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人又是一声冷哼道:“你是活腻了吗?”

    小营长向门外扫了一眼,却见到自己的两个警卫员早已经倒在了门外,地上还有一大滩血,他当即怒极骂道:“你他NND的就不会出点别的动静?总像个猪一样哼什么哼?”说罢抬枪就射向这个合成人。

    合成人是不怕枪打的,所以连躲闪都没有的就冷哼了一声,可是小营长也知道他不怕枪打,更知道他还会咧着嘴角哼那么一声,所以开枪时瞄的就是他那张略略张开的大嘴,竟管合成人闭嘴闭得快,仍有两颗子弹顺缝钻进他的牙膛,打到他的上腭。

    这两发子弹到是没对合成人造成什么伤害,但子弹所带出的冲击力却让他身子向后一仰,柔软的上腭被打得生疼,满嘴的火药味更是让他感到作呕,合成人是很爱干净的,因为他们的恩主博斯科普人就是个异常洁净的种族,所以他们这些合成人也被调制得跟恩主一样,从心里往外的厌恶肮脏,特别是对于进口的东西。

    合成人的头脑因为子弹的冲撞有些发晕,他愤怒至极,想再怒喝却发现火药味冲得他的嗓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合成人因为是速成品,所以别看是一副成年人的模样却没什么与人交流的经验,此时又气得肝胆俱颤,他再也不说什么,抽出长剑搂头就劈。

    小营长一见到这个合成人就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他只是个普通士兵,根本就不可能是合成人的对手,现在的合成人是含怒出手,那速度就更不是他躲得开的了,小营长本来就存的是拼命的心,所以不躲不闪大喝一声当即就打出一颗枪榴弹。

    枪榴弹抢先一步在合成人身上炸响,但是合成人的长剑也劈到了小营长的头顶,小营长想躲都躲不开了,只得怒喝着连续扣着扳机,将枪里的子弹通通打向面前的合成人,就在长剑快要破头砍中他时,小营长忽然觉得身体猛然后退,竟然躲开了头顶上劈下的这一剑,险死还生的小营长站在那里半天没缓过神来,而在他身后,花猪松开了他的后脖领子晃了晃道:“喝完酒头都疼吗?”

    小营长还没从惊愕里反应过来,所以大瞪着两只眼睛没说话,花猪掐着自己的额头,从靴子里抽出一柄又细又尖的匕首道:“这个,要死要活?”

    合成人被那一发枪榴弹打得衣衫尽碎,虽然身上没受什么伤,但他却彻底暴怒了,面前花猪的态度更让他无法自控,他用尽全力挥剑扫向二人,想把花猪和小营长一剑全都砍成两段。

    花猪腾空跃起,一脚将小营长踹出大门后挥起她的小刀就刺向合成人,两人有点距离,花猪的小刀应该是戳不中合成人的,可是花猪却能后发先至,那个合成人的长剑扫过来时,身在空中的花猪已经飞到了合成人的面前,手中的小刀更是离合成人的眼睛不到一寸了。

    合成人吓得仰身躲避,因为用力太猛,竟然后背着地的摔到了地上,花猪从空中急降,一脚踹向合成人的面门,合成人躲不开了,只能用足了两臂的力气去封架花猪这一脚,同时身子向旁一闪。

    花猪这一脚震得合成人双臂发麻,肩头关节处更是被冲击力踩得剧痛不已,他明白了,自己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娇弱少女的对手,所以立即就地一滚的爬起来后扑向一旁的窗户。

    可是他撞破窗户蹿出房间时却突然感到脚脖子一紧,接着身体急速后退的又倒进屋中。

    花猪抓着他的脚踝将他拽进屋中后照着合成人的后脑处就是一刀,等刀子刺进他的颈椎缝隙猛的一扭一别,当即就扭脱了合成人的颈椎,合成人如同面条一般的瘫软在地,花猪的这一刀不但扭脱了他的颈椎,还把他的中枢神经全部切断,几秒钟内,这个合成人就死了,小营长这时才跳起来道:“哎呀,留活口问一问啊。”

