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氏皇宫,位于皇都最顶峰,居高临下,俯视一切!

    皇都内,大多数区域不允许飞行,所有人都必须一步步走到洛氏皇宫内。

    抬头望去,沿着山体蜿蜒的长长阶陛一直消失在云雾之中,恢弘大气的金殿隐约可见。

    阶陛之间,是云龙石雕,一路向上走去,石雕上的图案也在不断地生变化。

    有天妖,有古妖,有妖族圣贤,也有妖神图腾!

    不少大臣,青年才俊,都在这里停下来,有的恭恭敬敬地向上方行礼后,才迈开腿向上走去。

    这样高耸入云的阶陛,有资格从这里向上走的,都是洛氏一族身份极高的人,或者,是有着某些特殊荣耀的人。

    就在这时,一座轻纱飘扬,极为奢华,大约有一座房子大小的步舆,在十几名侍者开道下,来到了阶陛前。

    抬轿的,都是身高十丈的力士,头生双角,面色赤红,走起路来却快如清风。

    “这么大的轿子!”

    “谁把轿子抬到这里来了,还要继续往上走?”

    武者们纷纷转头看去。

    “看抬轿上的徽记,这是天谕妖国的人!”

    “是了,我也认识这个徽记。”

    “我听宗门长老说了,近期皇都会来一批很重要的客人,没想到天谕妖国的人会来。”

    天谕妖国作为万妖帝天的一个大势力,位于一个古老的独立空间内,自成一片天地。

    既然是天谕妖国的抬轿,可以直接走上阶陛,也是正常的了。

    只不过天谕妖国的人,向来不怎么与外界接触,今日怎么也来了?

    那些力士抬着步舆上了阶陛,很快就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这些武者惊讶地望着,然而很快,空中又有一条巨大的黑鱼飞过!

    这巨大的黑鱼飞过他们头顶,落在了山脚下的一片广场上,如同小山一般。

    “吞海鱼?”

    “这不是真的吞海鱼,只是血脉极为浓郁的后裔。但万妖帝天之中数目极少,这是天涯宗的人来了。”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一下子来了好几个大势力的使者?”

    “嗯?这几个势力终于有个我认识的了,这是白狐一族的云带!”

    武者们都看了过去,白狐一族,他们是相当熟悉了。

    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从天上飞过的,各大势力的宾客,简直让他们应接不暇。

    不过,他们虽然有资格在皇宫上空飞行,但这长长的阶陛,也还是要步行上去。

    在这些排场极大的人中,忽然有个踩着一头金雕的人出现在了天上。

    “那是……咦,那是什么?”

    这只是最普通的金雕,放在许多宗门都最为普通的飞禽。

    可是这种人人都认识的飞禽,怎么会出现在皇都的天空上?而且,还是混杂在那些名头极为响亮,整个万妖帝天都知名的古妖后裔之后?

    “上面还有个人!”

    “那是谁啊,看起来也是年轻一代。”

    能在皇宫上飞行的人,往往都是地位极高的人物,这种人大多年纪不小了,年轻人极为少见。

    似乎察觉到了下方的骚动,踩着金雕飞行的易云,稍稍向下瞥了一眼,很快就从上空飞过了。

    这是易云这次洛神殿试炼后,得到的一次特殊待遇,有殊荣的人,也可以在皇宫上空飞行。

    当然,到了陛阶前还是要步行的,不过这已经是极高的荣耀了,那些大势力的使者,也不过如此罢了。

    直接在皇宫上空飞行,倒是前所未有的体验,不过易云的所拥有的坐骑,又只有这么一只金雕,便将它拉出来用上了。

    一只不伦不类的金雕,混在一群古妖后裔中,实在有些扎眼,以至于下方的那些武者们,一个个正伸长脖子看着他。

    易云在来之前就已经从洛火儿那里知道,今天来的人,都是各大势力的重要人物。这些人在这时候聚集到一起,也不知所为何事。

    啸!

    易云的金雕在阶陛前落下了。

    易云从金雕上落下,向山上的洛皇宫殿走去。

    这皇宫恢弘磅礴,如修筑在云雾之中,从上往下望去,万里山河尽收眼底。

    阶陛虽然长,但对武者而言,走上去也用不了多少工夫。

    “那人是谁?”

    在皇宫一侧,有一个小园林,园林中有假山,水池,水池中还有几座亭台,这是觐见洛皇之人的临时休息场所。

    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易云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洛火儿,她在人群中就像是一朵灿烂燃烧的火焰一样,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小云子,你可真慢。”

    洛火儿笑嘻嘻的说道,她坐在一座亭台的座上,在洛火儿身边,还有箭竹,玄君月。

    洛火儿这一声叫来,许多人顿时看向了易云。

    “他就是易云?”

    在场即便洛氏弟子,也不完全认识易云,有很多人去了狐族历练,自然就未曾见识易云的风采。

    只是听说,易云在炼妖石大阵中,过了白狐公主,而白狐公主,又不见得比洛火儿逊色!

    这让包括玄君月在内的很多人,都很不舒服,也心有怀疑。

    洛神殿试炼他们没参加,但是狐族试炼,洛火儿的出众表现他们都是真真切切的经历过,那简直是打击人,让人生出一种根本无力追赶的感觉。

    眼前这个小子,能有跟洛火儿一比的资本?

    那岂不是说,这个看起来不大,平民出身的人类,也要让他们生出无力追赶的感觉?

    这怎么听,都让他们觉得接受不了。

    “呃……是慢了点,我没什么好的坐骑,坐金雕过来的,这鸟飞的有点慢。”

    易云这样一说,洛火儿周围的天才更是极度无语,这小子真的是让他们望尘莫及的存在?

    “坐骑明天让我母后送你一只,这事儿再说,小云子,走走走,咱们去狐族的亭子里坐坐,聊聊天!”

    洛火儿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她早就盼着易云过来,为的就是带着易云去狐族找白月卿打打脸什么的,那多欢乐啊。

    园林中的几座亭台,都有石桥相连,洛火儿拉着易云往狐族的亭台那里走。

    这时候,狐族的亭台上,赤霄皇子也在,白月卿和狐族公主自然也不会缺席。

    远远的看到洛火儿带着易云走过来,狐族公主还没什么反应,而白月卿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了。

    尤其他看到,洛火儿那精致的嘴角微微弯起,明显有一丝笑意,白月卿知道,这洛氏一族的小公主,可不是省油的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