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

    黎晚姝梳洗完了,吃了一点早膳,便去了沈府。

    “妹妹来的真早!”沈楠已经梳洗好,就等着黎晚姝呢!

    黎晚姝笑了笑,看到沈楠行动不便的腿,心里很复杂,大夫最痛苦的事,就是遇到她治不好的病,忧思还是自己的亲人,却无能为力。

    “走吧!”沈楠脸色不变,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们俩女子出门,路上一定要小心,这三个人都有些功夫底子!”沈清派了三个武士保护二人。

    “爷爷,大家知道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沈清听到两个孙女都叫他爷爷一愣,随即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好……好……好……”

    黎晚姝和沈楠相视一笑,十分有默契。

    沈楠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出门拜会她的生父生母。

    马车上,沈楠显得沉默,不难看出,她的神情带着痛苦,也是,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就死了,这份痛楚能有几人明白。

    黎晚姝没有想到,她的舅公舅母竟然葬在一片山林中,周围是青山绿水,景色怡人,倒是是个清净的地方。

    “让我自己过去!”快到墓前,沈楠拒绝黎晚姝的推行,站起来自己一步一步走向墓前,虽然艰难缓慢。

    黎晚姝看着有些复杂,外祖父的医术她是知道的,沈楠既然能行走,为何治不好呢?

    沈楠说,如果不是外祖父,她恐怕连行走都不行,何况现在,只要天气暖和些,沈楠便可以多走走。

    沈楠到了幕前,额头出了一层细细的密汗,气息略粗,不难想象,她很吃力。

    沈楠跪下,拿出纸钱点燃,漆黑的眸子变得雾气,她从小就没有见过爹、娘,也许是见过她忘了,太小没有记忆,可是爷爷告诉她,她的爹娘都很爱她。

    “女儿不孝,没能为你们尽孝!”沈楠喃喃自语,眼泪划了下来,没人知道,她的内心多么想念父母。

    黎晚姝紧紧抿着唇瓣,她也想起了自己的娘亲,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娘亲。

    “外甥女不孝,第一次来看你们!”黎晚姝同样跪在坟前,心里对舅公、舅母的死充满疑惑。

    如果她没有记错,舅公、舅母和娘亲死的时间差不多,娘亲死后,外祖父没多久就被罢了官职。

    这一切看似自然,却带着一丝不寻常。

    沈楠在坟前呆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身体僵硬,若不是黎晚姝扶了一把,就倒在地上了。

    “我没事!”沈楠挤出笑容,借助黎晚姝的力量走向马车。

    “姐姐,你怎么了?”黎晚姝发现沈楠有些不对劲,手放在膝盖上,感觉很痛苦,却又极力隐忍。

    “没事!老毛病罢了,痛一会儿就好了!”沈楠手在发抖,却努力装出没事,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黎晚姝不语,心里有些怀疑,沈楠的腿可以走,而且知道痛,把手搭在沈楠的胳膊上,仔细探了一下沈楠的脉搏,不禁皱眉。

    沈楠的脉搏和普通人不一样,还带着一丝怪异?

    这是为何?

    没搞清楚前,她不想乱说,想着以后找机会,好好给沈楠检查一下。

    坐到马车上,沈楠那股劲过去了,脸色慢慢缓和:“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黎晚姝笑着摇摇头,在死人堆里她都不怕,这点何惧!

    “姐姐,舅公…舅母他们到底是如何死的?”黎晚姝问出心中疑惑。

    沈楠的脸色微变,眼中划过一丝恨意,很快掩饰,说:“是爹爹和娘亲出去游玩,不小心碰到了匪徒,这才丧命。””

    “匪徒?”黎晚姝还是有些不信,她记得司空猎曾经不小心提及过,说沈家的人都该死。

    她永远忘不了,司空猎瞒着她,却让所有人都知道,亲自处死了外祖父,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她想要过看望,却被司空猎拦着,最后连外祖父最后一面都见到,也是因为偷偷祭拜,才发现司空猎和黎茹冰的私情。

    她永远忘不了司空猎和黎茹冰偷情时,是多么的肮脏恶心。

    她知道司空猎太多秘密,所以被发现后,司空猎会毫不犹豫的除掉她,只是她没想到,一个人狠起来,会那么狠,因为她妙手回春,医好了很多人,所以黎茹冰便和他砍断她的双手,断送了她最宝贵的东西,让她最凄惨的死去。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我才两岁,都不记事呢!”沈楠苦涩一笑。

    看沈楠不想多说,她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车上什么人?速速下来,饶你不死!”

    沈楠一惊,心里闪过不好的的预感,担忧的看着黎晚姝。

    黎晚姝眼里一冷,看到沈楠临危不变,心中微微诧异,安慰道:“别怕,有爷爷派来保护大家的人。”

    “你们是何人?”车外保护的人喊道,满脸警惕。

    “大家是谁不重要,留下车里的人,绕你们不死。”那领头人浑身散发的冰冷与杀气。

    黎晚姝心里感觉不妙,难道这些人是冲着她们来的?

    “休想!”车外保护的忍对视一看,便攻了过去。

    “小姐,快下来,属下带你们离开!”留下一人低声道。

    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二位小姐的安全。

    黎晚姝沉吟了一下:“姐姐别动,我下去看看。”

    “等等!”沈楠拉住要下车的黎晚姝,“有机会妹妹先跑,千万不要犹豫,逃一个是一个。”

    沈楠脸色凝重,黎晚姝是陪她来的,若不是她,黎晚姝就不会有危险,她跟着本来就是累赘。

    黎晚姝会心一笑,异常明亮:“姐姐,你最好和我一起,不然,大家的命今日可能就都没了!”

    说完,率先下去,入眼是一片打斗,十几个黑衣人蒙着脸,对付那两个死士,输赢已经分晓。

    黎晚姝刚想扶出沈楠,就感觉杀气逼近,转眼就看到唯一保护她们的人,迅速厮杀到一起。

    顾不上其他,朝着沈楠:“姐姐,快过来,我背着你离开。”

    “你快走!”沈楠急哭了,这一刻真的很痛恨自己拖后腿。

    “要走一起走!”黎晚姝拉出沈楠,这一世决不能让沈楠再死。

    只是她刚背起沈楠,就闻到死亡的气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