    花猪懊恼的抽出她的小刀道:“那你到是说啊,刚才问你时你怎么不说。”

    小营长从地上抓起枪道:“好啦,咱们快去别处看看,那几个做饭的女人现在还不知道死活呢。”

    仓库附近的几个岗哨小营长都问过了,全都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那几个女人到是都找到了,她们在小营长回来前分别处去给各个岗哨送饭,正好错过了小营长回来,也躲过了合成人的攻击,这些泰国女人刚刚送饭归来,正好与小营长和花猪走了个顶头,小营长哪敢再让她们回去,赶忙让她们全都回了家,如果没去找她们,就暂时不要来了,现在屋里屋外还有三个死人一头死熊呢,这些女人去了别在被吓着。

    这个摸进小营长房间的合成人是受命来找密码本的,其实这个任务被安排的很奇怪,因为小营长所用的老式发报机没有高度加密的能力,要破译他发出的电文简直是易如反掌,可这些实行任务的合成人却不是这样认为的,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办事经验,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到一个星期,有好多东西都是从博斯科普人给他们放的影片电视上学的,办起事来死板固执不知变通,也不知看的是哪一出戏,让领头的合成人觉得密码本是一定要搞到手的东西,所以才安排了这个人来抢密码本的。

    其实哪又什么密码本啊,只有一些简单的加密,全都被小营长给背到脑子里了,就在小营长和花猪围着仓库巡逻各处时,那个合成人和他领着的几个手下还傻乎乎的在等着那个取密码本的回来呢,眼瞅着博斯科普恩主规定的时间要到,这个合成人看了看自己腕子上的那块老手表,咬着牙骂了一句后对身后人道:“动手。”

    在他身后,三个合成人立即冲出隐蔽之处,向仓库的方向直冲了过去,他们很快就被仓库顶上的观察哨给发现了,在大声喝止却不见效果之后,墙头的两挺重机枪立即如同泼风一般的开始怒吼。

    最开始时,仓库顶上的四个守卫还没瞄准那些合成人打,因为必竟的人命关天啊,不能一上来就把人家打成马蜂窝。

    但是鸣枪警告和喝止全都无效之后,两挺机枪开始攻击了,着弹处开始时是三个合成人的脚下,几秒钟后就变成了打向他们的全身,可是随后四个士兵就发现子弹根本就无效,这可坏了,两个士兵坚持着射击,另外两个拉过库顶上的防空炮推平后照着三个合成人就轰。

    三个合成人飞蹿跳跃的恨快就接近了仓库大门,守在下边的士兵早就发现了他们,也都不约而同的对这三个合成人展开进攻,可是他们手中的轻武器实在是不起什么作用,竟然眼看着三个合成人顶着步枪子弹冲向自己这些人。

    自从一出现异常,小营长就和花猪赶向了事发地,仓库很大他俩又正好在背面,所以小营长一时之间还赶不到那里,但是花猪却不一样,她跟着小营长跑出几步后发现他跑的太慢,就丢小营长如同一阵风一般冲上仓库房顶,迎着三个合成人就扑了过去。

    就在三个合成人扑向仓库时,那个戴了块表的合成人却悄悄转向仓库后部,准备悄悄潜进仓库里去,他们这些合成人虽然极其高傲自信,但却因为没有经验而对实行任务的信心严重不足,所以才打算让那三个吸引对方的主要火力,自己悄悄从后面展开偷袭。

    其实也不是什么偷袭,就是潜到仓库后面的墙壁处,用蛮力踹开一个洞之后进去放火,他对自己这个计划还是很满意的,认为简直就是天衣无缝,但他却不知道小营长的特点,那么大的后墙就任由别人接近?

