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也是聪明人,他推断出凤魂果与老噬天狼同行定然会引得神界各大势力的人对之围追堵截,接下来打斗自然避免不了,而他从之前老噬天狼与域外修士的战斗中就知道它的恐怖,纵使无数神界修士围攻也不见得能将之奈何,反而会损失惨重。

神界各大势力损失惨重对凌天他们来说可是好消息,因为这样在小噬接受兽魂传承的时候他们所面对的围攻力量就会弱很多,应对起来自然就轻松很多。

“老噬天狼前辈只是一个人,纵使他跟风灵子前辈、老祖一个级别的怕是也抵挡不住整个兽魂界神界修士的围攻吧。”澹台长风颇为质疑地道。

兽魂界的修士数以万计,如果这些修士都在远处组成箭阵继而施展大威力箭技,纵使是风灵子、少年首领都很难抵挡住,只有凭借强大的实力逃走。

可是那头老噬天狼的情况却不太一样,它控制的是它以前的残躯,身躯庞大至极,而且速度相比于正常老牌准圣级高手慢了太多,如此一来它就是一个活靶子,面对数以万计的神界修士围攻难免遭遇重创。

当然,这些都是澹台长风认为的,凌天等人可不是这么想。

“是啊,纵使老噬天狼前辈跟掌门师祖一个级别的怕是也抵挡不住吧,甚至连逃走都难。”雷滢仙子道,她眉头微微蹙起:“如果老噬天狼前辈真被围攻致死,那么小噬就再也得不到兽魂传承了,甚至那株凤魂果也不会再认可他了。”

微微一笑,凌天道:“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我倒是担心老噬天狼前辈会被神界高手围攻致死,不过这是在兽魂界,根据前辈与那些域外修士战斗的情况就知道它依然能调动一部分兽魂界的本源之力,如此一来在兽魂界里面它堪称是无敌的存在,甚至是麒麟前辈与风灵子前辈他们联手也不见得能奈何它,更不用说那些连准圣级都不到的修士了。”

闻言,众人这才想起来兽魂界以前是属于那头老噬天狼的,纵使因为兽魂界已经跟神界融合而失去了绝对的控制权,不过那毕竟是老噬天狼的小世界,与之引起共鸣继而引动一部分本源之力还是很轻松的。

也许对风灵子等人所说的一部分本源之力不算什么,不过对准圣级都不到的高手来说绝对是磅礴至极,无论是用来防御还是攻击都能无往而不利。

另外,兽魂界里面残留着很多阵纹禁制,其中不乏大威力阵纹禁制,那头老噬天狼能控制那些阵纹禁制,如此它大可用来防御或攻击,这样那些神界修士更奈何不得它了。

换句话说,在那头老噬天狼的地盘上,整个神界最强的修士都奈何不得它,更不用说是兽魂界这些修士了。

“嗯,这倒也是。”剑姬仙子点了点头,她道:“数十艘大型宇宙飞碟、上千特制机甲傀儡以及上千中小型宇宙飞碟组合在一起的战力可是很强大的,可是面对老噬天狼前辈的时候却没有一点反抗之力,由此可见在兽魂界中的老噬天狼前辈实力是如何的恐怖,神界各大势力纵使派出了很多高手围攻也奈何不得它。”

“虽说如此,不过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如大家去看看吧。”澹台长风看向凌天,他语气中满是期待:“如果老噬天狼前辈能对付神界各大势力的人倒也罢了,如果不能大家就出手帮助,以大家的实力应该能帮它杀出一条血路。”

闻言,剑姬仙子美眸亮了起来,她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再不济大家过去还能一览老噬天狼前辈的风采,也让大家感受感受它那种级别的高手是如何的恐怖,这对日后大家修炼也很有好处。”

“放心啦,前辈它绝对不会被神界各大势力的人给拦住的。”凌天颇为笃定地道,而后他摇了摇头:“而且大家这些人贸然赶过去也不好,如果被那老噬天狼前辈当做来拦截他们的人就不好了,兽魂状态下的它不见得能分清敌我,如果被殃及池鱼大家就太不划算了。”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众人却也知道凌天所言不是没有道理,那头老噬天狼极有可能除了小噬之外不认其他任何修士,如果真被它给误杀那就麻烦了。

