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无锋……你毁我七星道宫的传送阵!?”

    风行长老气得发抖,这传送阵,跨越千万里距离,是七星道宫的重要阵法,造价高得让人害怕,风行长老作为玉光城七星拍卖行的负责人,无论是什么原因,只要传送阵损坏,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想到七星道宫那森严的门规,风行长老心中发寒,以他在七星道宫的卑微地位,那真是杀了他都不足以弥补传送阵被毁的损失!

    “毁了又如何?”

    剑无锋收回长剑,神色冷然,不毁传送阵,一旦七星拍卖行的人再往外传信,七星道宫再派出什么人来,那他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对付一个玉衡上使,对剑无锋而言已经是极限,能一击得手,还是因为易云的牵制,取得了先机。

    说起来,剑无锋也深感易云的可怕,刚才易云的那一剑,虽然被玉衡上使轻松破解,可是依旧让剑无锋震撼,那一剑远比之前他对付剑小霜的剑招利害太多了,这个年轻人领悟的法则简直惊为天人,未来他的前途不可估量!

    场中的气氛,一时间安静下来,人群早已经退开数十米,刚才瞬间的交手,那强大剑气已经摧毁附近的亭台,荷花池也仿佛被风暴吹过,全数摧毁。

    玉衡上使一挥手,掉在地上的浮尘已经落回了他的手中,他肩膀的剑伤,已经前后贯穿,鲜血虽然止住,可是伤口中残留的剑气,依旧在破坏他的经脉,一时竟难以炼化。

    这让玉衡上使暗暗心惊,剑无锋竟然这么强!

    玉衡上使原本没瞧得上清池剑派,然而现在他发现自己远远低估了剑无锋的实力,这绝对是一个棘手的敌人,即便之前不是因为对付易云,他跟剑无锋一对一,也不敢说能赢剑无锋。

    “剑无锋,你为何要与我七星道宫作对,给老夫一个理由!如果你想要天机盘,老夫承诺为天机门取回天机盘之后,可将天机盘与你共享。”

    传送阵被破坏,玉衡上使有些急了,他奈何不了剑无锋,一旦被剑无锋带着易云逃离,将会眼中破坏他在七星道宫中的威望。

    “天机盘与我共享?哼!今日之事,你我都心知肚明,何必说得冠冕堂皇,什么为天机门取回天机盘,还不是你七星道宫觊觎葬阳沙海的宝物,看来我之前,也对这宝物有些低估了,没想到它已经能让你七星道宫为之不择手段了,堂堂一个七星道宫上使,竟然对一个甲子年龄的小辈,还有一个弱女子出手,真的是脸都不要了!”

    剑无锋一番讽刺,让玉衡上使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看来,清池门主是不打算告诉老夫原因了。”

    玉衡上使阴测测的说道,他听说过剑无锋为人正直,但就算再正直,也不可能为刚刚认识的人打抱不平,就赌上所在宗门全部弟子的性命,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就算葬阳沙海的异宝,都不足以让剑无锋如此,毕竟就算得到天机盘,也只是多几分找到秘宝的希翼而已,并非绝对。

    剑无锋根本不说话,他一挥手,直接扔出一座小塔来。

    易云看得微微一怔,他知道,这座小塔应该是一座随身洞府,它竟然跟降神塔有些类似,但品质却远远不及,看来清池剑派也有关于降神塔的记载,应该是清池剑派的后人,根据这些记载,仿制了一座降神塔。

    “你们都进我的随身洞府!”

    剑无锋一边说话,手中长剑依然直指玉衡上使。

    玉衡上使眼中迸发出摄人的寒芒,他知道剑无锋要带人走了,他有心阻拦,可是他已经受伤,真正打起来未必是剑无锋的对手,根本留不住。

    “诸位!我玉衡道人代表七星道宫在此号令,今日只要助我玉衡道人拦下剑无锋的,他日我七星道宫,必有厚报!”

    玉衡上使明知道自己应该拦不住剑无锋了,只能动员在场诸多外来宗门的高手相助。

    如果所有人一起出手,他相信剑无锋插翅难飞!

    果然,玉衡上使这样一说,有些人已经蠢蠢欲动了。

    剑无锋心中一沉,冷声道:“今日如果有谁出手,我剑无锋不敢说别的,死之前拉上几个垫背的还是办得到的!”

    剑无锋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易云心中万分感激。

    救命之恩已经难得,而更难得的是,施救者付出重大代价,冒着极大的风险而做出的救人之举。

    易云抱拳道:“前辈今日之恩,易云没齿难忘!”

    说话间,易云看向在场所有人,寒声道:“我易云活这几十年来,不知遭遇多少次生死危机,而恰巧我命硬得很,屡屡走过鬼门关,阎王就是不收,让我侥幸活到现在,也算练就了一身本领!”

    “易某今天在此承诺,今日凡是对我和无锋前辈出手之人,我易云必铭记在心,若我侥幸不死,它日我武有所成,必定去你们的宗门,一一登门拜访!”

    易云这句话说道后面,已经蕴含了冰冷的杀机。

    一个小辈说出话来,威胁在场诸多高手,这原本是让人笑掉大牙的荒谬之事,可是发生在易云身上,却没有人笑得出来。

    他们深知,易云如果无门无派,走到现在能有这番成就,他一定有气运加身,易云说几十年来不知遭遇多少生死危机,屡屡过鬼门关而不入,绝非空话,如果不是有这样的经历,易云又怎么能有今天的成就?

    易云之前历经诸多生死危机而不死,他们又怎么肯定今天一定杀死易云?惹上这样的敌人,一旦他日后成长起来,可能会把他们一一灭门!

    七星道宫虽然许诺了一些条件,可是这些条件能兑现多少还是个问题,对比易云未来的威胁,许多人退缩了。

    “你们……”

    眼看着人们纷纷往后退去,玉衡上使心中气急,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做不了什么,炎天聪更是心中大急,他之前说出天机盘的消息,就是为了灭杀易云,可是现在眼看着易云要走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