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看了!她说的色鬼就是大家。”无尽藏哼道。

    “什么…这死婆娘,竟敢得罪长老,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她!!!”铜天终于反应过来,大声吼道。

    “收拾她?她能经得了你怎么折腾?看不出来啊,你现在出息了,连这样的女子都看得上,真给大家白泽族人长脸了!”无尽藏冷声道。

    铜天听得满脸通红,唯唯喏喏,说不出话来。

    “我还真是好奇了,你到底看上她哪一点?大家族中那么多优秀女子你不挑,还跟她发展成情人了?!”无尽藏忍不住八卦道。

    “我…想不到这婆娘竟然什么话都说出来,长老可千万别信了!”铜天连忙辩道。

    “这可由不得我不信,因为这件事春风坊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无尽藏哼道。

    “天哪…我…我…”铜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今天这面子已经丢尽,如果再传到族里的话,恐怕就不是自己丢面子之事,连父亲和爷爷这些人都要脸上无光。

    “怎么?敢做还不敢让人知道?你还没回答我,到底看上她哪一点?”无尽藏追问道。

    “我…我…嗨,还不是这婆娘够骚吗…”铜天豁出去了,狠狠道。

    “够骚?的确是够骚的,刚才小仲就差点被她调戏了…”无尽藏揶揄道。

    秋仲在一旁听得脸色通红,浑身微抖…

    黄三娘刚才当街调戏他,居然还反过来骂他是色鬼,这真的是史上最大的冤案…

    无尽藏大手一抓,就将还在前店的黄三娘抓到后店空间来,黄三娘看到脸色铁青的铜天,顿时也呆住了!

    她没想到自己的后台情人铜天见到这个老色鬼后竟然象一只无助的小羊般瑟瑟发抖,这是什么情况?

    早知如此,就让这老色鬼揩些油水算了…说不定还能将他勾搭过来,做为新的后台…

    黄三娘心里这样想着,但嘴里还是尖叫道:“你这死鬼,赶紧救我啊!没见到老娘受人欺负啊?!”

    “住口!还嫌不够丢人啊?!你这骚婆娘不是总说自己眼力好吗,连大家容宝堂的大长老都不认得,气死老子了!!!”铜天吼道。

    “啊?大长老?!”黄三娘吓了一跳,娇躯就软软地倒在无尽藏身上…

    无尽藏被黄三娘喷火的娇躯磨蹭到,猛一激灵,连忙将她扔到地上,喝道:“早上来的两名人族呢?到哪里去了?!”

    心里想着,这婆娘真不是一般的骚,竟然抓住机会就来勾引我这老色鬼…

    “啊——”黄三娘尖叫一声,这次可真摔得不轻。

    “快说!”

    “你…哪两名人族?老娘这店生意太好,来的人太多,哪里记得了那么清楚?!”

    秋仲一旁说道:“就是你认识的老秦和小关!”

    “他们?这…”黄三娘闻言,忽然脸色一变。

    “怎么?我亲耳听到你这么称呼他们,亲眼见到你去调戏小关…”秋仲讥讽道。

    “谁说我不认识他们了?!那两个死鬼怎么会不见了?!他们挑了那么多废品,居然一声不吭就消失了,老娘的损失…完了完了!!!”黄三娘尖叫起来,疯狂地搜寻着,让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无尽藏等人看她这样子不象是装出来的,显然那两名人族挑了许多废品之后就消失了,并没有付账。

    黄三娘在后店找了一会没有找到人,冲到铜天身旁,抓住他的手哭诉道:“快帮我抓住那两名人族!老娘这次的损失大了去了,那两人每次来都挑了一大堆东西,想不到这次竟然玩起失踪来啊!”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铜天实在受不了,大吼道。

    “老秦和小关啊,最近天宝楼的废料不都是他们给收购的吗?”黄三娘说道。

    “是他们?”铜天一怔。

    “不错!你们那些废料没人要,还不是靠我推荐才让他们去收购了?你倒是赚了大钱,现在老娘自己亏了,你却不来帮我,这叫什么事?!还想让老娘以后陪你?没门!!!”黄三娘的尖叫声让后店里的人一个个听得振聋发聩…

    铜天被她闹得没办法,一把甩开她的手,说道:“你不要脸,老子还要脸,谁要你陪了?!你自己连人都看不住,两个大活人怎么会突然就不见了?这里不是还有阵法吗?”

