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云深知,妖鬼宗同在青木大世界的危险,但如果这次放弃的话,易云不知道自己还能从哪里领悟到混沌鸿蒙之道,如此一来,他的大毁灭道果,就不可能生成。

    他现在分秒必争,根本耽搁不起时间,错过了机会,以后就不再有。

    “师尊,我都来到这里了,就没打算回去。”

    “嗯,好!”时雨君点头,虽然明知易云的选择极为危险,但他还是欣赏易云的胆气。

    这时,从那巨大骷髅头里飞出了一道恐怖鬼影,这鬼影身边还跟着好几道影子。

    这鬼影出现在空中,显得非常突兀,和周围的空间都无法融入,影子周围出现了大片的扭曲,仿佛是透过另一重空间投影过来的。

    “时雨。”

    一股阴冷诡异的气息扑面而来,易云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迎着极寒暴风,即将被冰封了。

    不过这股气息刚到时雨君面前,就在时雨君一声冷哼下化为了无形。

    “打个招呼罢了,何必如此冷淡?上次你收徒我也听说了,本来还想叫几个不成器的弟子过去让你看看,是不是能看得上。这就是你新收的弟子?”

    易云感觉到几股仿佛能穿透灵魂的视线,投射到了自己的身上。

    其中两道视线,让易云感觉到了一丝熟悉。

    是之前袭杀自己的那两名尊者,他们也来了。

    鬼画子,幽冥道人,他们的模样和姓名,易云不会忘记。要不是有降神塔,他就死在这些人手里了。而护送他的端木长老,石长老,都身受重伤,原本准备突破境界的石长老,估计因此受了不小的影响。

    “你想跟我动手?”时雨君冷冷地问道。

    “哈哈,不要认真。回头在神府里见。”那鬼影出可怖笑声,然后一下子扭曲拉长,变为了空中的一道血线,然后又诡异地消失了。

    这鬼影离开了。

    易云立即感觉到那股威压消失了。

    “那人是……”那鬼影显然认识时雨君。

    “妖鬼宗的魔眼神君,以及妖鬼宗的十几个尊者。”时雨君神色低沉,“他也来了。这魔眼神君就像一条恶狗,闻到什么味儿就立即赶来。”

    易云之前曾听说过,妖鬼宗之所以强横,就是因为出了一名神君,原来刚才那鬼影就是。

    “就是旁边那两个尊者,对你动过手?”时雨君突然问道。

    他也感觉到那两名尊者用不寻常的眼神看了易云一眼。

    “是的。”易云点头道。

    时雨君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冷意:“他们在青木神府里就什么都不算了,魔眼神君的目标应该也是青木神府。”

    妖鬼宗的神君、尊者,都会进青木神府,易云不用担心会被他们杀害。而时雨君虽然对那两名尊者有杀机,但他们也不蠢,应该会牢牢跟在魔眼神君旁边。

    接着,那巨大骷髅头也迅离开了。

    时雨君看着那巨大骷髅头,他原本就是个性格随性的人,如果不是魔眼神君恐怕还在附近看着,他都想出手把那些可能暗害易云的妖鬼宗小辈清理干净了。

    “我不能让魔眼神君一个人进入神府,我也要进去了,我的神识暂时可以避免你被追踪,之后你就多加小心吧。”时雨君嘱托道。

    “我知道了,师尊。”易云说道。

    那巨大骷髅头已经消失在远处了。

    而在巨大骷髅头的一只眼睛里,一个穿着鲜红长袍,容貌俊美的阴柔男子正站在那儿。

    他还望着时雨君他们所在的方向,虽然已经看不见时雨君三人的人影了。

    “那小子,居然真的没死!”幽非花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是说那个洛氏的天才吗?他叫什么来着?易云?”这时,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从幽非花身后传来。

    说话的是一个容貌艳丽的蓝女子,她双眼闪烁着秋波,一举一动魅惑天成,眼角一抹鲜红让她增添了一丝诡异神秘的色彩。

    她的长相可说是祸国殃民了。

    “他很年轻啊。”这女子笑着说道,她刚刚也看到了易云,“真是让人难以想象,一个不到凝道境的少年,不光在你的全力一击下安然无恙,还逃过了令尊堂堂一名尊者的杀招。真是让人对他感到好奇呢,怎么做到的呢?”

    幽非花一看她来就皱起了眉头:“妖婼,你少插手。”

    “呵呵,我只是好奇而已。”妖婼掩嘴一笑,这神态充满了诱惑力。

    幽非花冷哼了一声,又转头望向了骷髅眼的外面。

    刚才时雨君在,他即便看到易云也不敢做什么,也不可能在那里逗留,那是找死。

    不过时雨君怎会一直保护易云?

    “易云的身上,除了当时挡住我一击的那个分身外,一定还有重宝!”幽非花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异色。

    能够挡住尊者必杀一击的重宝!这个消息一旦放出去,估计来到青木大世界的这些武者们都要心动了。

    但幽非花怎么会将这个宝藏的消息说出去,就是妖婼他也不会说。

    “这易云拜了时雨君为师,修为达到了半步凝道。不过不要说他还没有凝道,就算是已经凝道了,也和我差得远!我是道宫六层,如果没有那防身的宝物,他在我面前,根本不是一合之敌!”幽非花露出厉色。

    易云成了神君的弟子,但是他才在神君的教导下修炼几年。而幽非花却是从出生开始就在幽冥道人手把手的教导下了,再加上两个大境界的差距,幽非花完全没将易云的那点实力看在眼里。

    甚至在幽非花眼中,易云的宝物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那该死的时雨君,不赶紧离开,这下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易云。这段时间内,他可别死了。”幽非花心道。

    在巨大骷髅头消失的同时。

    “妖鬼宗的人走了,魔眼神君的气息也往青木神府的方向去了,他们并没有追踪你。”时雨君望向青木神府,说道,“易云,大家走了。”

    “你小心。”凝霜仙子点头道。

    易云行了个礼,待他抬起头时,时雨君和凝霜仙子的身影已经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青木神府去了。

    “时雨君等到妖鬼宗的人走远了才离开,已经是对我的一次保护,接下来要靠自身了。”武者练武,本来也不可能一直处于师父的保护之下,无法自己面对危险的武者,还奢望求什么大道。

    易云看向地面,这青木大世界他是第一次来,正准备随便找个看起来还算安全的地方降落了,忽然两道身影从地面上飞了起来。

    这两道身影一开始还有些畏惧,不过似乎看清了只有易云一个人后,这两道身影立即就加快了度。

    易云顿时警惕起来,一只手已经按在了空间戒指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