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晚姝不敢相信,走过去确定了一下,看着那张如雕刻俊颜,面色带着一丝苍白,那怕是双目紧闭,那不容忽略的气息依然存在,不是司空绝还能是谁?

    “你家王爷怎么了?”黎晚姝有些紧张,司空绝受伤,不应该找她呀!

    “黎姑娘才是大夫!”劫她的男子一板一眼的说。

    若是不是王爷昏迷前,让他“请”黎晚姝来,他会干那种无聊的事。

    此人正是司空绝的贴身侍卫之一,炎一。

    黎晚姝一听,压下的火气又窜了上来,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不过,她没有发作,只是坐在床边,替司空绝把起脉。

    一靠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味道,有些熟悉。

    不禁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这是那会救她的黑衣人,因为那会儿她闻到了,绝对是一模一样。

    这这这?

    黎晚姝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你家王爷中毒了!”黎晚姝诊断后说。

    炎一不语,他当然知道中毒了。

    “我需要银针!”黎晚姝又说。

    话落,没一会银针就来了,这期间炎一并未出去过,这说明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有很多暗卫。

    黎晚姝用银针把司空绝的毒逼到胸口,不一会儿,司空绝眉头一皱,然后吐出一口黑血出来。

    黎晚姝一喜,又开了一个药方,递给炎一:“照此方抓药,喝三次就好。”

    毒血已逼出,已无大碍。

    “还要喝药?”炎一脸色微变。

    “废话!”黎晚姝白了炎一一眼。

    “属下这就去煎药,劳黎姑娘照看好王爷!”炎一拿着药方出去。

    心里对黎晚姝有些佩服,他知道王爷刚刚吐出的是毒血。

    “喂……”黎晚姝傻眼,这里已经没她什么事了,这偌大的王府,还会没人照顾?

    若她出去喊一嗓子,估计绝王府的门都能挤破。

    黎晚姝看着双目紧闭的司空绝,犹豫着她要不要走呢!

    她知道,暗处一定有眼睛盯着她呢!

    黎晚姝打量着司空绝的屋子,很简单,屋子透着一丝庄严的气味,显然是因为它的主人。

    黎晚姝不由把目光移向司空绝,一时觉得好笑,再利害的人,也会有头疼脑热,这神一样的男人,闭上眼睛,还不是和普通人一样。

    司空绝在黎晚姝施完针就醒了,碍于女子在场,他一时不知如何面对,索性就一直闭着眼睛,听到黎晚姝说要吃药,本能的抗拒,如今听到黎晚姝轻笑声,更是纳闷不已。

    这女人没毛病吧!

    他知道自己中毒了,府中大夫不在,他中毒之事又不能让外人知道,这才让炎一去“请”黎晚姝来。

    “长的确实不错,就是太冷了,哪些女人也不知是怎么想的?”黎晚姝自言自语,近看发现司空绝确实很俊美。

    司空绝越听脸越黑,这种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听着黎晚姝的评价,心里哭笑不得。

    一会儿,炎一端着一碗药来,递给黎晚姝,示意黎晚姝喂司空绝喝。

    黎晚姝嘴角抽抽,这人使唤人还真是自来熟,就在她纠结时,一双漆黑犀利的眸子对上她的目光。

    黎晚姝一喜:“九爷醒了,喝药了!”

    说着递向司空绝。

    司空绝不语,依旧冷冷的看着黎晚姝。

    黎晚姝尴尬一笑,说:“有点烫,凉凉再喝。”

    说着把药放下,心里想着她该告辞了。

    “本王不喝药,拿走!”司空绝深沉的声音响起。

    黎晚姝睁大眼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她刚刚没有听错,司空绝的声音带着一丝脾气?

    闹脾气?

    一个神一样的王爷居然因为喝药闹脾气?

    “王爷,不喝药怎么怎么能好呢?”黎晚姝挤出假笑,她可以哄孩子吃药。

    可是一个大男人?

    “拿掉!”司空绝看了一眼炎一,不容拒绝。

    “这个?”炎一有些为难的看向司空绝。

    黎晚姝看了,不由翻了个白眼,幼稚的人她见多了,可是一个大男人因为吃药,这还是头一回。

    “那个,其实药一点也不苦,不信你可以喝一口,再喂给你家王爷?就更不苦了!”黎晚姝笑了笑,眼底掠过狡黠。

    “啊?”炎一傻眼,他没听错吧!黎姑娘要他嘴对嘴喂王爷?

    司空绝听了,当即脸一黑,屋子里瞬间低到冰点,散发着冰凉,冷飕飕的。

    黎晚姝头皮发麻,她不确定,下一刻会不会被司空绝扔出去。

    她好歹也是救了司空绝的人啊!

    虽然她那会儿逃跑了。

    “拿来!”司空绝对着炎一。颇有一丝咬牙的味道。

    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什么话都敢往出奔,如果他再不喝,岂不是会被一个女人笑话?

    炎一大赦,赶紧把药递给司空绝,心想黎姑娘的激将法真管用。

    看司空绝一口把药喝了,黎晚姝眼底波动着你真棒的信息。

    司空绝看了,差点没一口气吐出来。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啦,王爷按时喝药,我就……”

    “黎姑娘,天色已晚,客房已收拾好,黎姑娘不妨住下,明早属下再送您回药铺……”炎一打断黎晚姝的话。

    开玩笑,明天早上还要喝药,黎晚姝走了,他不就成了炮灰,还不被王爷轰死?

    “不用!我……”黎晚姝一急,她怎么可能留宿绝王府,这要是传出去,她名节性命不保啊!

    “滚……”司空绝看了一眼黎晚姝,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一丝烦躁。

    黎晚姝一愣,心想司空绝果然冷血无情,刚用完人,就能面无表情吼出滚。

    最后,无论炎一怎样坚持,黎晚姝还是回了药铺,留在绝王府,她会睡不安稳的,想到今日那场厮杀。她觉得她要给自己身上备点各类药,以防万一。

    想到那个要杀她的黑衣人,心里恨得牙痒痒,别她再碰到,否则她一定报仇。

    司空绝得知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散发出的冷气,让附近暗卫直哆嗦。

    炎一苦笑,他明天的日子一定不舒服吧!心里纳闷,王爷对这个黎晚姝似乎有些不同。

    哪里不同,他又说不上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