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呀,你喝多了,少说两句吧,”鬼四傻乎乎的吭哧了一句。

    “闭嘴!眯着你的!”鬼三冲鬼四呵斥道。

    接着,他夹了口菜,继续瞎咧咧,二叔却没有多大兴趣听了,直觉告诉二叔,鬼三刻意隐瞒真相,不便于向他透露过多的玄机,只是用一些鬼神的故事忽悠他罢了。

    然而萤火隔物,坟冢化屋,这些...都是二叔亲眼所见的,还有那一声声产妇的惨叫.....但这并不能说明这个世界上有鬼,很可能,是一群动物在作怪。

    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二叔在东北的时候,听过太多关于出马仙儿的邪性故事,有时候...人们看见虚假恐怖的景象,并不是真的有鬼,而是某些动物的脑电波的干扰。

    一些有灵性的动物,比如,老鼠,蛇,猫,狐狸,黄鼠狼等,它们可以通过气味,声音,甚至脑电波某种程度上影响人,让人产生幻觉,甚至有些成了气候的,还可以假扮成人来作为,就像那蹲在路边儿,问你像人儿还是像神儿的河北唐山的黄鼠狼子......

    按照二叔自己的理解,陈小手母女俩,应该都被某种动物给迷住了,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这种动物,应该也是土里的东西,钻到陈小手闺女房间里作怪,鬼四闻到的,是土腥味儿,而鬼老三闻见的,则是动物的腥臊。

    一般这种成了气候的畜生,都看守着某些值钱的东西,所以...鬼三儿闻了一番后,才有底气的跟二叔说,自己还有宝,要留二叔的生意。

    当然,这只是二叔自己的推测,至于怎么找到那个“灵畜”看守的隐坟?当然还是鬼老三多年跟“灵畜”斗智斗勇的经验,至于那所谓的奇门遁甲暗坟之说,则纯属无稽之谈!

    唯一让二叔无法说明的是,陈小手那几天,到底去哪儿了?

    如果说,被动物埋藏在坟里,周围人都找不见,这似乎也不合理,憋也给憋死了,还有,陈小手手上沾染的尸毒又是怎么回事?如果她和电动车被埋在坟里,为啥小女孩儿还有接生用的白瓷盆儿在外面?

    鬼三还在白乎着暗坟的玄机,二叔打断了他:“得得得,老哥,自古以来,帝王将相为了防盗墓贼,煞费苦心,要像你这么说,人家直接找懂风水的方士,造一个暗坟就行了,把生门死门藏好,永远也不会被人发现。”

    鬼老三眯缝着眼笑道:“你以为他们不想?你以为他们没做?呵呵,老弟啊,你太单纯了,我说过,修暗坟之人,都是绝后之辈,不会有后代祭奠供奉,暗坟之壤都是极凶之地,无阴无阳,除非是想让后代家破人亡,不然不会把自己埋进暗坟里。”

    他顿了顿,继续说:“历史上,西周的王坟就是找不见的,殷商的有,东周的也有,然而夹在中间的西周王坟却偏偏没了,因此我怀疑,很可能...他们修的就是暗坟,把君王埋在暗坟里,后果呢?西周败亡,东周一蹶不振,当了几百年傀儡任人愚弄......”

    鬼老三越说越玄乎,口齿也不清了,最后被二叔和鬼四一起搀回了家。

    这件事过去了很多年,直到二叔看了陶渊明写的《桃花源记》,心中怅然,开始渐渐的...有点相信了鬼三的说法了,书中有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些隐藏空间,是寻常人见不到的,古书上多有记载,三国陆逊被困诸葛亮乱石八卦阵中几天不得脱,也是一个实例,因此,二叔在想,当年的陈小手,还有那被“一把捞”捞出来的投井女子,可能都是误入了隐藏空间中,与现实的世界,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二叔,你的意思是,那投井女子,走到了水塘中间,现实世界是水面,而在隐藏的空间内,则是一片陆地,水井在中间儿?”我惊愕道。

    二叔笑着点点头:“不错,就像那陈小手,想从现实世界里把她挖出来,属于缘木求鱼,根本不可能,只能用一些手段,让她怎么进去的,怎么出来......”

    我唏嘘不已,这真是匪夷所思!以前看《走进科学》栏目,有关于平行世界的说法,没想到,还真有其事。

    那投井女子,被骗入隐藏空间中,还不知道经历了怎样一番离奇诡异的遭遇,忘了自己是谁...最后还投井自杀了。而这一切的背后,我觉得是个阴谋,像是专门有个黑手在索命一样,但真实的情况,已经无从考证了。

    令人觉得有意思的是,那投“井”女子留下一只绣花鞋,陈小手留下接生用的洗脸盆,可见...所谓的隐藏空间,也不是密不透风的。

    “二叔,后来,你又返回去淘鬼老三的宝没有?”我好奇的问。

    二叔惆怅的叹了口气:“后来嘛...回去是回去了,但鬼老三已经死了,宝贝也不知所踪,咳!”

    “死了?”

