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洛氏皇都,一百多万人观看了此战,其中包括了赤霄皇子、白月卿等身份显赫的人物。

    眼看着赤追云败北,白月卿好似脸上被人打了一拳。

    他最为倚仗的出云剑,竟然败了!

    “云剑兄!”

    白月卿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出云剑的身边,扶住了出云剑。

    不得不说,白月卿虽然为人傲气,但对自己的下属还是非常的关心,这个时候,当着百万人的面,被人越级击败的出云剑,可谓脸上无光,可是白月卿作为狐族皇位的继承人,在这个时候还能站在出云剑身边,与他一起担当。

    “没事。”出云剑苦笑的看了白月卿一眼,“三皇子殿下,让你失望了……”

    出云剑心中愧疚,白月卿摆手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无须自责,只是这赤追云……”

    白月卿看向赤追云,嘴角抽动,对方的实力,完全出他的想象,尤其那足足影响了百万人的道域,让人感到根本惊悚。

    一个半步凝道的武者,是怎么把道域练到这种程度的,也难怪他会得到时雨君的认可。

    “是关乎杀戮的道域……”出云剑开口说道,“我在道域之中,剑心都受到影响,似乎道域引了我的心魔。”

    现在想起刚刚身处道域之中的经历,出云剑都心有余悸。

    他看向赤追云,赤追云也看向出云剑。

    出云剑习武百年,一路远同级武者,如今却被人越级击败,而且,他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赤追云的差距只会越来越远。

    “十天之后,我赤追云,就在此地,战狐族和洛氏年轻俊杰!有信心的,可以来这里,我接着。”

    赤追云说完,化成一道光虹离去,罗刹和魔女也追随而去。

    而他临走前的一番话,被百万人听得清清楚楚。

    赤追云,对整个洛氏和狐族,下了战书!

    如果洛氏和狐族,被一人横扫,那两族的所有武者,都会面上无光。

    白月卿眼皮跳动,赤霄皇子,也来到了出云剑的身边,“云剑兄,依你看,雪儿公主能战胜赤追云吗?”

    出云剑败北,狐族还有雪儿公主!

    出云剑摇摇头:“我无法预测,雪儿公主天赋要过我,只是……她年龄太小了,修为也只有通天境圆满,尚不及赤追云,我凝道境初期都输了,雪儿公主要赢赤追云,恐怕不容易。”

    出云剑没有把话说死,毕竟狐族公主到了什么程度,他也难以预料,“只是……我预感到,赤追云与我一战,并没有尽全力,他还有更强的招式,没有用出……”

    出云剑此言一出,白月卿和赤霄皇子都是心头一跳,原本洛氏和狐族这一代,也算英才辈出,狐族公主和洛火儿,都是有望成为尊者的人物,还有一个易云,虽然赤霄皇子极度厌恶易云,但也不得不认可易云的天赋。

    这样的洛氏和狐族,竟然要被一人横扫?

    如此一来,在对抗妖鬼宗的联盟中,洛氏和狐族无疑要矮人一头了。

    “希翼雪儿,能带来一个惊喜吧……”

    白月卿喃喃自语着,摇了摇头。

    在这百万人离开荒原,回到皇都的时候,几乎只在短短一天时间,消息就传遍洛氏皇都。

    出云剑败北,赤追云向洛氏和狐族所有年轻一代,下了战书!

    整个洛氏皇都,转眼间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原本人们只是知道赤追云来自天谕妖国,很利害,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他利害到这种程度,竟然越级击败出云剑。

    尤其他这封狂妄的战书,已经把洛氏和狐族逼到了死角。

    他们不能输,两大宗族输给一个人,那洛氏和狐族将会颜面扫地。

    ……

    “哦?出云剑败了?”在凤华宫,冬儿急急忙忙的来告知洛火儿这个消息后,可是冬儿没想到,洛火儿听到之后,竟然拍起了手,“这出云剑,臭屁得不得了,父皇宣召我的时候我见过他,要是只有出云剑也就算了,他那个男狐狸精主子,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了,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样子,败得好!”

    洛火儿这么一说,冬儿懵逼了。

    小姑娘眨动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洛火儿。

    不管洛氏还是狐族的人,听到这个消息无不忧虑无比,担心洛氏和狐族被赤追云一人横扫。可是火儿公主,跟别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公主,您就不担心吗?”即便是反应迟钝的冬儿,都开始担心洛氏会输给出云剑了。

    “担心什么,打就打呗!”洛火儿满不在乎地说道。

    说着,她嘴角又露出了一丝冷笑:“这个赤追云,他以为能够靠自己来制定标准,让时雨君了解到,他是真正的天才,又让联盟中其他势力的人明白,那些比他弱的人,根本没有争夺时雨君弟子的资格。既能扬名,又能获利,这人的算盘倒是打得挺响的。”

    公主懂得真多啊……

    冬儿眨着想着,她又期期艾艾地问道:“那……公主,您一定能打败赤追云吧?”

    洛火儿美眸横了她一眼:“没打过我怎么知道!”

    “……”

    不知道为什么还这么理直气壮啊!

    “放心吧,现在坐不住的人比你多得是,我皇兄,那男狐狸精,大家先看戏就好了。不过小云子怎么还没出关,我还想让他一起看看戏呢。”洛火儿说道,易云已经在天杀阵闭关十几天了。

    如果是一般的闭关地,别说闭关十几天,就算闭关十几年都不算什么。

    可是天杀阵不一样,在天杀阵中,就是无休止的杀戮。

    十几天的高强度厮杀,还是和妖鬼宗的那些变态们,一般人支撑不下来。

    而这样的闭关,又持续了十天,易云还是没有出来。

    而十天后的今日,就是赤追云摆下战台,约战所有洛氏和狐族天才的一日!

    这不到一个月来,这件事情不断的酵,要知道,洛氏皇都还有之前出使联盟的其它大势力使者,这些使者滞留在皇都,自然得知此事,加上此事有关乎时雨君收徒,所以他们早就通过各自的渠道,将消息传递出去,只是十几天时间,赤追云已经名扬整个联盟了!

    天涯宗、云踪国、永夜海,这些大势力,都有人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赶往洛氏一族。

    这些其它联盟势力来的人,也是形形色色,有纯粹看热闹的,等着赤追云横扫洛氏和狐族,也有对赤追云有想法的,有各势力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汇聚洛氏皇都。

    毕竟想成为时雨君弟子的人,大有人在,这些人也听说,赤追云是时雨君点头认可的人物,如果能击败赤追云,那他们不也能得到时雨君的认可么?甚至成为时雨君的弟子也未必!

    一时间,整个洛氏皇都风起云涌,群英荟萃!洛皇陛下,包括狐族的皇室,也被惊动了,来了这么多人,这一战,关乎洛氏和狐族皇族的颜面。

    在这样的环境下,易云反倒淡出了众人的视线,毕竟这场盛事太浩大,值得关注的人太多,莫说易云,就算是洛火儿,狐族的公主身上的关注度,也被分润了不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