    小营长的兵力不足,所以在分派了各处之后,只留下两个士兵来守卫仓库后面,仓库后面是没有门窗的,只是在离地十米高的地方有几个比拳头大不多的通风孔,那两个士兵就趴在通风口后面呢,一人手里一把重狙,正小心的瞄着前面的一大片空地。

    戴表的刚一从后墙远处的松树林子里出现,两个狙击兵就在瞄准镜里看到了他,但他俩却没声张,而是互相看了一眼后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瞄准镜上,戴表的合成人弯着摇快速向仓库后墙接近着,一边接近,一边运着气准备到了之后就踹墙,哪知道正跑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咔哒一声响,接着自己的脚裸处就是一紧,竟然是一个精钢捕兽夹被自己踩到后夹到了自己脚脖子上。

    捕兽夹被地上的土和草叶盖住,从上面一点都看不出来,而且夹上还连着手指头粗的钢链,合成人一挣之下没有挣脱,反而被钢链带得身子一栽,另一只脚抢出一步却又是咔哒一声,也被另一个套子给夹住了。

    合成人气得两眼发黑,竟然还有这么玩的,这是直接下套啊,暴怒下他再也顾不得隐藏自己了,运足力气两脚一蹬,想崩开两条夹着自己的捕兽夹,哪知力气才刚用出一半,就又听到两声巨响,还没等他看清呢,两颗大手指头粗的大子弹就呼啸着打到他的脸上。

    这两颗子弹没伤到他,但却把正在脚跟不稳的他打得凌空翻了个筋斗,还没等他爬起来,又是两颗子弹又打在他的后脑勺上。

    就算是合成人的身体强度极高,但被这么粗的子弹打到也让他疼得眼前一阵发黑,而子弹带来的冲击也让他脑子一阵发晕,他两手撑地的刚要爬起,枪却又响了,这回打的是他撑地的那两只手,合成人再度跌了个嘴啃泥,他现在真的暴怒到了极点,愤怒更是让他完全丧失了判断力,他竟然又想强自爬起而不想办法去先挣断钢链,结果又被上面的两个经验丰富的狙击手给打躺下了。

    花猪迎着三个合成人扑到,在一接近时,甩手就打出小刀惯穿了一个合成人的眼睛,这一飞刀的力道极大,直接从眼球穿过直刺入脑,这个合成人从半空中跌落直接就咽了气。

    另两个合成人被吓了一跳,他俩都没想到自己的同伴才一个照面就被干掉了,就在这错愕之时,花猪已经一脚踹到一个合成人的脸上,把他直接踹出去十几米远。

    另一个合成人举剑就劈向花猪,但花猪借着那一踹之力已经退回去好几米远,这个合成人的一剑并没扫到她,花猪躲过这一剑后立即开始反击,趁着对方的招式用老,直接扑到他身旁摆动双拳击向对方的胸腹。

    合成人现在想回剑防守都来不及了,只得举起另一只手臂封架,但是他跟本就封不住花猪那快如雨点一般的双拳,只是封架了几下,就被花猪在他胸腹咽喉处一顿猛凿,等那个被踹飞的合成人爬起来时,正好看到这个同伴被花猪打得仰天摔倒在地一时间爬不起来,花猪上去一脚踩碎了合成人的脑袋,又眯着眼睛看着最后一个合成人,那个合成人突然感到后背一阵发凉,他害怕了,自从背调制出来他就没有一个人的时候,现在同伴全都死光,让他的战斗精神一下子就崩溃了。

    这个合成人惨呼一声突然掉头就跑,花猪冷哼,用脚背从地上挑起一把长剑,接到手中后直接掷向他的后心,合成人被吓得脑子都快停转了,哪还想的起来跑什么Z字去躲避后边的刀枪,所以被这一剑刺得对穿之后竟然被钉到了地上。

    他一时之间还死不了,就想挣扎着接着逃跑,但是胸口的巨痛却让他只动了一下就不敢再跑了,花猪走到他身旁,揪起他的头发道:“你还有救,告诉我你们还有几个人,我就让你活。”

    合成人真的不想死,但他的胸口中剑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看着这个合成人的气息越来越弱,花猪只得叹着气扭断了他的脖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