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去抓那家伙回来!”血魔头目此时瞪着赤红双眼狂吼,它率领同伴来此的目的,就是要夺走灵妖族长手里的生死密卷,如今目标人物开溜,还带走了极为重要的东西,当然气得它暴跳如雷。

    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关横突然冷笑道:“哼,你们那里也别想去,因为,老子不允许!”

    “嗷呜呜呜!”他的话音甫落,大伥鬼、婴白鬼已经发出呼啸声朝血魔族人疾扑而去。

    ……

    “哒哒哒——哒哒哒——”另一边,灵妖族长狂奔的脚步声在秘洞内急促响起、此起彼伏。

    “总算是从这两群家伙面前逃出来了。”

    它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惊恐,因为不管是追踪而来的关横,还是不怀好意的血魔族人,目标都是自己手里的生死密卷,真要是落在这些敌人掌中,恐怕它这个灵妖族长连皮带骨都得让对方生吞了。

    “我手里掌握了生死密卷的禁术,不管去哪里都能东山再起,大有作为,何必还在上古妖域这片穷乡僻壤做土霸王,倒不如趁机远走,另辟新天地!”

    “在这秘洞的尽头,就有一个巨大的上古传送阵,借助它,我可以逃往任何异界,哈哈哈,真是太方便了!”

    灵妖族长心里想得美滋滋,却在这时听到了身后出现“嗡嗡嗡”异声,这家伙急着逃命犹如惊弓之鸟,又有些做贼心虚,立即扭头喝问:“是谁?”

    “呵呵呵,终于找到了,看你这回往哪儿跑!”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一连串破空声响陡起,正是巨蜂、虫母挟风疾飙而来。

    此刻,巨蜂背上还坐着缩小身躯的古桑女与童子,她扬声大叫:“围上去,别让这个家伙溜了!”

    “没问题!”巨蜂说完这句话的一刹那,早就和巨蜂加快了速度,犹如风驰电掣般拉近了和灵妖族长的距离。

    “岂有此理,居然不肯放过老子,那我就杀掉你们再走!”这个时候的灵妖族长,好似被迫急了跳墙的疯狗,立即拽出背后一柄怪异长刀,朝着飞扑而来的巨蜂猛斩:“妖灵碎魂斩!”

    “嗤嗤嗤!嚓嚓嚓!”一道道刀芒有如骤雨疾落,霎时罩向巨蜂全身。

    “结界护体!”电光火石间,虫母对巨蜂施展了保护结界,“当当当!”寒光迭闪先后被弹飞,顿时拦住了绝大部分刀芒。

    紧接着,古桑女一个翻身落地,掌中木神杖倏然直捣敌人心坎:“你去死吧!”

    “贱婢,你休想如愿!”

    电光火石间,灵妖族长猛地挥动古怪锋刃相迎,“当!”双方兵器悍然对碰,这灵妖情急拼命,居然硬生生震退古桑女,她冷笑道:“行啊,知道自己要死,还知道耍狠,挺嚣张嘛!”

    “死丫头,老子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倒下的!”灵妖族长咬牙切齿的吼道:“想要我的命?做梦去吧!”“就让你领教一下灵妖族最强的杀招!”

    “灵妖裂变分身杀——”这家伙赫然发出狂吼,晃身化为十余道疾影,居然都变成了和它本体一模一样的家伙。

    “呦呵,这家伙还会分身术?有点意思。”古桑女的话音甫落,虫母便扬声叫道:“小心,它偷袭过来了!”

    “什么?!”

    “唰唰唰!”就在古桑女稍一错神的刹那,数道疾影已经挟风袭至,晃动掌中妖气四溢的利刃寒芒闪耀,分别攻向她前后左右各个位置。

    古桑女心中暗凛:“这家伙来的好快……”

    “只可惜,还无法奈何我,呀哈!”说时迟,那时快,木神杖也化作漫天疾影,不偏不倚将对方攻击尽数格挡、招架。

    “嗖!”可就在下个瞬间,所有攻向古桑女的灵妖之影全部消失不见。

    这秘洞上方就只剩下它的狂笑声:“哈哈哈——贱婢,你找不到我的真身,永远也找不到,而我,却能在暗中时刻准备偷袭你,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死在本族长的刀下!”

    “我看你是做梦,想偷袭桑姐儿,你还不配!”古桑女肩头上的童子破口大骂:“就让本少爷显露一手,让你无所遁形,出来吧,多眼黑藤!”

    “呼呼呼!唰唰唰!”电光火石间,无数藤条凭空出现,它们遍体长满了奇形怪状的眼球,正是古桑女教给童子的新招数,可以利用自己木神杖上的青藤怪眼,与黑藤之间产生关联,扩大搜索范围。

    如此一来,方圆百丈之内几乎没有“黑藤之眼”无法窥视的死角,当然也包括那灵妖族长藏身的位置。

    “找到了,左前方六丈!”童子发出尖叫的瞬间,古桑女已经抖手掷出木神杖,而虫母也如同离弦之箭似的疾窜出去,“呼!”大股原火烈焰喷吐而出,席卷了那个地方。

    “噗!”木神杖的尖端瞬息钉进躲藏在角落、惊慌失措的灵妖左脚,“轰!”紧接着,火焰就吞噬了灵妖族长这条腿。

    “呃啊啊啊——”剧痛袭身的灵妖族长发出惨嚎,它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裂变分身瞒不过黑藤之眼全方位搜索,此时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可恶,只能学蜥蜴断肢逃生了。”

    “噗嗤!”情急之下,这家伙发狠挥刀,立即将烧着的那条腿砍折,自己一头扎进了昏暗的秘洞岔路内。

    “可恶,竟然跑了!”古桑女一挥手叫道:“追追追——我可是在关横面前保证过的,一定要将这厮生擒回去。”

    “唰!”话音甫落,她和黑藤童子瞬息缩小身躯,骑上巨蜂,与虫母向前疾飙追赶而去。

    “呼、呼、呼、呼……”疲于奔命的灵妖族长一口气跑出去不知道多远,它只清楚,自己要是停下来,必然会被强敌追上,那些家伙可不懂什么叫做客气和手下留情,到时候可就死定了!

    “可恶,那个家伙怎么还没出现?”在洞中某个昏暗角落驻足的它向四周观望,嘴里喃喃自语:“明明是约好在这里见面的,太磨蹭了……”

    “族长大人!”突然间,一个尖细声音在附近响起:“我来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