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这老太的名字,只知道她姓任,出身于天机门,这天机门,也是我爷爷的师门,天机门本来是正道宗派,可是很多弟子却不修本门功法,这红衣老太更是极端,修的却是鬼道功法。红衣老太是我爷爷的师妹,但却跟我爷爷有深仇大恨,我不知道到底那仇是什么……因为我爷爷已经不在,她就将所有的仇恨,全部转嫁到了我身上,后面的事情,前辈都知道了。”

    “其实,就算没有她,我恐怕也难得善终了,天衍商行已经对我神机商行虎视眈眈,我爷爷和一干长老陨落之后,天衍商行多番试探我神机商行,在生意上一再蚕食原本属于我神机商行的店面,可大家都只能一忍再忍。”

    “甚至一个月前……天衍商行的少主炎天聪发出喜帖,要向我爷爷提亲,要娶我为妻!”

    姬水烟说到这里胸口剧烈的起伏,面色微微潮红,显然极为愤怒,她恨声道:“我本就恨不得一剑杀了这炎天聪,他竟然无耻的提亲,这是要将我整个神机商行当嫁妆,连争夺都省了,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接纳神机商行的一切财产,也杜绝了其他势力来分一杯羹!”

    听了姬水烟的话,易云摇了摇头,武者的世界就是这样,力量就是一切,姬水烟若同意下来,后半生定然无比凄惨,可若是不同意,那结果也大致雷同,还是神机商行被吞并,她无依无靠之后,被炎天聪生擒活捉后,再被囚禁侮辱,除非她自杀,否则结果比第一种还糟糕。

    “对了,你说的那个出现在葬阳沙海中的异象,它是什么?”

    易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第一次姬水烟提起来的时候,他就问过一次,只是那时候姬水烟一心想让易云快点走,根本没有回答。

    “回前辈,关于异象,我爷爷有一些推测,他怀疑,这异象是来自于一种神火,说起这神火,可能与葬阳沙海的历史有关。”

    “传说葬阳沙海已经存在了数亿年的时间,而葬阳沙海的成因是一轮太阳掉下来,将周围千万里区域,烧得寸草不生,变成了沙漠。”

    “而爷爷认为,那坠落的太阳可能是一种至阳之物,又或者,真的就是太阳坠落了,但这太阳,在沙漠中孕育了几亿年之后,最终孕育出一缕阳精出来,如今的异象,可能就是这一缕阳精出世了。”

    “哦?”听了姬水烟的话,易云大感惊奇,“你爷爷怎么知道这些?你之前说,因为这异象出世,导致许多势力云集在葬阳沙海,那他们知道是葬阳沙海中孕育了阳精么?”

    姬水烟摇摇头道:“应该不知道……”

    “不知道?”易云诧异的看了姬水烟一眼,他相信,汇聚于此的势力中,应该有不少高手存在,而姬水烟的爷爷,可能实力并不见得如何出众。

    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姬水烟的爷爷却能推算出来,这有点不同寻常了。

    姬水烟似乎猜到了易云所想,她说道:“前辈,我爷爷实力是差了一点,但是爷爷的习武天赋并不差,只是他一生都投身在风水相术上,爷爷出身的天机门,就是一个传承风水相术的宗门,天机!天机!就是推演天机的意思。”

    “爷爷建立的神机商行,这商行的名字也是来源于此,神机,神机,就是神机妙算。”

    “其实学习推演天机、风水相术这些,都不能直接提升实力,所以天机门慢慢的衰败了下来,据爷爷说,在久远的年代,天机门也曾经有过辉煌的过去,是一个超级宗门,出了好几个‘天师’。只是后来,风水相术太难学了,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难有成就,越来越多的弟子学艺不精,加上相术不能直接提升实力,他们选择半路改行,所以我刚才说,很多天机门的弟子,都不学本门功法,就比如那任老太,这导致天机门人才凋零,慢慢衰落了。”

    “到了爷爷这一代,只有爷爷一心精研风水相术,成为一代风水大师,被内定为天机门下任门主,但两万年前,因为天机门的权力争斗,发生了一件伤了爷爷心的事情,爷爷最后离开了天机门,到葬阳沙海白手起家建立了神机商行。”

    “神机商行是做药材生意的,要有珍贵的药材,才能起家做大。爷爷就是靠他出神入化的风水相术,在葬阳沙海中推演天机,算准了许多珍贵天材地宝的位置,这才让神机商行成为葬阳沙海最著名的商行之一。”

    “原来是这样。”易云有些愣住了,他没想到,神机商行竟然有这样的历史,风水相术学到大成,可以用来寻找天材地宝,这一门秘术还真是奇妙。

    这样一来,关于阳精一事也说得通了。

    那些外来的势力,一来不懂风水相术,二来不了解葬阳沙海,光看异象,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姬水烟的爷爷,在葬阳沙海这里经营了两万年,对葬阳沙海每一寸沙都熟悉无比,加上他出神入化的相术,恐怕已经悟透了葬阳沙海的天地大势了。

    他看到的东西,远不是别人能比的。

    姬水烟犹豫了一下,从身上取出了几枚红玛瑙一样的石头,双手递给易云。

    “前辈请看,这是爷爷当年找到过了纯阳神石,据爷爷说是孕育阳精过程中,普通的巨石经过阳精亿万年的烧灼,这才化成了这种神石,前辈如果感兴趣,这些神石就送给前辈了。”

    姬水烟把这几枚神石交到易云的手上。

    拿着这红色石头,易云顿时感觉自己全身经脉中的能量都在加速流转。

    一股股精纯的纯阳之力,通过他的手心,传递到他的丹田,说不出的舒服。

    而最重要的是,易云发现自己丹田中的神木种子,在吸取了这些纯阳之力后,竟然再度开始了成长。

    易云有一种感觉,如果让神木种子完全吸取了这几枚纯阳神石中的能量,那对神木种子的提升,远比刚才他吞噬的丹药、舍利加起来,效果都要好出很多来。

    如果神木种子成长了,自己也会跟着得到极大的好处,修为、实力都会大幅度提升!

    想到这里,易云微微激动起来,这葬阳沙海,对他而说是一个机会,看来他是必须留下来看看了。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