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些的时候,黎晚姝刚打算入睡,就听到院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就是敲门的声音。

    “二小姐……二小姐快些开门!”

    青芝得到黎晚姝的示意去开门。

    门一开,就扑进来两婆子,看到黎晚姝,就如救星一样:“二小姐快收拾一下,宫里来人了,说皇上让你火速进宫。”

    话还未落,门外就传来冷喝:“磨蹭什么,还不快点!”

    黎晚姝听了嬷嬷话,心里大致有了猜想,听到她便宜爹的冷喝,不由翻个白眼,冷淡的开口:“你们出去,容我换身衣服。”

    “劳烦二小姐快点!”嬷嬷态度不太好,说着出去关上门。

    “小姐,皇上会不会?”青芝也猜到了,毕竟白日里……

    “大概是吧!”黎晚姝到屏风后换衣服,吩咐青芝:“去把我的药箱带上!”

    黎晚姝换好,一出来就看到她的小院灯火通明,她那便宜爹一脸阴沉,好像她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还不快点,让四王爷和九王爷等你!”黎天冷冷的说,好像等一会是多么罪大恶极一样。

    黎晚姝一愣,这才看到黎天一侧站着司空绝,还有司空猎,两人都是王爷,气质却大不同。

    “黎姑娘可收拾好了?”开口的是司空猎。

    “好了!”黎晚姝下了台阶,抚平心里的恨意。

    她现在对司空猎只有恨,没有其他,前世外祖父的死,一定和司空猎脱不了干系。

    “黎姑娘请!”司空猎一副绅士。

    “四爷,九爷,小女从小染了恶疾,前不久才回来,难免有不懂事的地方,请多多见谅!”黎天剜了一眼黎晚姝,心里直打鼓,生怕黎晚姝犯了大罪,连累了他。

    “侯爷放心,本王知道!”司空猎给黎天暗暗使了一个眼色。

    黎晚姝心里冷笑,看样子黎天已经选主了。

    到了候府门口,黎晚姝发现除了两匹马,再什么都没有。

    她可不会骑马啊!

    愣神之际,司空猎和司空绝都各自上了马,只有黎晚姝和青芝愣愣的看着,不知下一步如何。

    “快,快备马车!”黎天第一个反应过来,冲着下人大喊。

    “不用了,父皇急召,马车太慢!”司空猎朝着黎晚姝伸出手,温声:“黎姑娘,你乘坐本王的马吧!”

    黎晚姝看到司空猎那伪装的一面,心里恶心的要死,忍着吐说:“多谢四爷!”

    她现在看到司空猎都觉得恶心,让她坐司空猎的马,那她还不如跑着去。

    说完对着一边马上面无表情的司空绝,含笑:“可否请九爷带民女一程。”

    眼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你不带着,我就不去了。

    司空绝对于黎晚姝的要求微微诧异,看懂黎晚姝眼里的意思,眉头皱了皱,沉声:“上来吧!”

    还有人敢威胁他?

    黎晚姝以为司空绝是在嫌弃她,司空绝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如果她上去,一个不开心会不会把她给扔出去?

    司空绝见黎晚姝不上来,以为是上不来,顿了一下,伸出手:“快点!”

    黎晚姝愣了愣,接过青芝手上的药箱,把那双小巧的手伸入骨节分明的大掌里。

    当那双瘦弱的小手触碰到司空绝时,司空绝全身微微僵了一下,轻轻一用力,黎晚姝就被甩到马背上。

    “九爷,我会尽量不碰你,如果不小心碰到你了,还请九爷高抬贵手,不要把我扔下去,我自己下去就好!”黎晚姝声音里带着讨好,小声道。

    “话真多!”司空绝一夹马腹,马儿就跑了。

    黎晚姝一愣,没有防备,鼻子撞在一个钢铁背上,眼里瞬间多了泪花,好痛啊!她怀疑自己的鼻梁骨都断了,愣是没敢发出声音,她怕屁股开花,心里却把司空绝从头到尾问候了一遍!

    “再在心里骂本王,本王不介意丢你下去!”司空绝的声音沉沉传来。

    黎晚姝瞪大眼睛,在夜色中异常明亮,这人……

    司空猎看着夜色消失的马儿,温润的眸子闪过阴冷,想到黎晚姝竟然拒绝了他,心里十分不舒服!

    “四爷,你带我吧!我爷很担心公主,我也略懂一点医术,说不定可以帮上忙!”黎茹冰急急过来,画着精致的妆容,身穿白色衣裙,望着司空猎娇笑。

    “四爷,不如就带上小女吧!她从小就喜欢医,府里下人有个小痛小病,小女都给医好了呢!”黎天点头哈腰,他确实听顾氏说过,黎茹冰给下人看过病。

    “公主贵体能和哪些下人相比?”司空猎语气不好,想到黎晚姝上了司空绝的马,便气不打一处来。

    “不,不,臣不是这个意思,臣只是……”黎天一惊,不知自己怎么惹着司空猎。

    “四爷,你知道爹爹不是这个意思的!”黎茹冰吃惊的看着司空猎,像是没见过司空猎这样似的。

    “好了,要走就快些,父皇还等着呢!”司空猎很快调整过来,看着黎茹冰和黎晚姝穿着一样的白色,给人的感觉却不一样。

    他不明白父皇什么意思,找个人还派他和老九一起来。

    “嗯!”黎茹冰提起衣裙,借助司空猎的手上去,她很想环住司空猎的腰,可又怕司空猎把她想成浮夸女子。

    “抱紧本王!”司空猎说着,马儿就飞快的跑了。

    吓得黎茹冰赶紧抱紧司空猎,心里十分欣喜,想到丫鬟告诉她,黎晚姝跟着司空绝走了,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眼里多了一抹不甘。

    到了宫门口,司空绝一个翻身就下去了,留下黎晚姝在马背上。

    黎晚姝看了,试了一下,发现马儿乖顺,就自己从马背上滑了下来。

    心里发誓,她再也不骑马了,颠的她屁股生疼,这男人肯定是故意的。

    果然,靠近司空绝是要付出代价的。

    看到司空绝头也不回的走了,急忙提着药箱跟上!

    司空绝走在前头,手微微握紧,他似乎能感觉到,手里还残留着一丝黎晚姝的温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