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迅雷浮空艇进入河水中的那一刻,陆战队员们身后的舱壁和天花板以及脚下都逐渐变得透明,黄昏的阳光透过水面折射出了炫目迷离的柔光,整艘浮空艇就像飘在散佚着流光的云彩之中,坐在里面的人们很容易产生一种华美旅程的错觉,甚至希翼这一刻能持续的更久。

    然而娜塔莎在最初的惊艳过后便是一种如坐云端的畏惧,以她的见识很快便能猜测的出来这辆载具通过外接摄像头的方式来方便载员观察周围的环境,相比较于陆战队员们岿然不动的神态,初次经历这种情况的娜塔莎更多的是处于水中的幽闭恐惧,新技术也是需要适应的过程的。

    在破出水面的那一刻,娜塔莎依然忍不住缩了缩脑袋,水流拍击的哗啦啦声被清晰的传递了进来,想来是为了让战士们在上车的时候即处于真实的场景之下,只不过这种真实确实太过于逼真了。

    娜塔莎望了一眼坐于最里侧的那个将自己完完全全封闭在先进战甲里面的家伙,上车的时候他的面罩还是开着的,原来那个上岸与自己谈判的家伙就是向陆战队员们讲解行动计划的指战员。虽然没有人进一步的向自己说明说明这里面的人员构成,但她也能大概的猜到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属于最顶层的那几个人罢。

    毕竟他把自己保护的太好了。

    ......

    河面在脚下飞速的向后退去,颇让人有一种凌波微步的奇妙感。趁着这时候无聊,娜塔莎倒是发现了脚底的河面上起了一条细细的波纹,像是气流在压迫着河水一样,这令她一开始震惊于反重力引擎被发明的观念受到了动摇,但细细想来,在反重力引擎被发明之前关于这种引擎工作之后的实际情况都是属于猜想,兴许真实的状态便是如此吧......

    她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苏联开发的地效飞行器,那种俗称“里海怪物”的庞然大物在水面上留下的波纹和眼下的情景倒是十分的相似。

    太阳的余辉正在逐渐收敛,光线在这黑暗前的最后时刻被云彩蕴的让人感到眼前一片金黄,秦风选在这种时候潜入就是为了避开白天自身目标的明显,和夜晚交战火光的异常显眼。这次的行动是占领这里一段时间,当然占领的动静是越小越好了。

    “还有两分钟下车!”

    提示音在舱内荡起,娜塔莎早已看到了那熟悉的巨型发射架,想到极有可能和同胞们兵戎相见,她的心中不自觉的就有种强烈的抗拒感,手中的武器已经检查过了一遍,正在使用的弹夹里塞满的确实是低火的减速橡胶弹头,而合身的半身甲上最显眼的位置插着的也是一枚非致命性的震爆弹。

    一两个黄种人领着一群主要是斯拉夫面孔的士兵去和另一群斯拉夫人交战,每当想到此娜塔莎都觉得心里怪怪的。

    舱内的士兵们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纷纷动了起来,娜塔莎起初还觉得奇怪,但顺着他们的目光向车外望去,却讶异的看到四周浮现了层层叠叠的红色线段。

    稍后她醒悟过来红色线段是投影后期加上的警示颜色,而那些密密麻麻的东西是遍布在树林子里面的钢丝网,普遍约有一人高。

    一人高能防得了异虫么?防不了,只能防丧尸。

    视野所及之处遍布了类似的东西,一切防御措施都在他们的眼前毫无保留的显现了出来,娜塔莎留意了一下,发现竟然没有一种能够发出响声的防御方式。

    如此从容的布置,不禁让人想到这里根本没有遭受到过虫袭,但遭受虫群袭击,誓与基地共存亡的报告却是切切实实存在于她的记忆中的。

    在经过小丛林中一颗极高的大树时,四辆迅雷浮空艇中的一辆悄无声息的停了下来,布满落叶的树丛间的空地上突然荡漾起了一圈波纹,随后仿佛只是给微风吹拂了一番重归于安静。

    当浮空艇开走之后,两只侦察蜻蜓沿着树干飞了下来,用六对机械足分别抓住地面上一枚椭圆形的蜂窝状物体的两翼,在厚重的树冠的遮挡下摇摇晃晃的向着航天中心大楼飞去。

    交锋从浮空艇破水而出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先一步抵达并在空中滞留的侦察蜻蜓顺着大楼顶层的通风口钻了进去,为后续部队的潜入寻找突破口。原本窗明几净的航天大楼已经从大门到橱窗全都严严实实的密封了起来,或许就算丧尸群贴着大楼经过也不会察觉出任何异常吧。

    随着侦察蜻蜓从顶层的一路下行,声波回荡下大楼更加完整的布局图在娜塔莎口述的模型上架构起来,哪一层有多少人、哪条路通向电梯口都绘制的清清楚楚,技术上的些许领先在战斗中带给敌人的恰是巨大的差距。

    “砰!”

    正在围绕着大楼模型进行制图的红色激光骤然消失,仅完成三分之一部分的大楼模型看起来像极了一只插在地上的蘑菇,而在同一时间,系统提示一架侦察蜻蜓被击毁。

    侦察蜻蜓往往需要两只配合才能构建起360°空间无死角的侦察体系,眼下在狭窄的空间内进行声波探测的侦察蜻蜓自然无法注意到身边的一切,因而最后传回的影像中倒是连被什么东西、从哪个角度击毁的线索都没有。

    “标记,大楼第17层,危险。”

    将危险信号标记共享给了所有士兵的头盔微电脑中,秦风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迅雷浮空艇依然照着既定路线在纳米环境伪装之下向着航天大楼开赴。

    只是其他三辆浮空艇内的陆战队员们悄然撤下了橡胶弹夹,换上了全威力弹。

    凭借着环境伪装带来的隐形能力,以及能够在面对障碍时自由调高离地间隙的功能,陆战队静悄悄的越过了钢丝网、围墙、树林、壕沟,直至大楼脚下。

    按照秦风的猜测,大楼内怕是已经开始了战斗动员。

    “集中一点突破,进入大楼内按虚线提示分散进攻!”

    传达给所有人的语音刚落,迅雷浮空艇便堪堪的顿在了大楼的一面前,距离、时间竟分毫不差!

    “跳!快跳!”听着头盔内发出的声音,娜塔莎忙抄着枪随着其他人从已经快速敞开的舱门口跳了下去。

    隐身功能在舱门打开的时候便宣告解除,只见四艘漂浮在地面上方的盒子状车辆上一个接一个的跳下了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人流汇成四道纵队迅速的向着墙面冲去。

    忙的最快的两名士兵已经将展开的六瓣形装置固定在了大楼墙面上,一名士兵拇指在触控板上一划,将功率调到了最大。

    娜塔莎发誓她起初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前方的墙壁在突然爬满了蛛网一样的裂纹后瞬间坍塌成一地花生米大小的碎块,这时那钢筋混凝土碎屑摩擦碰撞的声音才悄然响起。

    秦风避开了可能防守的最严密的正门和侧门,出其不意的选择在了电梯口所处的墙面处爆破,强行突入。

    与此同时,已经飞临大楼上方的两只侦察蜻蜓也松开了机械足,丢下了那枚蜂窝状的东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