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布下全盘计划的时候任何消息都不会透露,因为我深谙保密的重要性!

 八面鬼能在这种时候能提醒我一下算是仁至义尽,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他能提醒我不要去酒吧,估计那里一定是布下了天罗地网!

 按照别人对我性格的理解,如果女朋友被人抓了,那么一定会拼上一切去救人!

 我的性格特点是重情重义,我从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同样对手也会利用这个特点!

 优势亦是劣势,劣势亦是优势,就看自己如何掌控!

 “三明,我没听错吧?你让八面鬼别去酒吧?你是要去火拼吗?”

 “你没听错,但我如果要去火拼,怎么会不通知你呢?”我反问了一句,间接表明我不会冲动更不会做傻事。

 “哦,我明白了。”

 “雨哥你记住,你只通知八面鬼离开,但不要说为什么。”我特意叮嘱了一句,其实我也知道这是有风险的。

 如果今天不是八面鬼主动来通知我,那我绝对不会走漏消息……现在通知让八面鬼离开就有走漏消息的风险。

 不过人家能主动来通知我,我又怎么能把人一锅端了呢?如果八面鬼卷入其中,那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三明,需要帮忙就打给我,我一直都在等着!”

 “好的,挂了!”

 挂断电话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就在这时甜尔尼莎的电话响了,她犹豫的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示意她接电话。

 瞎子凑到旁边听着,甜尔尼莎只是答应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什么情况?”我警惕的问了句,瞎子立即凑了过来。

 “明哥,有人让她锁定你的手机,让她找出和你联系的人。”

 一听这话我瞬间明白了,对方是在找内鬼!他们想利用甜尔尼莎的本事,来找出今晚所有和我联系过的人!

 突然我的电话震动起来,一看是二叔打来的,他这个时候打电话做什么?我赶紧接起电话问问情况。

 “喂二叔,怎么了?”

 “三明,听说你和侯三爷那边约场了?要火拼啊?”

 “哎呀二叔,你怎么得到消息的?”我颇为惊讶的问了句,这可真够意外的!

 “你鬼叔给我来的消息,他说他联系不上你……你小子今晚要有麻烦啊!”

 “什么麻烦?对方布下了天罗地网吗?”我反问了一句,此刻心里热乎乎的。

 八面鬼是怕我中了人家的埋伏,所以才会特意通知我,看来他心里还有我这个老侄子。

 同样八面鬼是个老江湖,他没有直接选择通知我,反而是通知了雨哥和二叔,这样就能避开甜尔尼莎的监视!

 “你小子这心里不是很清楚吗?既然知道有埋伏,还要去自投罗网啊?”

 二叔笑骂了一句,可他并不知道我的计划是什么,同样八面鬼也不知道被抓的是一个‘假的’女朋友!

 八面鬼并不知道雅韵是谁,他一听我的女朋友被抓了,按照对我性格的了解,我一定会去救人的!

 “喂,你小子该不会真的要去自投罗网吧?”二叔又问了句,估计他是怕我脑子一热去跟人火拼。

 “自投罗网?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我笑着说了句,因为这场较量谁自投罗网还不一定呢!

 “三明你放心,你鬼叔肯定没问题,这一点老子敢拍胸脯打包票。”

 二叔一字一句说的很坚定,我想他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并没有怀疑八面鬼的心思。

 “我知道鬼叔心里有我,我也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可是二叔你还记得最常告诫我的一句话吗?”

 我故意放了个烟雾弹,这种时候我绝对不能透露消息,哪怕是我二叔也不行!

 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费尽心思做局,千辛万苦才到这一步,又怎么能掉以轻心呢?

 “你这个傻叉子,这时候钻牛角尖了啊!人家埋伏你不去,那你有什么损失啊?”

 二叔骂了一句,他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八面鬼没有坑我的理由。

 “我没有什么损失,可是八面鬼会遭殃的!”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但没有点破具体的事情。

 我想对方一定是有高手,他们也在借助这个机会来寻找谁是内鬼……与此同时来清除掉和我有联系的人!

 这个手段非常像是陈龙象的风格,表面上波澜不惊,总会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人下套。

 “你确定?”二叔不敢相信的问了句,他并不了解现在的局面和情况。

 “确定!二叔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好,老子信你。”

 “放心吧,挂了。”

 挂断电话我凑到电脑旁边看了一眼,甜尔尼莎已经锁定了电话位置,甚至连电话号码都找到了!

 “甜尔尼莎,刚才是谁给你打电话?”我平静的问了句,我想知道对方的高手是谁。

 “是陈先生。”

 “他让你找这个号码对吗?”我指了指屏幕上的电话号码,应该是八面鬼的电话。

 “是的,我要不要告诉他?”甜尔尼莎问了句,我心说这是一个好机会!

 陈龙象做局抓内鬼,但是甜尔尼莎在我手里,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只要通过甜尔尼莎传递出去消息,那么对方立即就会中钩子,不管这个号码是谁,他都会被锁定成为内鬼!

 “先等一等,我翻个电话号码。”

 现在谁都不知道甜尔尼莎在我手里,但是叶凌云知道,所以我不能嫁祸给陈龙象这一伙人,否则容易出纰漏。

 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侯三爷一方的人,可我又不认识太多的人,唯一打过交道的就是马老板。

 可是想要嫁祸给马老板那个八面玲珑的笑面虎,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没有太大价值,搞不好反而会露出破绽。

 其实我最想嫁祸给东北王的人,可是我却不知道代理人是谁……但我不想浪费这个机会。

 我点燃一支香烟开始思考,这个人必须得打过交道,而且我还要有他的电话号码……

 “明哥,你在想啥呢?”瞎子小声问了句,这话瞬间打断我的思路。

 “我在想一个事情……话说你现在最讨厌谁?”

 “肯定是东北王那伙人啊!又搞大家又贩毒的,还拿火箭筒炸大家!”

 一听这话我无奈的笑了笑,最好的嫁祸方式是甩锅给东北王在京城的代理人,可我不认识啊!

 我只知道一个毒老大叫老朱,他是不是东北王的人还不好说,但阿蒙那伙毒贩一定是东北王的人!

 在大乔那里我见过阿正身上的蝎子纹身,他和东北王在小勐拉的代理人是一伙的,但阿蒙那些人都已经被抓了。

 阿蒙那些人已经被我利用过一次,还是冒充老黑给利用的……这是一个绝佳的矛盾点!

 如果我能嫁祸到他们头上,现在必须要提供一个电话号码,可是这个电话号码去哪里搞?

 想要做局嫁祸于人必须要有足够的信息,我对京城这个圈子的了解还是太少,真的是太少太少……

 等等!有了!我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在我和戴眼镜的粉仔做交易的时候,他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现在我可以求证一下!

 粉仔混迹在这个圈子,他一定比我更清楚这个关系!

 “甜尔尼莎,你再等一等,我打个电话。”

 “好的。”

 我拿出手机拨打粉仔的电话号码,这个时间他应该活跃在三里屯或者工体附近……因为这是他们做生意的时间。

 我能找到粉仔就能找到老朱,如果实在不行就嫁祸到他们的头上,挑起争端对我有利无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