但是今天……

    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如此震动?

    此刻的李老头胸脯不断喘息,脸色青红一阵阵交替,额上甚至透露着一丝红润,连那双手都在瑟瑟发抖,整个人不知是喜是悲……

    “滚开!”

    “我很好!”

    几个医护人员还以为李老头犯心脏病了,吓得连忙冲上去,却见李老头猛地一阵厉喝,竟是中气十足,将医护人员吓得退回了幕后。

    退到幕后以后他们松了口气。

    如此气息,如此模样,自然是不可能犯心脏病的。

    但是,老爷子怎么回事!

    怎么看起来有点粗鲁?

    “李老头,你怎么了?有必要……”

    “你看看!”

    “这字写得实在是粗鄙不堪,莫非你被这字给气到了?不应该啊……等等……什么!这……两首诗?等等,这两首,两首古典诗,我……”

    “给我看看,到底出现什么情况了……啊?这诗!”

    “我在做梦吗?”

    一张不大不小的宣纸,被几个老头传到这,传到那,每一个看到宣纸的老头都瞪大了眼睛如遭雷击,甚至不结巴也变成了结巴。

    当诗传到陈曦手中的时候,陈曦先是看到这实在太丑陋的字……

    看到以后,她先是一阵无语,但看到这诗的时候,她美眸瞬间一缩,随后瞪大了眼睛。

    在看到署名以后,她更是如同见了鬼一样看着下方第四排正交头接耳的陆远,一时间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的惊涛骇浪!

    此人……

    此人……

    竟如此的……

    …………………………

    “他们是不是在看我……”

    “兄台,你……你这字写得……咳,咳,这帮评委对任何东西要求都是颇高,特别是对字,我刚才粗略地看了下你的字,兄台,莫不是……”

    “难道我的字被他们看到,惹怒他们了?有必要这么生气吗?”陆远张了张嘴,越看越觉得台上的评委眼神不善,甚至想吞了自己一般。

    “兄台,你应该不知道李老爷子的脾性吧,李老爷子平生最好两样,一样是字,一样是诗词……我记得有一年,有一位才子因为字写得太差,被老爷子当场驱离了现场!这事要登上了资讯呢,那人丢脸丢大发了。”

    “什么!赶走了?这么夸张?”

    “是的!老爷子当场说此人是不敬重诗词会,是滥竽充数的废材!”

    “什么!”

    陆远环顾四周,看着四周所有人的目光诡异盯着舞台,顿时吞了吞口水,莫名其妙地觉得背后一阵阵发凉。

    难道我……

    “兄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你连续写了两首?”徐小年看了看上面越来越不对的表情以后,顿时也莫名紧张了起来,对陆远说话声音都小了很多。

    “是啊,我写了两首,这……这……”陆远本来是一个马大哈,从来都不知道紧张是啥,但是被徐小年这么一说,再结合自己写的那毛笔字后,陆远深深地呼了口气,整个人紧张得不行。

    他再次抬头的时候,注意到了李老爷子的目光。

    李老爷子的目光渗着一丝血丝,皱纹渐渐深,整个人的眼神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意味了。

    他莫名地有些发毛。

    如果大庭广众下被赶走的话,那该有多丢人啊?

    还不如……

    那啥……

    “兄台,你……利害……你自求多福吧!”徐小年看着古怪尴尬的气氛以后,心中不免为这个新来朋友感觉到可怜了。

    他就觉得这个朋友是一倒霉蛋。

    “什么时候评分?”

    “大概是半个时辰后吧。”

    “哦哦哦,哎呦,我肚子疼,疼得不行……我出去方便一下……你替我向他们告个假,就说我拉肚子受不了,起码要拉三天的那种!”陆远猛地捂着肚子,狠狠地挤出了几滴眼泪,趁着台上没人看自己的时候连忙离开座位朝出口方向走去。

    “兄台,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兄台,放心,我会跟他们告假的!”徐小年点点头看着陆远离开的方向,免不了为他竖了一个大拇指,对陆远的演技是非常钦佩。

    陆远则低着头,偷摸地来到了门口,回顾了一下严肃的诗词会长长松了口气。

    自己离开总比那啥的要好吧?

    “你好,这里不能随便出入…”

    “啊?我出去,不会再进来了……”

    “不进来了?诗词会还没结束呢……”

    “我有点事,要提早离开一下,麻烦开个门。”

    “提早离开?好吧。”

    保安奇怪地看了看这个青年。

    这个青年他认识,是这几年唯一一个拿着两张通行证进入诗词会的青年,实在是特殊得不得了。

    其他人一张通行证就是很了不得了,他竟然同时来两张,这实是令人不可思议。

    保安看着陆远脸上表情似有些焦急后,于是便帮陆远开了门。

    开了门以后,陆远连忙朝车的方向走去。

    “阿远?你……你怎么出来了?这么快被淘汰了?不应该呀……”

    “没……有点事情。”

    “啊?什么事情?”

    “别问,抱歉,我先走了。”

    “???”

    李东强看着陆远匆匆离开的背影,顿时有些懵逼,这是怎么回事?

    除了被赶出会场外,他还没听说过有提早离开诗词会的呀?

    难道是被赶出来了?

    李东强看着陆远的表情后,脸色微微变成同情了。

    被赶出来……

    这就……

    很难受了呀。

    ………………………………

    “一首诗就够经典了,这小子,竟然同时来两首,这是多才华横溢啊!”

    “是啊,我现在很想见见他!”

    “9.6吧!这两首诗,我不管是意境还是格律,甚至是诗的选材上都是这几年诗词会的佼佼者,如果不是这字的话,我甚至想给他一个9.9!”

    “是,我给9.5,诗不错,字太差,很难想象能作出如此诗的人,竟写出这种字来。”

    “对,我给9.6吧,我要把这两首诗编入我的书中,并且是扉页和末页,时刻提醒着农人的劳作辛苦,耕种不易!”

    “我提议放进文华阁!我觉得这两首诗可以并列第一!”

    “文华阁?我也是这么想的,好了,宣布第一轮结果吧。”

    “嗯!”

    几分钟以后……

    “第一轮,最高分是悯农诗两首,综合分数,9.6!作诗者,陆远!”

    “咔擦,咔擦,咔擦!”

    所有的灯光,所有的照相,所以焦点全部放在陆远的位置上……

    所有人都瞪着眼睛,搜寻着陆远这个人……

    他们觉得这个名字很陌生,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了……

    可是,当他们看到陆远位置的时候,发现陆远的位置空空如也……

    “那个……那个……陆远兄台他……腹部不舒服,已经提早……”徐小年瑟瑟发抖地站了起来。

    “什么!”

    陈老爷子本来激动无比的脸突然就阴了下来,连忙掏出手机。

    这混小子!

    到底在做什么!

    总是这么不靠谱的吗?

    …………………………

    “什么?老爷子我有事……我先离开了。”

    “真有事,我肚子痛,而且影片还在拍,我……”

    “什么!”

    “你说我?第一名?”

    “没,没,我这就过来,我这就过来……”

    “什么?必须过来?好,好!”

    “我肚子突然舒服了。”

    …………………………

    “阿远,你……”

    “让一让,我进去……”

    “你不是……”

    “抱歉,没时间说明了,我去拿个奖。”

    “????”李东强看着又跑回来的陆远一愣。

    进去那个奖?

    几个意思?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