当然,剑姬仙子依然没有放弃去去观看那头老噬天狼与人战斗,她道:“实在不行大家只在远处观看,在背后对神界各大势力的人动手,尽可能多杀一些人,如此日后小噬接受兽魂传承的时候大家面对的敌人会更少一些,毕竟只靠老噬天狼前辈也杀不了太多人。”

“是啊,大家在背后出手,神界各大势力的人没有驻地作为屏障,大家可以轻松杀很多人。”澹台长风附和道。

“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老噬天狼前辈的速度并不快,这也意味着沿途能杀很多人,只让它减弱神界各大势力的压力就够了。”凌天道,而后想到什么,他继续:“另外,神界各大势力的人毕竟比大家多很多,他们没有护派大阵作为屏障,大家也没有,真得惹恼了他们跟大家对拼,大家也会有伤亡,这可是大家不想看到的。”

“是啊,这一次去围攻老噬天狼前辈的人一定很多,如果大家对他们动手,那些势力很有可能联合起来反击,如此大家也会很麻烦。”华敏儿道,她看向众人:“另外,你们别忘了赤血和破家兄弟,如果他们趁着大家与神界各大势力的人动手的时候对大家动手,那样大家的损失会更大。”

“凤魂果与老噬天狼前辈相伴而行,这可是擒获凤魂果的最好机会,赤血和破家兄弟应该会专心做这件事,哪里有余暇理会大家。”剑姬仙子不以为意地道。

“赤血、破地和破家老幺可是聪明人,他们自然也知道对付老噬天狼前辈很不明智,这种情况下他们定然会旁观,如果大家与神界各大势力的人对上,他们定然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的。”凌天很笃定地道,而后他看向古敖:“古敖兄,赤血、破家兄弟有没有出动?”

闻言,众人都齐齐看向古敖,特别是剑姬仙子、澹台长风,在他们心中如果得知赤血、破家兄弟已经行动了他们也就有理由去观看了。

古敖没有立时搭话,而是询问手下的人,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道:“魔家、天一道倒是有不少修士出动拦截老噬天狼前辈去了,不过赤血、破家兄弟却一直在驻地内没有出来,而且他们那些人也没有动手的迹象。”

“赤血、破家兄弟居然没有出动?!”听到这个消息,剑姬仙子愕然不已:“难不成他们对凤魂果没有想法,这根本不可能啊。”

“这还用说啊,他们也知道从老噬天狼前辈那里抢不到凤魂果,如此自然不会出手了。”凌天笑道,而后语气一转:“至于魔家、天一道出动的那些人嘛……”

“那些人跟赤血、破家兄弟不是一个派系的,他们向来不怎么听赤血、破家兄弟的话。”古敖道,他对这种事情自然最为清楚。

“看来是这样了,不然以赤血、破家兄弟性格不会派遣一个人出来。”凌天沉声道,而后他看向众人:“不出意外,赤血、破家兄弟很不希翼神界各大势力的人对老噬天狼前辈出手,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的出手会让他们伤亡惨重,接下来在小噬接受兽魂传承的时候就没有太多人围攻大家了,可是凤魂果的诱惑太大了,他们根本阻止不了。”

说着这些的时候凌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笑容中满是玩味。

“没错,估计破家兄弟和赤血正在郁闷呢,毕竟在他们心中小噬接受兽魂传承之后是对大家的最好机会,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梦殇仙子点了点头。

“为什么赤血他们不行动呢?”剑姬仙子疑惑不已:“就算他们知道老噬天狼前辈很危险只要不对之出手就行了,如果万一出现机会,他们还可以伺机而动。”

“那只能说明赤血他们知道那种万一的机会根本不存在。”凌天道,而后想到什么,他笑了一声:“当然,赤血他们也担心他们倾巢出动之后大家会偷袭他们的驻地,别忘了他们的驻地里面有很多上古神兽在接受兽魂传承,被大家偷袭就麻烦了,毕竟他们的临时驻地防御力与大家相比差了不少。”

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神界各大势力的人老噬天狼前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此那些神界各大势力的人会有所警惕。”

“这样一说还真是。”剑姬仙子道,她叹了一声:“大家失去了一次让破家兄弟、赤血他们实力折损的好机会,毕竟在接受兽魂传承的上古神兽最忌讳被打扰了。”

“倒也不算是一次机会,甚至有可能冒险,因为那些守护上古神兽进行兽魂传承的兽魂会攻击大家,那可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凌天不以为意地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