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玄就算是再傻,也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

    老马多精明的人?一开始跟自己谈条件的时候,几乎就是让自己白捡钱,后来是自己机智,才变成三七分。

    所以秦玄就猜到了,肯定有什么商业机密,想来想去,秦玄只想到了一个,那就是大罗剑典。

    秦玄不知道大罗剑典到底有多盛大,但很显然老马估计知道一些,故此秦玄打算利用自己手头上这笔灵石,好好大赚一笔。

    大天音寺购买佛香的资格肯定是没了,除非自己腆着脸去找了文帮帮忙,不过最好还是别做这样的事情。

    秦玄当前的想法很简单,就收佛香这种东西,容易携带而且方便回收,刚才秦玄也了解一些,天音古城有人专门做天音佛香的生意,一支佛香卖二十枚下品灵石,这是市场价,只要你卖就会有人收。

    如果长期收购,那这个价格合情合理,但自己只能待在这里九天,算上今天的话,只能待八天,所以不可能也跟着市场价走,所以秦玄打算提高到二十五枚下品灵石一支。

    一口气提高五枚下品灵石,是秦玄认真思考过的,之前想过提高一两枚,但想想说实话,对于很多有长期卖家的修士来说,估计不会为了一两枚而放弃老商家。

    所以秦玄一口气提高五枚,让人看到足够的利润,那么短短一两日之内说不定就能收两千五百支,这样一来手头上灵石全部花了出去,而且自己只待几日,再加上是大天音寺的贵客,估计不会有人找自己麻烦。

    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短期收购,没有破坏市场,那么就惹不出什么大麻烦。

    云霞宗给自己的五万下品灵石,秦玄目标不高,翻倍就好,实在不行,赚五成差价也愿意啊。

    就如此秦玄打算明日去一趟天音古城的坊市。

    想到这里,秦玄好生休息,等到明日了文小师父再来。

    清晨。

    天刚刚亮,秦玄早早地便醒来,修士已经不需要睡眠,秦玄勉强还是保留一点习惯,没什么事就休息休息,算是给自己放个假,只是刚刚醒来,恰好人就来了。

    不过不是了文,而是了凡。

    “见过了凡小师父。”秦玄也不喊师兄了,直接称呼小师父,这也算是一种礼敬。

    不过了凡来到秦玄面前,带着一脸笑容道:“听闻秦施主对我寺佛香很感兴趣?”

    了凡给秦玄一种花花和尚的感觉,相对了尘、了文、哪怕是了武,了凡压根就不像是个和尚,就好像是个俗人似的,按理说不应该叫做了凡啊,应该叫做了俗还差不多。

    “呃......了凡小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玄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昨日我听了文师弟说,秦施主要了一千支佛香,大天音寺的佛香,可是上等佛香,秦施主如若想要的话,我以了字辈的弟子,可以帮秦施主弄到不少佛香。”

    了凡笑道。

    弄到不少佛香?

    秦玄眼睛都直了,他现在要的就是佛香,这东西算得上硬通货,修炼的时候,点一根佛香,能快速入定,而且佛香燃烧,散发出奇异香味,令人精气神满。

    如若是阅读心法,或者是悟道,点燃一根佛香也很不错,甚至一些核心弟子,点燃一根佛香,熏一下味道,所以这种东西卖的很好。

    “了凡师父的意思是?”秦玄忍不住问道。

    “去答辩堂!只要你能答辩过五关,我便帮秦施主弄一千支佛香,如若秦施主能答辩过十关,我便帮秦施主弄两千支佛香,如若秦施主答辩过十五关,五千支佛香之内,我还是可以搞到的。”

    了凡十分认真,不过说完以后,马上开口道:“当然,你还是要支付灵石,十枚下品灵石一支,佛家弟子不能沾染金钱,即便是我也不行。”

    “了凡师父,您为什么就这么固执让我去答辩堂啊?”秦玄不由苦笑,说实话他很心动,但又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我看一个人很不爽,前日秦施主解答谜题,让小僧心生佩服,所以希翼秦施主帮我去教训教训那人,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了凡也不遮掩,不打诳语。

    “这个.......”秦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佛家弟子怎可能生恨?即便是生了恨,也不能说出来啊,这个了凡简直是......佛门奇葩啊。

    “秦施主,答辩堂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你可以去试试,如果即便失败,无论如何我也帮秦施主弄来五百支佛香如何?”

    了凡继续开价,让秦玄真的心动了。

    “好吧,那我就去看看吧,了凡师父,你可不要害我啊。”秦玄心动了,人为财亡,鸟为食死,这是自古的道理。

    五百支佛香,五千下品灵石,转手卖出去就是一万五千下品灵石,即便答辩失败,也无非就是挨一顿打而已,小事一桩。

    “好好好!秦施主,莫要喊我什么师父师父的,叫做了凡就行,走走走。”

    一看秦玄答应了,了凡直接拉着秦玄去答辩堂。

    大天音寺,清净无比,许多僧人来来往往也是慢慢走路,了凡是个奇葩,一路上很多人看到了他,纷纷给他敬礼,然而了凡理都不理,只是一脸兴奋地带着秦玄狂奔。

    很快了凡和秦玄来到了答辩堂!

    答辩堂内,是一个椭圆形房间,周围有许多高僧盘腿而坐,有一僧人站在当中,露出沉思之色,而僧人面前,燃烧着一支佛香,正在缓缓燃烧。

    而且答辩堂有四个门,可让他人观看。

    “了凡师父,但你最起码告诉我规矩啊,我都不知道,待会触犯了什么规矩,还没答辩就被赶出来了,那就尴尬了。”

    秦玄还不知道但起码的规矩,不由询问道。

    “哦哦,差点忘记这个了。”了凡微微一笑,随后立即讲解道:“答辩堂的规矩很简单,九答九问,答辩堂内诸多长老高僧,会轮番提问,提问一次,回答之后,秦施主也可以反问一次,如此九答九问,答对一题算过一关,提问如若高僧长老无法回答,也算过一关,如若高僧长老回答成功,那么原地不动!”

    “回答问题,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时间一到,没有回答出来,视为错误。”

    了凡说明的很详细,秦玄倒也明白。

    “那如若第一题就回答错误呢?”

    秦玄问道。

    话一说完,突然之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