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存在分歧,但趋势却是好的,罗总因此又亲自送李社长上车。

    他知道,这个好消息,此时就应该在企业里以光速传播着,这又是自己在企业最高光的时刻,或者可以说,是自己在奇梦达最后的高光时刻,在和下午就会再次见面李社长握手道别时,他表现得相当的依依不舍。

    握着李社长的手,他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说的样子的——他希翼此时正通过窗户向外看的员工,明白自己才是为大家争取到了一个好条件的主角。

    直到过了一两分钟,罗总觉得有些奇怪,那位李社长,怎么会这么配合?

    这两次接触让他非常明白,这位小李先生,绝不是一位会随便迁就人的人,自己的这些没营养的话,他怎么会有耐心听?

    就在罗总疑惑的时候,李社长亲切的搭上他的另一只手臂,轻声说道,“罗总,细则上的支付顺序,大家不会改变,”

    在罗总快要笑不下去了之前,他马上说道,“但你放心,你个人的部分,大家当然会第一时间支付,数额,也绝对会更大,”

    看着李社长笑着说出这样的话,想着此时正关注着这边的那些人,惊愕的罗总知道,自己绝不能表现出惊愕来。

    李社长这时亲热的在他手臂上拍了两下,“在大家两方达成共识,即将签署协议之前,你期待的金额,将马上打到你在全球任何一个银行的账号上,”

    “再见,”他松开到这时还握着的手,并挥手向其它人致意。

    或远或近的旁观的那些人,只看到两位负责人像好哥俩一样亲热的道别,完全想象不到他们微笑着讨论的,竟然会是商业贿赂。

    说实话,就连现在依然目送着车队的罗总也想不到,李社长会向他行贿。

    他更惊讶的是,以自己的感受分析,这位李社长做这事,那是非常的老到,绝对是熟练业务。

    这就有些颠覆他心目中的一些固有印象,这样的人,竟然也会行贿?要知道,这位的老爸,那可是被称为韩国经济总统,或者幕后总统的人,按说,不是其它人向他们行贿才对?

    这怎么就反了过来?

    车里面沉似水的李社长,此时也非常无奈。

    以他的身份,他怎么会耐烦亲自做这样的事?

    但谁让前面权五铉的表现,以及己方的处置,让罗总应该不会相信除他之外的人,这才不得不亲自对罗总许诺。

    至于说行贿,是的,对他来说,那真是熟练业务。

    自己的老爸当初可以狂到公开骂总统是瘪三,政府也是瘪三,确实也有过联络其它家族要挟政府的事,但现在,已经时过境迁。

    在当前的韩国,已经不存在他们这些家族动辄公开叫板政府的环境,再也没有客大欺店的基础,反过来,是政府的威权日盛,到了他们要讨好政府的时候。

    尤其是现政府。

    在入主青瓦台之前,这位现代集团的前明星高管,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向自己老爸90度鞠躬,但老爷子不屑一顾……

    从那位上任至今的一些趋势分析,这些他们从来没有放在心上的事,青瓦台的那位,现在可是记得清楚,或者说,他一直就没忘过。

    原来的助力,变成了现在的阻力,以至于他们在不少时候,不得不选择用钱来开道……再说,用钱解决问题,这也算得上是他们一贯的作风,李社长同样也是从小耳濡目染,算得上家学渊源。

    他只希翼,自己这次亲自出面许诺这样的条件,能尽快发挥效用。

    他有把握,自己的希望,一定不会落空。

    …………

    此时,国内已经到了晚上,罗总的另一个寄托,奇梦达的全权代表,副总裁彼得赛福特,正在接受东道主的热情宴请。

    此时的他,同样很有把握。

    他于昨天下午从德国动身,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到中国,恰好也是当地时间的下午。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中国的赛福特,这一次重新领教了中国方面的热情好客,他在机场就受到了热烈欢迎,就接受两位美女献花的事,还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也是受此激励,这个脑袋光光,镜片也闪光的奇梦达副总裁,不辞辛劳的在抵达酒店后不久,就和江天集团的代表进行了会晤,之后,应他的要求,东道主带他参观了江天集团的总部以及主要的两家企业。

    因为恰逢春节假期的缘故,赛福特参观的几处,都只有少量的值班员工,但作为一位长期负责财务,又对中国的情况有一些熟悉的奇梦达高管,赛福特大致对江天集团的实力有了直接判断,就是不考虑江天集团的国企身份,这也是一家很有实力的企业。

    而且还很有决心。

    这个决心,就在这个晚宴上,得到了完美的展现。

    江天集团在当地最有名气的酒楼,宴请了赛福特一行。

    在平时,这并没有什么,但奇梦达中国企业的陪同人员向赛福特说明,初一这天,酒楼原本都不会开业,江天能在这里宴请他们,一定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赛福特也感觉到了这一点,这家偌大的酒楼,今晚就只有他们这些人,这就相当于是包场了。

    但随后陆续抵达的宾客,才更让赛福特惊讶。

    市里负责经济的副市长,省级科技系统、商业系统等相关部门的官员……一共请来了6位,此外,还有中国最大银行的代表。

    席间,这些高官一个个的反复向赛福特强调,“大家决心在内存芯片这个中国堪称为空白的产业,做出成绩来,并以此为契机,把大家市,大家省,打造成一个半导体强省,”

    “大家非常看好奇梦达的资产,尤其是技术资产……”

    “大家从上到下,全力支撑江天集团的行动……”

    那家银行的代表,也再三对赛福特强调,“大家一定会作为江天集团的坚强后盾……”

    这让赛福特对接下来的洽谈,非常乐观。

    …………

    慕尼黑,李社长的希望,也没用落空。

    事实证明,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在很多地方都很好用,到了下午第二次会谈的时候,李社长明显感觉到,罗总对支付顺序,明显没有上午那么介意。

    他相信,接下来都不用自己出面,只要派一个人在晚上和罗总聊几句,把金额明确下来,那么,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将按着自己的节奏来。

    罗总有压力,他并不是没有压力,因为集团股份的构成,以及政治经济环境的影响,他的接班之路,看起来也不会是太轻松,他同样需要做出成绩来。

    三两下就完美解决奇梦达的问题,当然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之后的发展,确实也和他预料的一样顺利,到了晚上,和罗总接触的那位反馈回来的信息,让他对此非常乐观,到了这个时候,奇梦达的这些高管,果然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那么,接下来,就看另一方的配合,也是老爷子听说动用了不少资源,才动员起来的那个第三方的表现。

    根据韩国反馈过来的信息,他已经知道,那边同样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个晚上,当事两方的三位负责人,SAMSUNG的李社长,奇梦达的罗总,副总裁赛福特,抱着对明天的美好期待,都睡得很早。

    在他们都已经进入梦乡的时候,还有很多人,依然在忙碌着。

    伦敦金融区小黄瓜的顶楼,已经像哈姆对冯一平承诺的那样,成为一个办公区,此时依然灯火通明,在其中工作的人,这个晚上,好像并没有休息的打算。

    他们也有把握在最后期限前,完成自己的工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