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些数字项,秦古的浓眉末梢,不着痕迹的向上一挑。

    片刻后。

    秦古半信半疑的小声嘀咕。

    “这家伙不是被吓破了胆吧?居然进入梦境中心前的黑暗地带,那么长的时间了,都未试图侵入我的梦境深处,他停留在那一段黑暗地带中,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他有办法,在黑暗地带吸取我梦境空气中的源力?不,不,不,这不可能,黑暗地带的空气中,并未有如梦境深处般那么浓郁的源力含量,甚至空气中基本无源力的存在,这一点是早就验证过的结果,他长时间呆在那一段地带,基本对获取源力无任何太大帮助。”

    嘀咕结束。

    秦古的表情舒缓了很多。

    整个向椅背上一靠。

    平静的看着满是多项数字的屏幕。

    渐渐的。

    如同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座雕像。

    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后。

    秦古摇了摇头。

    之前逐渐变得有几分朦胧的眼神,瞬间变得清醒了不少。

    打了个哈欠。

    双眼一眯。

    秦古以极低的音量,似笑非笑的嘟哝。

    “这到底是谨慎呢?还是胆小呢?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这家伙的耐心还真是好,居然选择停留在黑暗地带,如此长的时间一动不动,若不是他于记忆世界中,被我的源识惊鸿一瞥的看到,恐怕我都会误以为,之前感应到的外物入侵是幻觉,他根本没有出现在我的梦境中,怪不得有那么多人,都异口同声的认定,从未感觉到,他在自个的梦境中出现过。”

    说罢,起身。

    活动了一下四肢,并于小小房间里晃悠。

    另一方面,那名闯入者依旧隐身于黑暗中。

    眼神平静至毫无波澜的看着前方,那一个越来越明亮的梦境光团。

    呼吸悠长。

    若不仔细听,根本连其呼吸声都听不到。

    于黑暗中蜷缩了良久后。

    相貌平凡的闯入者,眼睛中一道光芒闪了闪后,低沉轻语。

    “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那家伙在自个的梦境中,恐怕找我已经快要找疯了吧?很好,今晚是肯定无法将其体内的源力,彻底据为己有了,进入其梦境,我的唯一目标就是,赶紧通过其梦境中的破绽,火速逃离这一梦境,看来为了抓住我,九区特处局真是下了血本,以后的一段时间,确实又有必要停停手了,还有,奇怪,这家伙的眼睛我似乎在哪里看到过,一时半会,却又记不起来,该死,要不是他锁住了自个百分之九十九的记忆,在通过其记忆房间的短暂时间段中,我一定有机会想起,他身上的熟悉感到底来自何处!”

    说出最后一个字后。

    闯入者小心的站了起来。

    围绕着前方发光的梦境光团开始移动。

    整个移动过程中,毫无任何声响发出。

    当移动了一圈后。

    低头。

    他思考了片刻后,绕着此梦境光团又走了半圈,才从其中一处光团表面,蹑手蹑脚的侧身卖力挤入光团。

    几乎就在他整个挤入梦境光团,双脚落地的同一时刻。

    秦古电脑屏幕上的数字项中,其中两项立马有了变动。

    一项数值不停向上涨。

    涨到一定程度后停住。

    随即就在一定区间中上下浮动。

    另一项数值却是直接跳到了六十,从六十开始规律的往下减少数字。

    每隔一定时间段,减少一个数字。

    此一变动刚刚出现。

    在房间里晃悠的秦古,就快速回到电脑屏幕前。

    坐定。

    眼睛一扫屏幕上的数字。

    随后张嘴就道。

    “地面压力值开始有了变化,在第二一三空间,很好,他已经进入了我的梦境边缘。”

    随后视线一转,看向不断减少数值的数字。

    眯眼笑道。

    “他还有四十七秒的时间,不管他心里如何打算,四十七秒后,他都没办法长时间停留在二一三空间,唯有这一点我是肯定的,也是我专门为了他,而设定的规则,快点来吧,来到破绽点明显的我这里!”

    闯入者进入梦境光团。

    第一眼,整个人彻底愣住。

    他所进入的地点是一个房间,一个正正方方的房间。

    房间最多有十平米左右大小。

    四面墙体,以及地板与天花板都是光溜溜的金属质地。

    除了光滑,整个房间里什么也没有。

    房间里很静。

    静到闯入者都能清晰听到自个的心跳。

    他于第一时间,因此局部梦境的古怪,而身不由己的停滞不动。

    啪!

    停留的时间并不长。

    甚至可以说很短。

    整个房间里却突然多了一声脆响。

    下一秒。

    闯入者发现墙体上多了很多洞。

    大多数是拇指粗细的小洞。

    唯一一个大洞,里面似乎是一个风扇。

    风扇刹那转动。

    却不是往房间里送风,而是往房间外抽风。

    嗖!嗖!嗖!跟!

    就在闯入者因此变化,满眼诡异之色浮现的时候,一道道破空声突然在房间中响起。

    一道道黑影,夹杂着劲风声,从墙体上的一个个小洞中射出。

    黑影目标明确,全部直冲站立的闯入者而去。

    闯入者双手凝结出两只黑色的利爪。

    锋利的爪子挥舞。

    一只只黑影被他的利爪抓断,折落地面。

    再仔细一看,黑影分明是一支支锋利的金属箭矢。

    每一爪,闯入者都能抓断十几只箭矢。

    其双爪挥舞的速度之快,甚至在半空中形成了道道虚影。

    是以,每一秒,他都能抓断大批金属箭矢。

    可就算这样,速度也远远不够。

    至少不够快。

    箭矢中总有一两支漏网之鱼,从不同角度射中他的身体。

    一股股的黑源力,从其伤口边缘,不断溢入空气中。

    不过神奇的是。

    这一股股的黑源力往往还未融入空气中,就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被此房间中倒抽的风扇,抽进了通风口中。

    去向成谜。

    “该死!”

    僵持了大约一两分钟后,忙碌得什么都来不及做,却在身体上多了七八支金属箭矢的闯入者,发出一声低骂后,转身,向此房间里唯一的一道圆形金属门冲去。

    费力的拉开金属门。

    门后是一个柱形通道。

    不顾形象,一头钻了进去。

    随后在金属通道里爬行。

    爬出四五米。

    用力推开另一道圆形金属门。

    跳出金属门。

    闯入者定了定神,抬头一看,双眼瞳孔瞬间猛烈收缩。

    这里依旧是一个四面空空的正方形金属房间。

    除了两个出入口,外加一个风扇通风口外,再无任何一样多余的东西。

    呼!呼!呼!

    看着与之前金属房间完全相同的一幕,闯入者的呼吸瞬间变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