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胖一瘦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就像是闻到了肉味儿的狼,跟紧了易云。

    人们开始现,这两个人的做法虽然卑鄙无耻,但是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差,这烟雨之门内部,处处是阻力,可是他们却身手矫捷,动作行云流水,好似很适应烟雨之门中的环境一样,看起来尤有余力。

    光这一点,他们就比天涯皓月强得多!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人们吃惊了,在六国联盟之外,万妖帝天的大势力的确多得难以计数,可是真正顶尖天才,也不是大白菜。天涯皓月如果出了六国联盟,去别的势力中,也绝对是受长辈器重的天才,可是放在这烟雨之门中,他反而成了最差的。这一胖一瘦两个少年,长得其貌不扬,天赋却这么高?

    尤其天涯宗的人,都感到很受打击,他们宗门年轻一代的第一人,被随便冒出来的两个人就给比下去了?

    “凝霜仙子,这两人到底是……”

    在巨树宫殿中,来自天涯宗的一名内门长老,忍不住开口了。

    从凝霜仙子之前的表情来看,她应该知道这二人的来历,原本这天涯宗长老并不关心,可是刚刚,他抢了天涯皓月的药草,又把天涯皓月完完全全比下去,他真的坐不住了。

    凝霜仙子微微蹙眉,似乎回忆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往事。

    人们都是好奇,这一胖一瘦两个少年出身的势力,莫非跟时雨君是对头?对头的弟子,还敢来时雨君门下考核记名弟子吗?找死不成!

    沉默许久之后,凝霜仙子开口了:“我之前看了他们所修的功法,应该是来自于仙雨宗,那是主人的宗门。”

    “仙雨宗?时雨君的宗门?”人们吃惊了!

    时雨君从未建立属于自己的宗门或妖国,难道说,仙雨宗是时雨君还未成神君时,所出身的宗门?

    “仙雨宗?恕老夫孤陋寡闻,并没听说过。”天涯宗长老开口说道。

    “仙雨宗是一个隐世宗门,你们未曾听闻,也是正常。仙雨宗是主人自幼成长的宗门,主人本是仙雨宗宗主之子,然而现在,仙雨宗和主人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水凝霜不想多说,其实时雨君幼时的天赋并不好,仙雨宗中竞争激烈,即便是仙雨宗宗主之子,如果天赋不佳,也会受到排挤。

    出身隐世宗门,又是宗主之子,可是这个身份,其实未必是好事,武道大能,寿元悠长,子嗣众多,许多庶出的子嗣,那就更没有地位了,在这种情况下,父子之情十分淡漠,如果没有天赋,子嗣死了也就死了,根本不会关心。

    时雨君一开始就对仙雨宗没有感情,后来生的种种,让时雨君和仙雨宗慢慢疏远。

    仙雨宗作为一个大宗门,行事冷淡无情,最后因为一件事,让时雨君与仙雨宗彻底决裂,从那时起,时雨君就跟仙雨宗没什么关系了。

    “哦,原来有这样的渊源!”虽然水凝霜没有多说,但巨木宫殿上的各大势力重要人物,心里都有各种猜测。

    时雨君很早就游历万妖帝天,恐怕那时候,他就已经离开了仙雨宗了,大概仙雨宗万万没有想到,时雨君会在与仙雨宗决裂后,慢慢成长为一名神君!

    不管仙雨宗如何强大,一个神君对他们而言,都是绝对的中流砥柱,怎能不悔恨?更何况,时雨君还掌握了《万妖圣典》的残页!

    可惜到时雨君成就神君的时候,仙雨宗想要修复和时雨君之间的关系,自然难了!

    不用水凝霜说,人们就大概猜到了一些后来的事情。

    仙雨宗现在多半一直都想把时雨君拉回仙雨宗,可惜,时雨君如此一个高傲独行的人,又怎么会答应?

    “怪不得了,时雨君收记名弟子这件事,原本只是在联盟散播的消息,之前就没想到有外面的人来,但如果是一直关注时雨君的仙雨宗,那就不奇怪了。”

    天谕妖国国主喃喃的说道,他自然不喜欢这一胖一瘦两个仙雨宗弟子,不过,仙雨宗毕竟是时雨君的出身之地,看在幼时养育的情分上,时雨君也不会针对这两个小辈,将他们收为记名弟子,也不是没可能的。

    “仙雨宗,应该有修雨之法则吧,无怪我看这两人在烟雨之门内的动作,有种行云流水的感觉,烟雨之门中的环境,其实反倒适合他们施展自己的修为。”

    又一个大势力的长老,开口说道。

    “不但如此,他们已经快凝聚道果了,修为比易云要深厚许多!”

    一个隐世大宗门出身的弟子,又精通雨之法则,在烟雨之门内如鱼得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比易云占太多的优势了!

    而现在,易云在寻找药草,他们则不紧不慢的跟着,节省体力,以逸待劳!

    只有一些易云多番探查过的地方,他们才会不紧不慢的溜达过去,跟着探查一次。

    这样的行为,实在让人生厌。

    巨木宫殿上的议论,易云当然听不到,易云完全不知道这一胖一瘦两个少年的实力和出身,信息都不对等,形势对易云相当的不利了。

    洛氏出身的石长老和端木长老,都有些心急。

    “六瓣七心花已经不错了,当时看到一株,就该摘下来的,难不成都到了这份上了,易云还想摘一株万年七心花?”

    石长老焦急的自语着,可作为当事人的易云,他依旧浑然未觉的寻觅着药草,

    宋无尘嘴角微微翘起,虽然新出现的这一胖一瘦两个家伙他同样不喜欢,但如果他们能让易云狠狠栽一个跟头的话,他还是很开心的。

    就在这时候,易云停了下来,他在原地长久的停留。

    易云站立的这片区域,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在他身边,都是一圈零碎的岩石,倒是在易云脚下,有一块一米见方的黑岩石,这黑岩石看起来古拙而又沉重。

    宋无尘眉毛微微一挑,倒也不太在意,他本以为易云过一会儿就会离开,却不想易云一直在这块大黑石上徘徊,不知在探查什么,已经足足两刻钟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