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晚姝刚吃完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火急火燎的身影跑进来。

    “姝妹,哥哥一时睡过了头,你饿坏了吧!”黎安晟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渗出的密汗,其实他不是睡过了头,而且兴奋的一夜未睡,一大早就起来,去了那家女子都爱吃的糕点店,排队给黎晚姝买。

    “没有,青芝刚刚已经给我准备早膳了!”黎晚姝心里一暖,给黎安晟倒了一杯水。

    “青芝?”黎安晟不解。

    “二少爷好……”青芝过来给黎安晟行了一个礼,神色复杂,二少爷在京城名头可不小,当然都不是什么好“名头”。

    黎安晟没给好脸色,以为肯定是顾氏派来的。

    “哥哥可还记得白嬷嬷,她是白嬷嬷的女儿!”黎晚姝说明道。

    黎安晟恍然大悟,头一歪:“记不大清了!”

    心里隐隐约约记得一点。

    黎晚姝忍着翻白眼儿冲动,看来昨日能记得她已经非常不错了。

    “那老巫婆没难为你吧!”黎安晟见青芝不是顾氏的人就放心了。

    “还好,可能等会儿会来给我教规矩!”黎晚姝挑眉,今后的每一天她都很期待。

    “哪些破规矩有什么好学的,走,哥带你出去玩走!”黎安晟这半辈子没白混,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他都知道。

    正是他这不学无术的样子让顾氏放了心。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旧成什么样了,哥哥带你买新的去!”黎安晟看到黎晚姝身上的衣服就心疼,尤其黎晚姝那双手,姑娘家除了脸,手就是第二张脸。

    “小姐,出去转转吧!府里有奴婢看着!”青芝出声,她早就看到黎晚姝衣服旧了,何况小姐刚刚回来,一定不知道京城街道多么热闹。

    黎晚姝也不想学那规矩,好在前世都会了,便说:“青芝也一起吧!顺便给你抓点药回来。”

    她这里连笔墨纸砚都没有,她给青芝看了,就是染了风寒而已。

    “奴婢就不去了,万一李嬷嬷来了……”青芝不放心,娘亲交代她做事一定要谨慎。

    黎晚姝不放心,怕她走了,李嬷嬷找不到人拿青芝出气。

    “走…都走,有事我担着。”黎安晟不耐,出去玩玩儿能有什么破事?

    “奴婢……”

    “今日是腊月多少?”黎晚姝突然问。

    “十八,小姐怎么了?”青芝问。

    “十八?”黎晚姝恍然,如果她没记错,老太君就是腊月十八晚些回来的吧!

    不禁勾起一抹意味之笑:“青芝走吧!陪我出去转转儿。”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青芝只好跟着出去。

    黎安晟直接去账房,支了一百两银子。

    “二少爷,这次会不会太多了点,夫人那边!”管家一脸为难。

    “多什么多,本少爷带妹妹出去买点好的,说不定还不够呢!”黎安晟一脸凶神恶煞,他每次要钱都是这么要来的。

    看到黎安晟拿着银票走了,管家冷笑一声,让人去前院禀报。

    顾氏听了虽然不满,但也没说什么,只要黎安晟的银子花的是不学无术就成,这样她每次在侯爷面前夸自己儿子时,才彰显出一个天,一个地,这也是顾氏容忍黎安晟胡闹的原因。

    “夫人,这二公子再不管管,恐怕都要上天了!”身边的丫鬟不满道。

    “上吧!上了才能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顾氏冷笑,黎安晟也就那德行,才能活到现在。

    三人走在街道上,热闹繁花,黎晚姝眼里带着浅浅的笑意,她前世究竟错过了多少欢乐。

    “妹妹,大家去华衣居,哪里衣服漂亮,”黎安晟指着不远处的衣居说。

    “哥哥,不用给我买衣服,不如给我买点其他的吧!”黎晚姝莞尔,她现在需要的不是衣服。

    “都买,妹妹需要尽管说!”黎安晟一副宠妹至极的样子。

    “我需要一套银针,还有一套手术刀具,还需要一些药材!”黎晚姝眸子一亮,她从小就喜欢医术,外祖父教她的,还有那位传奇的太太太“祖”留下旷世医术,她这一辈子一定要发扬光大。

    “你一个女孩子,要哪些干什么,换点其他的,例如首饰、胭脂,绣线啊!”黎安晟道。

    “哥哥,人各所爱,不是所有女子都一样,就像哥哥一样“特殊”!”黎晚姝笑了笑,琴棋书画对她来说不仅仅是陌生,她的手也拿不了绣花针。

    黎安晟听的满头黑线,他那叫“特殊”吗?

    他也就这样了,如果再来个“不学无术”的妹妹,那候府岂不是更热闹了。

    青芝眼里闪烁着复杂,好好的一个小姐,硬是被候府逼成了这样。

    “姝妹啊……”黎安晟还想说什么,就见黎晚姝朝着一间药铺进去,急忙和青芝追了上去。

    黎晚姝进去,直接报了几味药材,不理会小二的目瞪口呆,直接让掌柜的按其抓药。

    黎安晟和青芝听着黎晚姝熟练的说出,也是一脸懵逼。

    “姑娘,这可是治风寒的方子!”掌柜的暗暗吃惊,一味不多,一味不少,这是花最少的钱风寒药方。

    黎晚姝点点头。

    掌柜的不由多看了黎晚姝几眼,以为是代人买药,便什么也没说,照着黎晚姝的要求抓了。

    “回去煎了,喝三次便好!”黎晚姝把药给青芝。

    青芝张了张嘴,没忍说出打击黎晚姝的话,她都病了一个月了,期间也喝过药,没顶什么用。

    “妹妹会医术?”黎安晟忍不住问。

    “会一点!我喜欢医术,救死扶伤,仁心仁术,是一件神圣美好的事!”外祖父说过,医者生人之术也,医而无术,则不足生人。

    黎安晟眼里掠过复杂,娘亲也喜欢医术,可是却被人看不起,还有外祖父,救人能怎样,现在还不是丢了官职,在家做一个闲人。

    “哥哥,救人是不仅仅是功德,它是绝望之时的稻草,医术不仅仅是救命,更是重生与希翼!”

    黎安晟脸色微沉,最后还是给黎晚姝买了银针,并且根据黎晚姝的要求定制了一套刀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