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翟默的插科打诨和鼓舞,南上原的胆子大了不少,傻笑完毕拍着胸口牛皮哄哄道:“芷儿,我没事,区区几波狂徒而已,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还因此结识了沙兄呢。”

    好家伙,一改刚才腼腆畏缩的模样,变得如此大义凛然。

    翟默暗笑,看来鄙人不应该叫沙悟净,而应该叫斯内克·张益达。

    “那可真是多谢沙兄了!”苏芷儿道谢。

    此时和苏芷儿随行的一名刀客踱步走了过来,坐到了桌子的最后一面,先看了翟默一眼,然后看着南上原,那意思你给先容一下。

    南上原和苏芷儿口称鹏叔,语气颇为恭敬,看来这个护卫不一般。

    经过一番先容之后,鹏叔了解了大概情况,先是谢了一句,然后随口问道:“沙悟净,好名字,敢问沙小兄家乡在何处?”

    简简单单的一句问话,翟默立即感觉到这鹏叔相当不简单,他的话音内暗含一股柔和的真劲,瞬间将周围笼罩起来,让人头脑有些眩晕,压力激增。

    翟默暗暗提功抵挡,装作不支的轻轻甩了甩脑袋,直愣愣道:“哦,我家在边荒那边呢。火狼帮和东湖帮每天都在围剿山匪,人荒马乱的,我怕撞上山匪,所以进城避难来了,路上碰到了南兄,所以搭了他一程。”

    压力骤降,看来这表现暂时没什么破绽,不过翟默并不敢就此放松。

    一边的南上原暗自苦笑,沙兄你不是进城长见识来着吗,怎么改避难了?

    苏芷儿却知道鹏叔在试探翟默,不动声色。

    鹏叔微笑道:“难为沙小兄了,山匪确实可恶,不过城主大人的态度很坚决,应该很快就可以将山匪一网打尽……沙小兄家里没其他人了?”

    压力又来,比之刚才更甚。

    “没亲人了。”

    翟默摇摇头,低沉道:“只有师父和两个师兄,不过他们早就去桑晋城办事了,去之前给了我一点钱让我一个人闯荡哩,说是不能老缩在雨棚子底下。”

    崭新的武士服、华丽的大刀、马车都是疑点,边荒地带贫瘠不堪,一个小娃娃若是没有靠山,哪会有这些装备。

    扯完之后,翟默又晃了一下脑袋,喃喃自语:“这酒真霸道啊!”

    鹏叔眼中的疑虑尽去,起身笑道:“你们年轻人继续聊,我就不打扰了……芷儿,上原,你们两个可要好好招呼沙小兄,小哥儿不容易。唉,其实不止黑云城周边一带,很多大城的辖区也有大规模的山匪作乱事件。”

    这就回原桌了。

    翟默后背冷汗直流。

    刚才有那么一刻,“黑风山狗剩军师”几个字差点脱口而出。苏家的这位保镖果然不简单,不仅武功高强,而且相当有责任心。

    苏芷儿心中略有歉意,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芷儿敬沙兄一杯。”

    翟默赶紧举杯,略有畏缩道:“嫂子,小弟兴许是赶路赶太久了,现在有些头晕,最多只能喝小半杯了,再多的话等下恐怕就赶不了马车了。”

    南上原笑道:“等下自然是我来赶车嘛!”

    接下来就欢乐多了。

    南上原和苏芷儿从没有去过边荒地带,更没有经历过剿匪的场面,好奇的问这问那。

    翟默随口乱扯,今天干死了二百山贼,明天平了一个山寨,哭天抢地,血流成河。直把两个自少在城里长大的公子哥和大小姐唬的一愣一愣的。

    “看来是真的了。”南上原叹道。

    “什么真的?”翟默继续扫荡,吃的满嘴都是,食物美味是一方面,另外营养也不错,因为磨盘缓缓转动起来了。

    “早就有人说边荒地带的山匪要集结起来造反,沙兄说的那么火爆,看来是没错了。”南上原的表情很认真。

    山匪造反?

    不大可能吧,就东湖帮和火狼帮的实力和战绩,山匪能跳起来了吗?

    翟默倒是更倾向于那个神秘黑衣人说的大黑潮要提前来临,所以要赶绝半魔,而不少半魔正是隐藏在各个山寨中。

    关于大黑潮,之前大致琢磨过,该是恶魔族入侵,赶绝半魔就是为了防止里应外合。

    “城主统领黑云城多年,一直挺平静的,这次应该也会无事。”苏芷儿挺乐观。

    “也是,要不然不止是一些杂牌帮派和江湖散士出手了。”南上原点头。

    翟默忍不住问道:“南兄,东湖帮也是杂牌帮派?我记得他们实力很强的。”

    南上原说明道:“东湖帮实力看似不错,但终究不是正规的公门派系,容易受掣肘,吸纳新鲜血液也不如正规的武者、巫师盟会。”

    原来是这样。

    如此看来,权利应该集中在大型的武者、巫师盟会手上。

    赶绝半魔应该就是多数盟会共同决定的,也不知道里面的水有多深。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虽说是另一个世界,但人心没什么不一样。

    明振的卖主求荣、明宗成的心狠手辣、石永义的重情重义、两大帮派的斗争、胡坤的贪婪猥琐,都很能说明问题。

    “听鹏叔刚才所言,不少地方都有山匪作乱事件,南兄年少有为,又是大家族的精英子弟,有没有参军的想法?去弄些军功给家里争些脸面应该不难吧?”翟默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若是有大动作,各大家族应该会有些反应吧。

    南上原回道:“家里之前倒是提过一嘴巴,估计过段时间会安排我加入一个武者盟会,谋个闲职应该不算难事。当然了,会以我自己的意愿为准。”

    靠!

    谋个闲职,那就是不用上战场拼命了。

    果然是有钱有势在哪里都一样,家里安排的妥妥帖帖。

    翟默的屌丝之心又熊熊燃烧了,此时应该拉个键盘过来猛敲:我恨有钱人!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很久之前就不喜欢在网上大放厥词了,只会败坏自己的心情,倒不如寻个烧烤摊喝酒聊天吹牛打屁。

    翟默嘿嘿笑道:“看来南家和苏家果然都是大家族,今日我这个小人物能半路结实南兄和嫂子真是三生有幸。”

    南上原笑道:“沙兄怎么会是小人物,你不是还有师父和两个师兄吗?”

    翟默耸耸肩,随口道:“师父神经兮兮的,整天大喊下雨收衣服,大师兄倒是有些本事,不过头很铁不屑于拉关系,二师兄贪财好色,动不动就要散伙分财产,说要回乡娶媳妇。”

    苏芷儿安慰道:“也算是依靠嘛,总好过孤家寡人。”

    翟默暗忖,我还真是孤家寡人,除了石永义,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吃过饭之后,南上原主动结账,翟默也没有客气。

    接下里继续赶路,两车并行,到半下午的时候,黑云城那高大的城墙终于映入眼帘。

    翟默仔细打量,赞叹不已。

    那城墙绝对比自己见到的任何一所城池要高,而且相当恢弘气派,很有西方魔幻影片中那种阻隔怪兽的大城池模样。

    可见城里一定繁华的不得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