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红英:……

    “砰!”

    摔门的声音还很大。

    让两个一大一小的女人,吓了一个哆嗦,就在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诸多的尴尬。

    “那啥,小柔啊,来,咱们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吃饭。”

    “你说这事儿闹得,我还没来得及跟我儿子大度好好的先容一下你呢。”

    “这孩子就是脾气急了点。小柔你可别放在心上。”

    “等一会开饭的时候,你吃一口他做的饭,那你就什么气儿也都消了。”

    “来来来,快来帮阿姨把小桌子支开,咱们俩就擎等着吃就行了。”

    说完,何红英就将腰上的围裙一解,带着还呆愣着的小柔就将墙边竖着的塑料折叠小桌给展了开来。

    这沈度家住着的大杂院,可真就不只住了他们一家。

    前前后后三户人家,共用一个院子,一个大门,将这个本应该挺安静的早晨,弄得如同菜市场一般的热热闹闹。

    就阮柔帮着何红英将桌子摆好的这会儿空档,从他们家厨房这块地走过去的人……就不下四个。

    其中两个行色匆匆,在她们跟前过的时候只不过打个招呼,点个头,可跟在后边的两个人却是绝了,等到走到沈度家的厨房门口的时候,竟然不动了,就手从墙边那堆小椅子,小马扎里抄出两把,展开,就坐到了何红英的对面。

    而作为桌子的主人何红英竟然毫无异议,反倒是满面笑容的对着对方笑道:“呦,来了?”

    “今儿个赶巧,咱们得等一会了,我儿子啊,才刚进去。”

    听到这里,对面的两位老人就乐了。

    他们直接戳破了何红英的谎言:“什么是你儿子晚了啊,分明就是你又进厨房了。”

    “刚才啊,大家在家里都听到了,唯恐你把厨房里的东西都糟蹋完了,这不就赶紧出来了吗?”

    “还好,还好,大度是个有数的孩子,大家啊,才保住了今天早上的早餐呢。”

    说完,这老两口就笑了。

    可坐在对面的阮柔却是不清楚其中的关系啊,她是一脸茫然的看向身旁的何阿姨。

    见到这小姑娘的表情,何红英就将阮柔搂过来,跟她先容坐在对面的这两位精神矍铄的老人。

    “小柔啊,他们呢跟你一样,都是往大家家交伙食费,跟着一起吃饭的人。”

    “只不过呢,你是因为你的父母太忙碌了,没时间照顾你,才送到阿姨这里吃饭。”

    “而他们二位呢……”说完何红英就得意的笑了:“纯是因为大家家大度的手艺好啊。谁让大家家大度做饭那么香呢!?”

    听到竟是这样的理由,阮柔都惊呆了。

    沈度做饭很好吃吗?

    可是在来何阿姨家之前,爸爸不是跟自己说过,何阿姨家的儿子跟自己同岁的啊。

    只有十四岁,才刚上初三的学生做饭再好吃,能好吃到哪里去呢?

    阮柔带着巨大的不解,再次望向了对面两位笑的慈祥的老人。

    这二位的岁数这么大了,应该是不屑于替一个小孩子说谎话的吧?

    就在阮柔思索的同时,‘咔嚓’,何阿姨家的厨房门被打开了。

    沈度一手托着一盘子,一手托着一个大海碗就从里边走了出来。

    ‘咣当,咣当’

    两下,就将今儿个早上的早点给摆在了桌上。

    “饭好了,我说……”

    没人听沈度要说什么,矮桌上的四个人,齐刷刷的将头凑了过去。

    对着那盘摊的金灿灿,焦脆脆的塌糊子就深吸了一口气。

    “嗯,好香啊!到底是我儿子。”

    “来来来,大家别客气,赶紧吃完了好上班啊。”

    说完,何红英就又进了一趟厨房,拿出一摞碗筷来,积极主动的给大家伙盛上一碗豆泡汤。

    这就是他们今天早上的早饭,典型的中式早餐。

    带着老京北的味道。

    一时间每个人都拿着筷子,稀里哗啦的埋头猛吃,把坐在桌边上最有发言权的沈度给彻底的无视了。

    气的他,憋屈的又回到了厨房,继续想他刚才遇到的怪事儿了。

    “难道说,我刚才遇到灵异事件了?我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以前就没事儿呢?”

    “我这跟平常也没什么不同啊,要说这唯一不同的……就是今儿早上在我家门口遇上了一个小黑妞了啊。”

    “小柔?对,肯定是她。”

    “因为她的出现,我就突然碰到了奇怪的东西。所以,为了我今后的人身安全,我就应该远着点她。”

    “嗯嗯,没错,我这就出去,想办法让我妈把这孩子给送走。”

    这边沈度刚下了决定,就听到了院中央响起了赞叹之音:“太好吃了!这塌糊子怎么会做的这么好吃!”

    叫的沈度赶忙探头出去一瞧,就看到那个小黑妞正叼着他做的塌糊子,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呢。

    塞得俩腮帮子鼓鼓的,特别像沈度在电视上看到的一种美味的大老鼠,竹鼠。

    光瞧着这形态……就觉得特别的好吃。

    等等,我在想什么呢,现如今最要紧的事儿,不是想办法将这位黑妞给赶走的吗?

    差一点就被美食给带偏的沈度再一次的踱回到了小饭桌前,佯装盛着豆泡汤,就开始探这小姑娘的口风了。

    “我说小柔,得了,我还是叫你阮柔吧。一会吃完饭了你是不是要回家?”

    “你要是喜欢我做的塌糊子,厨房里还有剩,一会我给你包起来,你都带走啊。”

    被这么一问,阮柔就愣住了,她还没想好怎么回应沈度呢,一旁的何阿姨就替她接了过去。

    “哦,大度啊,刚才一茬赶着一茬的,有好多事儿我都没有跟你说。”

    “这小柔啊以后就在咱们家吃饭了。”

    “现在还是假期,后天才是开学日。”

    “你让阮柔现在回家,那到了中午,不是还要来咱们家吃饭的吗?”

    “来来回回的跑来跑去的,还不够折腾的,还是你刘阿姨想的周到,早上送小柔过来的时候,就把课本和一些常用的东西都给搬过来了。”

    “待会儿呢,我要去上班,你们两个就在家写作业吧。”

    “不是我说你沈度,这暑假眼瞧着就要过完了,你可收收心赶紧把编辑完成了吧。”

    在他们家吃?

    沈度一阵的心塞。

    这是怎么地,他每天早上要给三四个人做早饭,现如今,连中午都给他安排上了。

    安排的还是一个具有招灾体质的女生。

    他绝对不答应。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