    “嗯!死的还邪性呢!”二叔狠抽一口烟道。

    二叔说,那个从鬼老三手里买来的和田玉娃娃,让他回北京倒手一卖,直接就是三十万的价钱!翻了十倍!二叔狠赚了一笔。本想继续找他买宝,无奈家里出了点儿事,这一耽搁,就是八九个月过去了。

    再回到鬼老三的村子时,这人已经死了!

    要说这货,真是一个有想法的人,他救了陈小手一命,乘胜追击,居然打动了小寡妇沉寂的芳心,俩人喜结连理,成了一对夫妻,家里的小丫头,也有了后爸。

    陈小手还给他怀了一个孩子,这落魄的盗墓贼终于迎来了翻身的一天,最起码有婆娘了,然而半年后,哥俩去侯马“干活儿”,鬼三死在了坟里,只有鬼四一个人逃了回来。

    要说鬼三的死,那真是骇人听闻,以至于其中的情节从木讷老实的鬼四嘴里说出来,都让人难以置信!

    这哥俩盗墓,是古墓也盗,新坟也挖,所谓雁过拔毛贼不走空,大活小活都接。而且盗墓的时候,还专门有一身行头,倒不是什么特别的夜行衣之类,却是黑白无常的装束。

    为啥穿黑白无常的衣服呢?吓唬人呗!有时候走夜路的人看见,都能给吓瘫痪了。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会儿,没有现在的网络资讯,人们生活的圈子和视野都很小,思想还相对闭塞,迷信的东西依旧很有市场。一些鬼神《聊斋》之类的电视剧,也是那时候流行的。

    俩人穿着鬼差的衣服,屡试不爽,自己心里也有底气,可以“吓唬”住潜意识里隐藏的“小鬼”。

    然而在盗一个村里有钱人家的新坟时,终于出事儿了!

    子夜时分,俩人摸黑来到了坟场,正准备下手干活,突然发现...白天摸点儿选好的坟头旁,也站着两个穿着一身黑白无常装束的人。

    擦!这就有意思了,鬼三马上意识到,这他妈的是同行“撞车”了。

    要说盗墓挖冢这一行当,鬼三算是资深前辈,碰见俩抢“肉”的新人,岂能善罢甘休?气不打一出来,直接拎着“索命铁锹”一跳一跳的蹦了过去。

    鬼三只是想吓人,学的还挺像,加上戴上了专门买的无常鬼胶皮面具,别说大晚上,就是白天见到他,明知是假的,也能吓得腿软,因此很自信。

    他扮演的是白无常谢必安,蹦到人家跟前儿,夸张的学着鬼叫,还抬起了铁锹,做出要打的姿势。

    坟头那俩“人”一愣,扭过头转身瞅他,对峙了两三秒后,人家直接拽出了一条长链子,套在鬼老三的脖子上,然后一股青烟冒起,三人同时遁入了坟土中......

    那一刻,“黑无常”鬼四登时就尿裤子了,两腿软得像泥巴,再也站不起来。直到许久过后,这才发疯的往有人烟的地方跑......

    等到天亮,他回坟地没找见哥哥,到村子里一打听才知道,那之前要盗的坟,原来是个化灾的“秋棚子”!

    “秋棚子?啥叫秋棚子?”我好奇的问。

    二叔说:“所谓秋棚子,又叫立棺,一些死于非命的人,怨气极重,先不急于下葬,在选好的坟地埋下一个立着的棺材,周边用砖石砌好封死,是以为秋棚子,化解死者的怨气,省得它找替死鬼害人,那户人家的儿子酒后驾车,被撞的稀碎,尸体还在太平间里放着呢,先造个立坟化解怨气......”

    我擦!我倒抽一口凉气,那岂不是说,鬼老三,成了替死鬼?

    “二叔,那鬼三的尸体,是不是就藏在那秋棚子里?”我好奇的追问。

    二叔点点头:“让你说对了,事后,等到人家真正下葬死者的时候,鬼三就在立棺里糗着呢,浑身烂的已经全是蛆了!”

    我唏嘘不已,这事儿确实邪性,可是...黑白无常的说法是真的吗?真的有鬼差的存在吗?

    “二叔,真的有黑白无常吗?”我紧张的问道。

    二叔淡淡一笑:“小雨,你涉世未深,不识人心的险恶,事后我也在分析,事情恐怕没鬼四说的那么简单,这鬼三儿,可能就是鬼四害死的。”

    “鬼四害死的?”

    “不错!因为我看见,鬼三死后,鬼四跟嫂子混在了一起,成了新家,而且,人家还在县城里买了房子.....”二叔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道。

    我皱眉眨眨眼,这才有点反应过来。

    二叔顿了顿继续说:“不会叫的狗才咬人啊,这鬼四看起来忠厚老实,但心里面具体咋琢磨的,就没人知道了,当然,这也只是我自己的推测而已。”

    “那二叔,鬼三之前从坟里掏出的宝贝去哪儿了,你不是说,不止一件儿吗?”我继续问。

    二叔笑道:“有可能...鬼四觉得他哥卖的贱吧,觉得你二叔我就是个忽悠人的奸商,没再跟我做买卖,只是说,他哥藏起来了,他也不知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