    “阵法?是哦…”

    黄三娘恍然,连忙跑去看这个小型阵法的监控信息,无尽藏、秋仲和铜天也跟过去看,果然看到了秦多宝和关玖在里面挑选废品的信息。

    只见两人一边挑着,一边似乎在神识沟通着什么,很明显是关玖在不断地向秦多宝请教着,两人看起来就是师徒关系。

    无尽藏和秋仲两人看得极为专注,显然在其中发现了不少问题,特别是无尽藏,更是对秦多宝刮目相看,认为此人的水平绝对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有可能还在自己之上!

    这可真是奇了!

    这样的人物应该颇有些名气才对,不可能凭空就出现。

    无尽藏拼命思索,感觉此人看起来甚是眼熟,有些象记忆中一个人物,只是现在看起来比以前的模样有较大改变,变得没有那么胖,还变得好看许多,更有气质了,难怪刚才一下子就没有想起来他是谁。

    “秦多宝!一定是他!!!”无尽藏大叫一声。

    “长老,你认得此人?!”秋仲惊讶道。

    “不错!一定是秦多宝!就是禅宝坊的幕后老板!”无尽藏大声道。

    “秦多宝?弟子也认识,只是看他现在的样子变化很大…”秋仲狐疑道。

    “哼,他变化再大,那双眼睛我还是认得的,一定是他!”

    “想不到连他也来到大家容宝城…我说最近怎么大家容宝堂的废料清得特别快,原来是他来收购了…”秋仲说道。

    无尽藏听得一阵无语,此事他还不是很清楚,一般来说,容宝堂的废料如果要清理,都要经过鉴定师的检查才可放行,但最近堂里的鉴定师人手严重不足,因为都派出去搜查嫌犯了,所以那些废料的放行估计是不可能得到他们的检查的,如此一来,其中的漏网之鱼就多了。

    而这个漏子居然就被秦多宝这样的人物给抓住,这事情表面看起来很偶然,但如果仔细一想,就会发现其中一环扣着一环,没有前面的事,就没有后面的事,因此,秦多宝收购废料之事绝不简单!

    “小仲,你是说除了天宝楼的废料,还有其他的吗?”无尽藏问道。

    “是的!弟子前几天才看到一份汇报信息,说是堂里各楼积存多年的废料最近都清理了,腾空了许多空间出来,环境好了许多…”秋仲应道。

    “什么?!全部都清了?这是谁的主意?!”无尽藏惊讶道,心中暗道不好。

    堂里积存这么多废料,其中必有无数漏网之鱼,这一下子全清了…

    “长老,清理废料并不需要谁的主意,没有谁想负责这件事,有人来清理已经很高兴了,若不是堂里还有一条规定说清理时要有鉴定师来看过才行,但这一条实际上是名存实亡,没有人遵守的。”秋仲说道。

    “却是为何?”无尽藏奇道。

    他平时高高在上,很少理这些事情,现在听到此事,才觉得有些不好。

    “哎呀长老,大家鉴定师平时的任务就极为繁忙,还要个人修炼,谁有这个心情去看那些臭臭的废料?所以,那些负责清理的人来找鉴定师时一般都是碰壁而回,这样的次数多了,他们干脆也就不来请人去鉴定了。”秋仲说明道。

    无尽藏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原来还是鉴定师这边的责任,容宝堂对堂里的鉴定师是给予了很高地位的,因为他们的确都是堂里的支柱人物,每个分楼都离不开他们,对他们的要求是有求必应,无求还要多送送一些东西,这样一来,也间接养成了他们较为高傲的性格,有些人平时说话都是从鼻孔里出来的,这一点无尽藏心里也很清楚。

    这种情况很难改变,放在以前,无尽藏觉得无需改变,因为鉴定师本来就是堂里的重要人物嘛,地位放高些也是应该的。

    但现在他开始觉得这样做不对,如果一个势力中存在这样一个特殊群体,肯定会造成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日积月累下来,就有可能会出现大问题,很多时候这种变化还是令人不易察觉的,而是在悄悄地发生着,等到你知道的时候,才会震惊地发现问题已经大到极为恐怖的地步,很难被解决了!

    就象今天发现的问题,其中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不仅是大批废料没有经过鉴定就被清理一空,还反映出其他人员与鉴定师们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虽然表面上很敬重他们,很趋承他们,但实际上却不想与他们多接触,原因就是受不了他们那副高傲的嘴脸…

    可以说,鉴定师们已经被人为地切割开来,生活在自己一个单独的空间之中,许多信息并不能有效地传到他们这里,这样的结果不但对鉴定师们不利,对整个容宝堂的运转来说也是极为不利的…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