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神木是怎么回事?”

    不光是时雨君,之前已经后撤的时璇玑和魔眼神君也看到了这一幕变化,这株顶天立地的世界之树,竟然结出来了一枚布满道纹的果子来。

    “这不是道果吗?”

    不管时璇玑还是魔眼神君,在他们的生命里,都不知道多少次见到后辈弟子凝聚道果了,这其中有不少人,还是他们的弟子,因为凝道境可以看出一个武者未来的成就,所以但凡重要弟子凝道,作为师尊,都会临场观摩。

    武者凝道的过程,他们再熟悉不过,先是体内通天道树投影出来,而后在道树枝头,道果一枚又一枚的凝结。

    可是,通天道树最高也不过九十九丈,这已经是九九道树,九九道树有多高?也不过一座小山的高度而已,这高度虽然不夸张,但已经是极致,不可能更高了。

    而现在,他们眼前这一株……

    时璇玑和魔眼神君简直想骂人了,这还叫道树吗?这是青木大世界的神木啊,一株神树,镇住了一方大世界,如同擎天柱一般!

    九九道树,因为已经高度圆满,号称一株道树,铺就通天之路。

    可在这株神树面前,九九道树简直就像是一棵小草一般。居然有人用这株神树来凝聚道果!?

    “难道是有人在突破凝道境!?”

    魔眼神君不可置信的说道,他这话刚说完就住口了,此时身处神木核心的,只有易云和月盈砂,月盈砂已经是凝道境了,而易云还是半步凝道,莫非是易云?

    时璇玑显然也意识到魔眼在想什么,他蹙眉道:“不过是一枚道果而已,还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突破凝道境,就算是那小子,也只能证明他确实能够跟神木融合一部分,让自己的通天道树,投影在了神木罢了,可是他还不是没能唤醒神木,现在青木大世界都要崩毁了,他在这里突破,又有何意义?”

    时璇玑刚说完,又是轰隆一声巨响,地面又裂开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痕,就像是一尊看不见的神灵,一剑将大地斩开一样。

    呼呼呼——

    从这大地裂缝之中,灭世狼烟如同黑色的火焰一般喷薄出来。留给这片大世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璇玑老鬼,你说的不错。有青铜巨人在,时雨连密地都进不了,根本救不了这小子,他注定要随同这青木大世界一起毁灭,可笑他现在还努力突破凝道境,他那点力量对世界崩毁之力而言连蚍蜉撼树都不足以形容,可笑可悲。”

    魔眼神君嗤笑着说道,易云死在这里,他求之不得。

    然而,他只是笑了几声,他的表情却渐渐凝固,他眼睁睁的看着,神木之上的道果越来越大,越来越丰满,它已经孕育出了八片叶子,正在凝聚第九片叶子!

    道果的品级,从一叶到九叶,神君门下弟子能凝聚出八叶道果,已经不错了,至于九叶道果,可遇而不可求,即便放在仙雨宗、妖鬼宗这样的超级宗门,也是几十万年不遇,一旦出了一个,足以让宗门大宴四方,各方雄主来贺。

    而即便是几十万年一出的九叶道果天才,也往往只是修了普通的道,要想在一条大道上凝聚出九叶道果,难度更甚十倍!

    易云现在凝聚的,是纯阳大道,作为宇宙形成初始便存在于天地的阴阳法则,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即,可是易云竟然在纯阳大道上达到了圆满,这样的大道九叶道果,数百万年不遇!

    眼看着易云的道果即将九叶,竟然就比下了他们妖鬼宗数百万年的积累,魔眼神君怎能舒坦了?

    “啪!”

    就在这时,第九枚叶子已经完全展开,这一枚道果从凝聚到成形的速度,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这也是因为易云在入青木大世界之前,就已经尝试过一次凝道,早已经凝聚出道果雏形。

    “嗤嗤嗤!”

    九叶道果一成形,立即绽放出灿烂的光华,宛如一轮冉冉升起的小太阳一般,金光万丈!

    一道道纯阳法则符文,铭刻在道果之上,让人望之炫目,心神震撼。

    这是一枚堪称完美的道果!

    与此同时——

    “蓬!”

    一声爆响,一道漆黑的斧芒闪过,时雨君被青铜巨人一斧劈飞!

    即便有三尺光阴剑格挡,时雨君也受了伤,他毕竟不是青铜巨人的对手。

    此时的时雨君,披头散发,嘴角溢血,但是他的眼睛中,却满是灼灼的战意!

    他看向神木之上完美的九叶纯阳道果,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满头黑色长发,在足以撕裂大世界的风暴中肆意飞舞。

    “好!好!你我师徒一场,也是缘分,你若能金鳞化龙,那为师愿作风云,给你这一场造化!”

    时雨君的声音,回荡天地之间,他一抖手中长剑,身体化作一条流光,在风暴中穿梭!

    他的身影,就像是暴风雨中的雨燕,迎上了青铜巨人!

    轰轰轰!

    大地在撕裂,天空震颤,大片大片的虚空崩裂,可是此时的时雨君,不管不顾,他倾尽全力,战青铜巨人!

    远远望去,青铜巨人那将山峰踩在脚下的巨大身影,和渺小如微尘一般的时雨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幕,仿佛化作了时间的永恒。

    “这时雨疯了,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跟青铜巨人拼命,他不要命了?”时璇玑脸色一沉,虽然他跟时雨君不合,但时雨君毕竟也算是他们仙雨宗出去的人,他总觉得时雨君还是有价值的,不想他就这么陨落了。

    “哼,时雨找死,我这是知道他徒弟在突破凝道境,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徒弟在冲击神君呢,一个凝道境,就算成了又有个屁用,九叶大道道果是少,可一个大势力几百万年也能出一个这样的天才,放眼整个万妖帝天,出的就更多了,可是这些凝聚了九叶道果的武者,能成神君的概率也是很小!”

    魔眼神君不屑的说道,他说这话是事实,神君实在太少了,否则仙雨宗也不会屡屡尝试将时雨君劝回宗门了。

    然而魔眼神君刚说到这里,他的后半截话却卡住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这株浩大无极的神木之上,又凝聚出一枚道果来。

    这枚道果,充斥着岁月流逝的韵味,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时间之河浇灌着它,让它迅速的成长。

    那一枚枚的叶子,像是经过了雨露滋润的花瓣一般展开,其展开的速度之快,简直让人感到不可置信,一般的年轻小辈破凝道时,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可是放在易云这里,展开叶子竟然只是几息而已。

    一叶、两叶、三叶……六叶、七叶、八叶……

    当第九片叶子展开一个小角的时候,魔眼神君和时璇玑完全惊呆了,九叶道果,源自于时间法则的大道道果,又一枚!?

    即便绝世天才,也不会修太多的道,武者年轻时时间太宝贵,哪怕是神君亲传弟子,修三种道,也几乎是极限了,而通常这三种道中,会有一条主修的道,其余的只是辅助罢了。

    主修的道,都未必能凝聚九叶道果,更何况是辅修的道了!可易云却一口气凝聚出两枚九叶道果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